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六四章 不再让你一人孤苦
    “啊……”这次轮到狄九惊啊了他还没有求婚的概念甚至没有恋爱的概念。对他来说出来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他想不起来的那件事是什么。因为那件事影响到他的生存他必须要想起来。

    所以曹昔突然说出这个话他才惊啊一声完全是措手不及。

    曹昔笑了笑她的目光看向了天荒区的深处幽幽的说道“我应该还有几天可活其实我也没有想到临死之前还有人对我求婚……”

    曹昔就好像不知道狄九的表情是愕然一般依然自顾的说道“在很小的时候我看见村里别人结婚的热闹心里就有些向往也许有一天我也可以和那美丽的新娘一般。但我七岁的时候我姑姑就带着我离开了那个山村……”

    “你姑姑?”狄九疑惑的看着曹昔。

    曹昔依然是没有在意到狄九的问话“我父母在我记事起就没有出现过他们在我的记忆中是模糊的。我小时候是我姑姑带大的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姑姑会丢弃稳定的生活带我离开那个山村四处奔波求活。就好像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离开那个山村后姑姑就告诉我永远也不要将面纱取下来除非我打算死了。”

    说到这里曹昔终于对狄九嫣然笑了笑“后来我明白了如果我不一直带着面纱也许我死了很多次了。就算是带着面纱我再大了一些后也只能选择离开姑姑偷偷来到天荒区求活。姑姑应该是知道我的想法她没有找我她说过我和别人不同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注定要孤苦一生注定要被人欺凌一世。因为姑姑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永远护住我。我一旦出现在别人的视线下就会引来一群凶残的人……”

    狄九黯然下来他明白曹昔的意思。他是一个对女孩丑美完全不会有任何在意的人也觉得曹昔的美没有办法形容。曹昔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子哪怕年龄小恐怕也无法在一个小山村生存下去。她姑姑肯定是感觉到了这种苗头这才毫不犹豫的带着曹昔逃离了原来的小山村。

    曹昔伸手抚了一下狄九的脸“谢谢你阿九。谢谢你向我求婚否则的话我死了也不会觉得快活。我衣不遮体被你看去而你却是一个和我毫无干系的人我会一直觉得不痛快。可是现在我再也没有不痛快我们不再是外人……”

    曹昔的目光再次从狄九身上移开又落在了浩瀚无边的天荒区深处:“我想我应该去我该去的地方我总觉得我该去的地方不在这里那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很快就可以过去了还是孤单的一个人姑姑说的没错……”

    狄九心里涌起一种愧疚他不是不喜欢曹昔而是他对男女之情现在还没有任何概念和想法。可是曹昔明知道他并不是向她求婚却要欺骗她自己。

    就好像他一样他来天荒区是为了寻找心里的那一个答案。曹昔呢?也许她只要能知道临死之前有人向她求婚就好了。

    狄九放下曹昔他走到不远处的花丛中采下来了一些花随手编织了一个帽子走到曹昔面前单膝跪下“曹昔我狄九真心向你求婚只盼你不要说我配不上你。从今天开始我狄九决不让你受到一点委屈从今天起我狄九不再让你一人孤苦。从今天起我狄九陪你一起走过一生只喜欢你一……”

    狄九的话突的顿住他突然冒出一个极为荒唐的念头那就是他已经有了妻子。

    如果换成别人恐怕只是想过就算。可狄九却觉得自己有妻子的事情应该是真的就好像他莫名其妙会五阴六阳手又莫名其妙会冒出那一式式的刀幕还有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修炼方法……

    这一切都很是荒唐偏偏有真实的存在。

    几乎是在狄九顿住的同时曹昔的手拦住了狄九的嘴示意说道“我很快就会去了你不能只喜欢我一个。也许有一天你运气比较好还能够走出天荒区。我一个人早已习惯了你不用在意也不用迁就我……”

    “曹师姐我可以解去你中的毒。”狄九总算是再次将这话说了出来。

    曹昔盯着狄九足足过了几个呼吸才说道“阿九你知道天荒区的毒是多难治吗?就算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解毒医学专家培克教授解毒也是碰运气的……”

    狄九抓出自己的金针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但我不是培克他解不掉你中的毒但是我解得开。”

    曹昔看着狄九肯定和自信想眼神心里居然有了一丝惊慌。好一会后她才说道“你帮我解解看吧不用勉强我其实看的很开。”

    这话曹昔没有半点瞎说事实上从她来到天荒区后她就看的很开。因为她的容貌她注定无法和寻常人一样生活的。

    狄九点点头将曹昔平放下来。

    当曹昔平躺在巨石上后狄九反而有些措手不及了。曹昔衣不遮体是真的可再衣不遮体也是可以遮住一部分。现在他要下针就必须要将曹昔的外衣脱掉。隔着衣服施针至少他现在还没有这个本事。

    似乎感受到了狄九的纠结和为难曹昔索性闭上了眼睛她没有让狄九动手也没有说不动手。

    狄九看着闭上眼睛的曹昔那就好像世界上最美好的花朵恬静中带着一种傲视世界的骄傲。

    狄九吁了口气无论如何他也不能丢下曹昔。曹昔这种女子愿意下嫁他狄九那是他的造化。

    想到这里狄九再不犹豫伸手解开了曹昔的上衣下一刻手中的金针就犹如雨点一般落在曹昔身上。

    曹昔就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倦意袭来她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沉睡过去。

    狄九虽然身上还有重伤很多地方的伤口甚至都没有彻底愈合可是他始终觉得比起当初在津海医院他下针的速度和准度都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可见他来到天荒区后提升了很多东西。

    仅仅二十分钟狄九划开曹昔的手指一滴滴的乌黑血液就滴落下来。狄九从背包中抓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将玻璃瓶中的液体倒入曹昔的口中这才松了口气。

    实际上曹昔中的毒半点都不会比当初他救的那名武者轻但曹昔中毒不久加上两人中毒的类型也不同狄九救起来也是轻松了许多。

    曹昔的背包显然没有带着狄九从自己背包中取出一件上衣帮助曹昔换上。这才开始在曹昔身边打坐他修炼的办法和别人不同别的人修炼吸收元气知道从哪个穴位进去哪个穴位循环一周天。

    狄九修炼完全凭借意念意念中开始运转周天然后就自动运转周天自动吸收天地元气。这是什么原因狄九也不知道他却肯定这种修炼方法对他有很大的用处。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第二天狄九还在打坐没有醒来曹昔却醒了过来她一跃而起除了饥饿一些之外没有半点不适。

    她愣神的看了看身上狄九的衣服又抓住自己的手腕看了一下。就算是她不懂医也知道狄九是真解去了她中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