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五零章 狄九解毒
    面试的阴鸷男子换上白衣后反而让人感觉出来几分严肃的样子有了一点点医生的影子。不过他眼里的阴沉更深了至于跟在他后面的狄九似乎被他忘记了一般。

    被安排来面试如果是最终决策面试倒也罢了关键他是被安排来做一群可有可无应聘者的复试。复试后还有一个最终面试那就和他无关了。只有不被重视的医生才会在这种重要的时候被安排来对应聘者复试。重要的医生现在都在手术室呢。不是在做手术就是跟在一些前辈后面观摩手术。

    中毒患者主要集中在医院的三栋狄九跟随着这阴鸷医生直接来到了三栋的第十一层。

    阴鸷医生进入一个科室后随手抓了一件白大褂丢给狄九“穿着跟随我来既然你主动要求来我相信你应该是有点本事的。”

    他被人算计现在连复试的闲工作也没有了让他来救天荒区的中毒者这绝对是要置于他死地啊。有狄九这个替死鬼来这里他先应付过这一关再说。想要算计他付朴棱可不是那么简单就算了的。

    科室里面其余的医生看见付朴棱带着狄九进来还给了狄九一件白大褂都是明白怎么回事。除了对狄九露出同情之外没有人主动说什么。

    在津海医院当医生收入和各类待遇比起别的医院来那不知道要高了多少倍。但同时在这里当医生受到的压力也比别的医院不知道高了多少。

    因为这个医院有很多病人都是天荒区转来的。天荒区的病人没有一个是一个小医生可以惹得起的。一不小心惹到了狠人那可是要你命的。

    狄九半句话都懒得说他隐约也猜到了一些对他来说无所谓。他在一次突然莫名其妙明白了什么是五阴六阳手后就想着要来天荒区看看了。

    五阴六阳手治病几乎是手到病除。有几次狄百医老爷子遇见了棘手的病人都是他偷偷用五阴六阳手治好的。但是他的五阴六阳手也是明摆着有问题按照他突然明白的五阴六阳手施展这一套治病手段的时候必须要配以内力。可他半点内力也没有说白了他就是一个寻常的普通人。

    所以他在施展五阴六阳手的时候只能配以药材。好在这些年在狄百医的指点下加上他自己总是不经意之间的明悟他对药材的理解早已远远超越了狄百医。

    这些本事就算是狄百医也不知道。狄九觉得这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在他越来越多明悟各种药材用处后他更是确信自己的感应是正确的。那就是他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情关系到他有没有未来。

    想要有内力只有去天荒区或者是天武学院。只有这两个地方的人才能接触到内力。

    ……

    为了防止中毒者的毒性扩散影响到其余的人一般从天荒区下来的中毒者都是在地下室。

    不过津海医院的地下室宽敞高大而且装潢的比外面还要酷炫所以也没有家属觉得病人在地下室不对。

    付朴棱带着狄九来到地下室的一个房间门口房间门口还站着一名保安。付朴棱拿出证件后这才被允许带着狄九进入房间。

    房间足足有将近一百平方而在这房间中只有一个病人。

    病人被一层透明护罩罩住外面只能看见他的脸色发蓝双眼紧闭手指还在微微的抽搐着。

    付朴棱没有直接去救病人而是走到大房间旁边打开一个小门进去换了一套防护衣服走了出来。

    他却并没有叫狄九去换衣服似乎对他来说狄九感染不感染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跟随我来。”换好衣服后付朴棱低沉的叫了一句狄九然后走向了病床。

    用手中的卡刷了一下病床外面的感应器后病床外面的护罩自动打开。付朴棱装模作样的看了好一会甚至还拿着观察镜片仔细观察病人的瞳孔以及肌肤。做完这些他又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这才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做完这些他又焦急的样子来回转了几下这才对狄九说道“你去看看吧。”

    作为津海医院的医生付朴棱比谁都清楚别看这里没有一个家属事实上这里的一切都在监控范围之内。一旦病人不治身亡那些监控录像都出来了。

    狄九没有在意他走到中毒者面前观察了一下随即就说道“我需要一些药材主要是蜀羊泉、藜芦、钩吻……”

    别人看不出来患者中的是什么毒狄九一走到患者面前就看出来了。患者中的是一种植毒这种植物叫着桖铣花。平常的时候倒也没有什么一旦桖铣花正好成熟的时候或者是被人折断触碰到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息方圆数十丈都能接触到。

    这种气息剧毒无比一旦被接触到重者当场身亡轻者血液凝聚经脉堵塞心脏腐蚀。就是眼前这个人的中毒状况中毒后全身发蓝轻微的抽搐。

    听狄九一连串的报出了十几种药材让付朴棱听的瞪大眼睛。狄九报的药材他都知道这些全部是最普通的药材用这些药材去治疗天荒区的中毒武者这是做梦吧?

    不过随即他就想到了自己的目的他是要找替罪羊既然如此那何必要废话?

    “好我去准备。”付朴棱说完后毫不犹豫的转向大房间的一角。狄九这才发现在这大房间的一角还有一个取药区。狄九看见付朴棱随手在面前的显示屏上写入药材名字然后药材就被直接传到了窗口。

    大医院果然便捷狄九也没有再看他从背包中拿出金针。然后没有半点犹豫的掀开了患者的外衣手中的金针犹如下雨一般的落在了患者身上。

    他没有内力五阴六阳手太耗精力所以狄九只能用金针的手段施展五阴六阳手。虽然效果略差再配合他之前开的药材倒也相差不了多少。

    一枚枚金针下去患者脸上的蓝色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消散。仅仅十几分钟时间时间狄九就用小刀划开了患者的指头。一滴滴蓝的发臭的血液滴落下来落在旁边的痰盂中极为可怖。

    此刻付朴棱已经是端着十几种药材走了过来当他看见患者已经退去蓝色的脸和上身眼中充彻着一种惊骇他看着狄九语气磕磕巴巴的说道“你你已经解毒了?”

    随即他就看见狄九划破的患者手指那手指上跌落下来发臭的蓝色血液明显的是毒液。也就是说这些毒液被狄九逼出来了。

    狄九点点头“是的难道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解毒的?”

    “是对就是为了解毒。”付朴棱心里狂喜这个时候他已经在想着如何踢开狄九将这天大的功劳压在自己身上了。

    别看这些病人被治死了医生承担的风险大但一旦治好了那好处同样是梦寐以求的。

    不过随即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他的目光落在狄九依然扎在病人身上的数十根金针上也许他需要另外想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