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四八章 没资格
    曾氏大宅院的豪华客厅中一名五六十岁的男子走来走去从他轻重不一的脚步中就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焦急不安。

    此人正是曾氏集团的掌舵人曾合。曾合年近花甲膝下才有曾伊薰一个女儿可以想象他对这个女儿的宝贝程度。

    可现在宝贝女儿得了绝症这么多国内外的专家看过竟没有一人能找出根源更不要说救治了这早已让曾合内心充满了绝望和焦躁。

    没有人敢来打搅曾合凌乱的脚步大家心里都清楚曾合心里现在有多焦急。

    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一名脚步急切的青年女子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晓浅伊薰怎么样?”不等这青年女子说话曾合就激动的迎了过去语气一连串的问道。

    青年女子摇了摇头语气有些低落的说道“叔父刚才玄同大师已经看过了他没有能力救伊薰。”

    曾合那激动的欣喜瞬息跌落下来随即叹了口气。两年来这种情景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了每次都满怀欣喜最后一腔激动全部化为失落。

    “请玄同大师来喝茶吧。”虽然心里失落到了极点曾合还是礼貌的说了一句。

    叫晓浅的女子摇了摇头“他走了他说没有脸再喝茶了当年他师父就和他说他本事不到家他不相信现在他才明白原来他师父说的是真的。”

    “他师父呢?”曾合激动的问道。

    晓浅心里叹息一声恭谨的说道“叔父他师父在三十年前就去了。”

    事实上玄同来之前就已经和叔父说过他师父去世了只是叔父为了伊薰早已将一切别的话都丢在一边罢了。

    “对了飞和和兰妍去邀请狄百医回来没有?那狄百医听说医过一名绝症武者。”曾合丝毫都没有在意玄同的师父去逝和他说过的事情转而想起了狄百医。

    “姨夫我们回来了。”说话间兰妍已经跟随着庞飞和走了进来。

    “兰妍人请来了吗?”曾合急切的问道。

    庞飞和赶紧施礼“董事长狄百医去世了不过他有一个义子也是他的弟子叫狄九。我看他处理铁皮石斛的手法很是了不起就将他请来了。”

    “快快请他进来。”曾合摆手止住了庞飞和的继续说话迫不及待的说道。

    “是。”庞飞和应了一声后立即退了出去。

    庞飞和离开后兰妍这才说道“姨夫不是我不相信那个狄九那狄九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本事。他才二十来岁我们车离开村后我又特意下车回头问了一下。说那狄九一直都有些呆呆傻傻的高考几次都没有考上而且做事一点都不灵活。他师父去世后几乎没有人找他看病。这样的人帮伊薰表妹看病我怕……”

    说到这里兰妍不需要继续说下去了。

    曾合皱起了眉头他也是急乱求医了。如果是狄百医来的话或者还有微弱的一线希望狄百医的弟子若真的是如兰妍说的这样恐怕……

    庞飞和已带着狄九走进了大厅狄九没有动庞飞和倒是赶紧说道“董事长他就是狄九狄百医前辈的衣钵弟子。狄九这是我们曾氏集团的董事长。”

    狄九并没有弯腰施礼而是对曾合点点头连话都没有半句。

    事实在看见狄九的那一刻曾合的一颗心就凉了下来。稚嫩的面孔加上还有些木讷的样子兰妍说的应该是没有错了。

    那么多国际著名的医生和医学家都无法治好伊薰的病这样一个年纪轻轻的小青年……曾合都没有想下去他暗自摇了摇头。

    “唉……”曾合叹息一声对庞飞和摆摆手“带狄医生下去休息吧走的时候给足路费。”

    庞飞和立即就知道董事长这是看上不狄九呢。这个时候他可什么话都不敢说。他自己也不知道狄九的本事若是多插一句嘴后果他庞飞和担当不起。他最大的权力就是将狄九带到这个地方来而已。

    庞飞和正想要应一句是的时候狄九忽然说道“曾先生休息的事情还是等会再说吧。我希望能先去看看病人。”

    曾合听到狄九这句话总算是明白了兰妍话的意思了。他都说的如此清楚了对方居然没有听出来还要去看看病人。他曾合的女儿多金贵?岂能让这种人去看?

    “下去吧。”曾合脸色一沉一挥手根本就懒得再说半句话。

    看见曾合脸色一沉庞飞和赶紧拉住了还要说话的狄九将狄九拉出大厅后这才小声说道“狄医生你差点害惨了我。”

    狄九疑惑的看着庞飞和“什么意思?”

    庞飞和现在也怀疑自己看错了人他将狄九一直拉出大院这才叹了口气说道“狄医生难道你没有听出来董事长不希望你帮忙看病吗?”

    见狄九皱眉又要说话庞飞和一摆手“你不用问我为什么应该是你年轻吧董事长觉得不大信任。很对不起我尽力了。”

    “可是之前我说我本事没有学到家你一定要邀请我来。”狄九有些不大爽了这是什么事啊。他本来不想来的让他来了现在又不让他给人看病。

    庞飞和手一摊说道“我很是抱歉啊我也没有能力左右董事长的想法。”

    狄九摇了摇头“这没什么只是我去武学院的事情?”

    庞飞和更是歉意的说道“董事长就是武学院的名誉校长你现在连病人都没有看我也不敢将你弄到武学院去啊。”

    狄九语气转冷“这么说你是要爽约了。”

    庞飞和心里也有些不舒服了你自己年纪轻说话也没有什么情商还说我爽约。不过想到狄九终究是他邀请来的只好说道“如果你愿意回去的话我这边完全承担你的路费。如果你不愿意回去我有一个朋友在津海医院我介绍你去他那里暂时谋一个职位吧。”

    狄九呵呵一笑淡淡说道“既然如此就此别过。”

    说完转身就走不要说让庞飞和帮他介绍职位了他连半句话都懒得多说。

    ……

    曾合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瘦弱骨材的女儿心里难受到了极致。

    几乎只剩下骷髅头的曾伊薰睁开了眼睛看见坐在一边的父亲努力的挣扎着笑了笑说道“爸爸今天你又去帮我请医生了吗?”

    曾合愧疚的说道“爸爸很抱歉昨天你和爸爸说做梦说今天就能好可是我今天请来的玄同大师却没有办法救好你。”

    伊薰依然是微微一笑“爸爸做梦的事情又当不得真可能我太想要健康了这才做这种梦……”

    她的话止住了眼睛却并没有闭上而是睁开的看着天花板。也许她也想着有自己的白马王子吧连做梦都梦见了一个年轻的医生站在她的面前和煦的告诉她她没有事情很快就康复……

    也许是想的累了她这才缓缓的闭上眼睛。

    曾合站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他对一边的护医说道“好好照顾伊薰有什么事情立即通知我。”

    “是。”站在一边的两名医护赶紧躬身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