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二一章 终于有了神念
    狄九笑了笑“曹师姐你觉得我是需要女人为我顶在前面那种吗?”

    就算是必陨狄九也不会让曹昔去祭天巫河。他没有这种习惯需要女人帮他顶住一切。可惜的是他只差几天时间再有几天时间他衍生出第一道神念后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曹昔淡然一笑:“我正因为很了解你这才会说这种话。这个地方是什么地方我相信你也知道。若只是我一个人在这里我不但要受尽侮辱最后还是要死在这里。既然如此还不如让我早点做出决定。”

    狄九一呆正如曹昔说的如果只是曹昔一个人恐怕最后会生不如死。曹昔是一个纯粹的道修在失去了修为之后可没有他这种强悍的战斗力。

    曹昔走到狄九面前轻轻的拥了一下狄九柔和的说道“我本来就没有打算平静的活着既然上天依然要我去祭天巫河我心里其实很坦然。只是你必须要尽快衍生出第一道神念。否则的话很快第二次血祭就会来到。”

    说完曹昔将腰间的一块玉解下来放在狄九手中然后转身走向了主动血祭的人群。

    狄九拿着手中温润的玉意识中一片空白。他第一次明白就算是修炼到极致有的时候你依然会很无助。

    这一刻他忽然有些明白渡不的想法了。

    如果他是这一方宇宙的主宰者岂能有这种事情发生?

    不行就算他不是这一方宇宙的主宰者他也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狄九忽地清醒过来立即就要冲出去可是他的面前除了那一群群强壮的兵士哪里还有曹昔的半点影子?

    狄九叹息一声他知道曹昔已经血祭了。

    狄九握紧了拳头他发誓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感悟到天巫界的道念规则。

    无论周围有多少人狄九都是闭上了眼睛他的意识又一次沉浸到了感悟这一方天地的规则之中。

    血祭的沉重让所有修复天巫河的人都沉默下来加上之前被天巫河洪水卷走了无数俘虏以及大翼部族的兵士这个地方有了前所未有的安静。

    “咔嚓!”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狄九就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道桎梏被打开一般他眼前一亮跟着他浑身上下都轻松起来。就好像一盏明灯在他的灵魂深处被点亮一切变得清晰起来。

    狄九忽地站起他震撼的看着眼前的一条长河。这一条长河就好像从天边席卷过来横亘在所有人的头顶又好像从所有人的身边绕过。

    淡淡的河水光芒在天空的映衬下就好像点点星光一般。

    这就是天巫河?在没有看见天巫河的时候总感觉有些不大真实。当他真的看见天巫河后这种不真实更是清晰。

    “血祭已毕大家继续修复天巫河。下次血祭将取所有偷懒取巧的。”那大翼部族的首领再次吼道。

    “吁!”狄九长长的吁了口气他忍住了动手的冲动。

    这个时候动手也无法救回曹昔。况且以他现在刚刚衍生出一丝神念和这里的力大无穷的兵士动手最后可能是两败俱伤说不定他还会吃亏。

    就好像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剩下的俘虏依然是在皮鞭和石箭下继续抬着巨石挖着土方修天巫河。

    和之前相比在经历了天巫河决堤还有血祭之后所有的俘虏显得更是麻木。或者是俘虏变少大翼部族的兵士也没有了之前动不动就杀俘虏的习惯。

    因为看见了天巫河狄九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修天巫河的。一块块石头被抬到天巫河的下方然后在石块周围再堆积泥土然后泥土上面又堆积石块。

    狄九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他很是不明白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天巫河如果要决堤这种巨石堆积砌墙的做法根本就无济于事。

    不过狄九相信曹昔的判断天巫河就是那遁去的一道道则。所以他每时每刻都在感悟着天巫界的天地规则他的神念也每时每刻在增加着。

    转眼就是三天过去曹昔担心的事情再次发生。大翼部族为了避免天巫河再一次决堤他们决定第二次驱赶一部分俘虏血祭。

    狄九没有继续去搬运石头他觉得自己的实力差不多了。此刻他的神念甚至可以扫到远处大翼部族石城的边缘大翼部族的兵士充其量是力大无穷。只要没有特殊的强者狄九相信他现在可以横扫整个大翼部族。

    一个又一个的俘虏被大翼部族的兵士带走狄九没有动。对这些俘虏他一样是没有半点好感。这些人疯狂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你只有一个人了为什么不过去。”一名身材强壮的大翼部族兵士走了过来伸手指着狄九的鼻子。

    狄九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看着接到天空的天巫河。他决定等会干掉大翼部族后就开始炼化天巫河。无论天巫河是不是那遁去的一他都必须先炼化了再说。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遁去的一被渡不找到。

    “你找死拖过去斩杀四十九块血祭天巫河。”这兵士看见狄九没有理睬他顿时大怒一声怒吼招呼了一下伙伴抬手就要去抓第九的手臂。

    狄九一张手天娑刀落在手心随即天娑刀化为一道刃芒这名兵士在天娑刀的刃芒之下化为四十九块和着血迹洒落一地。

    两名冲上来要一起攻击狄九的兵士看见这种血腥场景脚步为止一顿。

    狄九连动都没有动天娑刀再次卷起跟着又是两具尸体落下。

    这一刻无论是被血祭的俘虏还是看押俘虏的大翼部族兵士都彻底的呆滞住了。

    天娑刀这种利刃他们从未见过这已不是重点了重点是有人还敢杀大翼部族的兵士这简直疯了。

    那名大翼部族的首领总算反应过来怒吼一声抓起一柄铁枪然后挥手带起上千兵士冲向了狄九。

    狄九动都没有动天娑刀挥洒出一片天幕。

    这上千兵士哪怕一个个都是力大无穷可是面对狄九的天幕刀依然是犹如纸糊的一般除了那抓着铁枪的首领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活口。

    那冲到狄九面前的首领握住铁枪呆滞的看着身边所有的兵士尽皆倒下他半张着嘴巴眼里和脸上全是一种惊恐。这是什么人?为什么如此厉害?难道是天巫河之神?

    “你知道我为什么最后杀你吗?”狄九走到这首领面前。

    大翼部族的这名首领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因为你让我的朋友去血祭了所以在杀你之前我和你说一声你死的更凄惨一些……”

    狄九说完一团火焰丢了过去。随即这大翼部族首领凄厉的尖叫传来无数的俘虏看见狄九的可怕疯狂的外逃了出去。

    这些俘虏仅仅是逃出了数里不到就被更多的大翼部族兵士赶了回来。

    狄九的神念之下至少有数万大翼部族的强壮兵士冲着狄九席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