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九二零章 天巫河决堤
    狄九没有再问他开始感悟这里的天地规则。按照曹昔的猜测渡不随时都会来这里拿走遁去的一。他必须要在渡不来这里之前将这遁去的一道鸿蒙道则拿走。

    曹昔看见狄九开始感悟天地规则叹了口气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已经隐约猜到了渡不的所在地甚至有一种感觉渡不随时都可能出现在天巫界。

    比起狄九渡不的优势实在是太大了。换句话说如果不是狄九和她误打误撞来到了这个地方狄九机缘再好十倍将来也是被渡不炼化的存在……

    想到这里曹昔微微一怔。能来到这里不就是机缘吗?渡不当初能获得八一样是机缘啊。

    ……

    远处嘈杂的声音传来狄九睁开了眼睛。曹昔轻声说道“狄九你的意识可以沟通这里的语言规则吧你沟通我的意识让我明悟这里的语言规则。我虽然也能勉强猜到一些话还不是特别清楚。”

    狄九根本就没有想意识直接沟通到了曹昔的意识。一夜感悟他又是明悟了天巫界更多的基础法则再有几天他将形成自己的神念。只要神念形成他的修为将迅速的恢复过来。

    当狄九的意识和曹昔的意识融合在一起的时候狄九才知道这有多么鲁莽。

    曹昔几乎是赤裸裸的出现在他的意识之中甚至他都可以看见曹昔小腹处的半月印记。狄九尴尬的同时也是震惊曹昔完美的身躯。曹昔说天下没有完美的东西但她的身躯难道不算是完美吗?

    曹昔脸一红她同样知道自己有些鲁莽了。意识沟通和神念沟通完全不同她现在修为全失一切都体现在意识上。

    好在狄九很快就明悟过来将自己的预感规则感悟送过去随即收回了意识。

    “谢谢了。”曹昔心里叹了口气感谢了狄九一句。这是第一次有一个异性看见了她的一切。

    狄九一摆手“曹师姐我们在这里一起落难自然是应该互帮互助。”

    曹昔正色说道“狄九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不叫落难这是一种磨砺。其实比起渡不来你的磨砺相对来说还不够。甚至比起我你也不够。”

    狄九点点头没等他说话远处就传来怒吼声音跟随着皮鞭已经落了下来。

    无数的俘虏被赶起来走出盆地。

    狄九和曹昔跟着众多的俘虏一起有些疑惑的说道“难道不吃早饭就要去修天巫河吗?”

    很快狄九的猜测就变成了现实在一群群大翼部族的兵士监视下众多的俘虏开始挖土抬石……

    狄九和曹昔两人都看不到天巫河的所在只能跟在别人后面别人挖土他也挖土别人抬石他也抬石。

    尽管这里的人每一个都力大无穷可在大翼部族的监视下这些奴隶的任务都是太过繁重了。不断有人被压趴下然后碾压身亡。也不断有人累倒了直接被丢进土坑埋起来。

    周围的人无论是被驱赶的俘虏还是大翼部族的兵士似乎对这一切都觉得很正常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抗说话。

    一天时间不吃东西除了狄九和曹昔两人死去的俘虏越来越多。狄九知道他管不了这么多他只能一边跟着众人的脚步做事一边猜测着天巫河的大致方位。

    也许是感受到了绝望累了一天的俘虏们在喝了一碗黑糊后居然开始寻找女人。

    一些强壮的俘虏将一些女子扑倒疯狂折磨。这个时候没有了秩序没有了道德有的只有绝望。只要是没有保护的女子这一刻都是任人鱼肉。几名强壮的男子盯上了曹昔不过被狄九一拳一个轰飞后就再也没有人敢过来。

    接下来的几天狄九只是不断见到俘虏死去。他自己甚至都麻木了唯一让他欣喜的就是最多只要几天时间他就可以衍生出第一道神念。

    这天狄九依然和曹昔一起跟着众多俘虏一起搬运大石挑挖土方。忽然间前方传来一阵阵轰鸣随即狄九就听到了一阵阵凄厉的叫喊。

    狄九抬起头来的时候顿时惊呆了。巨大的洪流浪涛就好像从天上倾倒下来的一般冲了过来无数的俘虏被洪涛卷走。

    “天巫河决堤了……”狄九总算是听到了呐喊哭叫的声音这个时候无论是俘虏还是看押俘虏的大翼部族的兵士都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被这洪涛卷走然后消失不见。

    狄九也没有想到他看不到天巫河却可以看见天巫河的河水。

    “果然是遁去的一真的是……”曹昔呆滞的看着那决堤而下的洪流喃喃自语半点没有要躲避的意思。

    狄九却没有办法不躲避他一把拉起曹昔跟着众多逃避洪流的人冲向旁边的高地。

    无论如何狄九好歹也是一个超越圣体的肉身修士哪怕修为全失这个时候速度依然是无人能及。当巨涛洪浪从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席卷而过的时候他已经带着曹昔冲到了更高的地方。

    脚下咆哮的巨浪席卷而过无数人被卷走。之前满是搬运石块和泥土修天巫河的人此刻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曹昔沉默不语无数无辜的人在她的眼前消失可是她半点忙也帮不到。她唯一能做的仅仅是看着而已。

    狄九却闭上眼睛感悟着河水的规则气息。他心里有一种欣喜这河水的规则居然和他在五行宇宙中感悟到的水属性规则完全不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狄九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天巫河的河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一名身材高大的大翼部族的首领站在了一块巨石上语气高昂的说道“天巫河愤怒了那是因为我们不够虔诚这是我们的错误我们不应该忘记给天巫河血祭……”

    狄九听到这里就有些皱眉他感觉到这家伙似乎要干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曹昔作为修为比狄九还要强悍的强者自然也是感觉到了她叹息一声转头看着狄九说道“狄九若是有一天你能炼化天巫河记得一定要给天巫界建立完整的天地规则。否则的话天巫界将彻底消失在宇宙之间。”

    见狄九不解的看着自己曹昔解释道“天巫界的人之所以活着就是因为天巫河。天巫界的人之所以活的艰难一样是因为天巫河。在天巫界应该是没有水的除了天巫河。所以他们生存的水是来自天巫河这天巫河同样也是要他们命的水。”

    狄九下意识的看了看天空心说难道没有雨?

    曹昔明白狄九的意思继续说道“这里不可能下雨你甚至看不到一片绿色。这里因为天巫河艰难的活着也因为天巫河而死去。”

    那身材高大的大翼部族首领再次说道“现在以朋友或者是家为一体的必须站出来一个人自愿血祭天巫河只有一个人的那就必须自己站出来血祭天巫河……”

    活着的人立即就惊慌起来骚动再也难以避免几名想要冲走的人立即就被石箭射杀。

    狄九看着曹昔说道“等会我们两个血祭我去就可以了。”

    曹昔摇了摇头:“不我去吧。你不要以为这血祭还可以活下来不要说你修为尽失就算你现在跨入了第三步你去血祭天巫河也是必死无疑。”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