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九八章 贝家的狠厉
    正在太极界护阵外面闭目坐着的贝己于忽地睁开眼睛下一刻两名修士出现在了广场上。

    “可查到什么?”贝己于看见这两人过来也是站了起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名苦着脸的老者这老者一身麻衣看起来就和一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就算是贝己于对他也不敢随便怠慢因为此人同样是贝家的第三步强者贝苦。

    在贝苦身后的是身材瘦弱的贝瓶贝瓶的具体年龄根本就看不出来修为还没有跨入第三步。

    贝苦和贝瓶赶紧向贝己于施礼礼节过后贝苦这才说道“贝桀被狄九所杀此人的实力很是神秘传闻合道强者在他面前连一招都撑不过。我查了很多地方只查到狄九最初出现在玄黄天外天我们进去后发现他杀了玄黄天外天的臬氏。倒也没有发现他的势力索性先回到这里来了。根据我得到的消息那狄九迟早会回到玄黄天外天的。”

    贝己于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你们也一起在这里帮忙吧将太极界炼化后顺便将那玄黄天外天也炼化了。”

    ……

    “嘭!”狄九双足落地在这个地方他的神念不用扫出去也知道出了大道渊现在正处身于望山禁地。

    吧周围混乱的天地规则实在是太熟悉了根本就无须去猜测。

    随着狄九后面破虚、左重仁、弈玑、茨等人都落在了大道渊旁边。

    “终于离开大道渊了这里我知道。”破虚激动的叫了一句实际上这里所有的人当中除了狄九之外就是他进入大道渊时间最短。他激动是因为若不是狄九的话他恐怕这一辈子也只能留在大道渊。

    狄九说道“虽然出了大道渊这里还是望山禁地想要出去依然很难。”

    几人都沉默下来都清楚狄九说的是事实。望山禁地根本就没有出路想要从这里出去唯一的路恐怕就是撕裂这里的界域。

    就算是左重仁也别想撕裂望山禁地的界域。狄九修为比左重仁还要弱一个层次哪怕是大道比左重仁强很多一样是无法撕开这里的界域。

    狄九让叶忆墨和楚曼荷从真灵世界中出来他想要问问楚曼荷有没有办法。比起左重仁一直呆在大道渊楚曼荷在望山禁地呆的时间反而更长一些。

    “我们已经回到了望山禁地?”楚曼荷一出来就惊喜的叫了出来她在望山禁地不知道呆了多少年对这个地方太熟悉了。

    想到当初自己一个残魂在这种规则混乱的地方过了这么多年每时每刻都担心着会被这些混乱的规则撕裂成为碎片再看看自己现在完好的肉身心里是感慨不已对狄九更是感激。

    叶忆墨感受着周围混乱的天地规则还有地上一些残破的法宝碎片一时间陷入了回忆当中。

    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她再回到圣道宗的时候还有几个熟悉的人在那里。

    “曼荷姐你可知道望山禁地有没有出去的路?”狄九问道他有些担心太极界。他走的时候太极界就封界了。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太极界肯定不会随便封界的。

    因为太极界被他四枚五方旗连环锁住按照坚硬程度来说就算是第三步强者也别想在短时间内打破。

    只是狄九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会在望山禁地耽误一百多年。五行阵旗再离开时间久了也有被打破的一天啊。

    楚曼荷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她在望山禁地哪里还敢四处乱跑不要说她本来就是残魂重生而已。就算是她有肉身在这种规则混乱撕裂的地方到处乱跑也是找死。

    就是大道渊的消息也是她从别的残魂那里听来的。

    因为望山禁地到处都是混乱规则之地重生的残魂之间反而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大部分时候大家都可以互相分享信息。除非是那种喜欢吞噬残魂修炼的邪修不过这种邪修在望山禁地这种地方那是人人喊打的存在根本就不敢随便出来。

    弈玑散人此刻心里是狂喜事实上能冲出大道渊对他来说已经是成功一大半了。

    他很清楚叶子峰为什么将他列为监控对象想当初他好歹也是金页圣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要说叶子峰对他忌惮事实上在大道渊很多第三步强者对他一样很是忌惮。这也是为什么他实力并不是很强就连大道交易殿也给些面子给他的原因所在。

    现在他冲出了大道渊至少他已经是真的自由了。

    “狄道友我觉得可以询问这里的残魂。当年造化大战陨落在这里的强者不计其数也许有人会知道出路。”弈玑散人主动站出来说道。他虽然暂时安全了却也不想继续留在望山禁地这种地方。

    望山禁地不能修炼不说还危机重重一旦叶子峰也冲出了大道渊那他还是一个死字。

    楚曼荷听到叶子峰的话忽然叫道“阿九师弟我倒是想起来了一件事。在很多年前我曾经听到一个残魂说在望山禁地的天毒峡谷有个和造化之门类似的漩涡只要修士接近那个漩涡那立即就会被卷入进去。甚至有残魂猜想那个漩涡大门是不是通往望山禁地外面。”

    狄九摇摇头“那不可能如果望山禁地有地方可以出去外面应该早就知道才是。事实上外面都传望山禁地进去后是出不去的。不管怎么样我们先去天毒峡谷看看吧。曼荷师姐你知道天毒峡谷在什么地方吗?”

    楚曼荷尴尬的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这个地方。”

    弈玑散人也是说道“的确是有一个天毒峡谷没想到造化大战之后天毒峡谷也被圈到了望山禁地。”

    狄九叹了口气除非找到当时说出这句话的人否则的话估计没有人会知道天毒峡谷在哪里。

    一直没有说话的茨开口说道“也许我能找到天毒峡谷大家跟着我来吧。”

    说话间茨的神念似乎渗透了出去狄九立即就感受到了茨的神念很是怪异的一种道韵气息那种规则更是诡异……

    弈玑散人忽然惊声叫道“原来你是……”

    不等弈玑将话说出来茨就呵呵一笑“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现在早已忘记了过去的事情。”

    “是是。”弈玑散人连说两个是居然放缓了脚步。原来他和茨很近现在他反而走到了最后面。显然是对茨有一种发自心底的忌惮。

    狄九心里很是疑惑弈玑现在虽不咋地可弈玑当初好歹也是拥有造化宝物金页世界的绝世强者这样一个强者也有忌惮的人这个茨不知道是什么人。

    破虚看见弈玑的表情脸色一变随即也是低下了头显然他同样认出了茨是谁。

    茨的速度极快这里天地规则混乱不过对茨的影响似乎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