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九五章 弈玑的修炼功法
    渡子痕离开好远了狄九还在愣神渡子痕的一番话就好像明灯一般让他明悟过来。

    “狄大哥此人好厉害。”叶忆墨下意识的说道叶子峰那不可一世的样子让她恨不得用雷珠将他轰焦。可她心里清楚不要说现在就算是她实力最强的时候也不是叶子峰的对手。

    狄九下意识的说道“是真的厉害……”

    叶子峰的厉害在狄九看来并不算什么渡子痕说的对只要他构建了足够的基础法则形成了更多的属于自己的宇宙规则让自己的道更加融合的时候叶子峰也奈何不了他甚至他可以碾压叶子峰。

    在狄九看来真正厉害的是渡子痕。渡子痕和叶子峰不同渡子痕是真正陨落后重生之人大道比起当年来恐怕百不存一了。哪怕这样渡子痕也可以压制住叶子峰可见渡子痕当年有多强大。

    “狄道友多谢相救之恩。”楚曼荷走过来感谢狄九的救命之恩。

    狄九笑道“我也应该多谢曼荷师姐不是曼荷师姐我恐怕也不能明悟自己的道。”

    他在望山上感悟了自己的道然后合道成功。从他合道的那一刻起他已经有资格站在这宇宙之巅甚至有一天他可以超越这一方宇宙。

    说完狄九看着破虚和左重仁说道“破虚老左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左重仁却是嘿嘿一声却是拦住了水银的去路。

    叶子峰和渡子痕离开这里再也没有领头的人按理说水银应该放低姿态才是。让狄九惊讶的是水银没有半点放低姿态求饶的意思而是冷冷的看着左重仁不屑说道“就你还无法拦住我。”

    这句话说完后水银好像一块遇见烈火的冰块一般以最快的迅速融化随即转眼消失不见就好像凭空消失一般。

    就是狄九也是震撼的看着水银消失的地方他的神念一直锁住水银可是水银消失后他没有感受到半点空间规则的变化。

    这家伙太过诡异了点这种遁术和他的规则遁术虽然完全不同却同样是毫无痕迹。

    “狄道友这件事是我做的差了我也没有想到水银居然是那叶子峰养的狗。”左重仁很是惭愧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他的话叶子峰不会出现在这里。幸好狄九认识渡子痕若是没有渡子痕那怕就危险了。

    狄九一摆手“就算是没有水银或者还有别的人这里我以后还会再来不过现在我希望尽快离开。我就不相信没有了这个水银我还走不出大道渊了。”

    在狄九看来任何地方都可以离开这是他修炼规则大道的感悟。离开的出路也是一种规则。如果不能离开那只是因为你的实力不够而已并不是真的无法离开。

    狄九之所以想要尽快离开是对望山之巅有些不舒服。他总感觉留在这里太长了不是什么好事。

    “狄道友弈玑有理了。”直到此刻弈玑散人这才有机会上前来见礼。在他的眉心依然是有一道刀痕存在血迹隐隐约约并未愈合。

    狄九冷冷的看着弈玑散人弈玑此人心机深沉而且想要坑他再前就算现在装孙子他也不可能将宇宙真髓给此人。他能手下留情不杀此人已算是格外开恩。

    让狄九没有想到的是弈玑并没有提宇宙真髓的事情只是说道“狄道友我自作自受这里有一部我自己的功法我将其刻了下来或者对狄道友有些帮助。我只有一个要求请狄道友离开的时候也让我跟着一起走。”

    本来弈玑散人打算继续求宇宙真髓的在知道自己的住处时刻被叶子峰盯着的时候他浑身发寒哪里还敢继续留在大道渊?他肯定就算是之前狄九给他的是真宇宙真髓恐怕叶子峰也不会让他恢复道基会毫不犹豫的夺走他的宇宙真髓。不对不应该是恐怕而是一定叶子峰一定不会让他弈玑恢复大道道基的。

    狄九完全没有在意随手抓过弈玑递过来的玉简当他的神念落在玉简上后立即就被吸引住了。

    “夫道者不悟无悟而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不定道之所在……”

    就好像一声春雷在狄九的识海中炸开随着狄九目光从这功法上扫过去他激动的手都在颤抖了。

    一些从来都不曾明悟的东西这一刻豁然开朗。

    “好功法……”狄九惊叹一声他肯定这功法绝对不会比他的规则大道弱他想不到弈玑散人还有这种可怕的修炼功法。

    狄九没有再看下去再看下去他忍不住会闭关万年时间继续融合自己的大道。他立即收起功法看着弈玑“你的功法很是了不起为何你的修为如此差劲?”

    在狄九看来弈玑就算是借助造化道韵重生了也不至于如此差劲。渡子痕就是借助造化道韵重生了可是渡子痕连叶子峰都可以抗衡而弈玑只是在他的刀下坚持了两刀而已。比别人厉害的充其量保住了一条小命仅此而已。

    弈玑散人嘴角溢出一丝自嘲的苦笑“我是自作孽不可活当年我丢弃了我的根基然后去寻找根基宝物的时候被人一刀伤及了大道道基。就算是重生后我也无法修复我的大道道基。我之前渴望宇宙真髓也不过是想要修复大道道基而已。不过我估计就算是宇宙真髓也不一定能百分之百的修复我的大道道基。”

    宇宙真髓无论是不是百分之百的能修复弈玑散人的道基狄九都知道宇宙真髓对弈玑散人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很有可能一滴就能让弈玑散人再次恢复当年的根基。

    就是有了这个功法狄九也不会轻易将宇宙真髓给弈玑这是给自己寻找不痛快。弈玑这种人就是一条毒蛇现在之所以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样子那是因为他的毒牙被人拔了。若是等他长好了毒牙恐怕这家伙第一时间就会反噬他。

    “东西我收了我走的时候可以带你走。”狄九淡淡说道。

    “多谢狄道友。”弈玑散人抱拳感谢了一句站在了左重仁的旁边不再废话。

    左重仁嘿嘿一笑伸手一拍弈玑的肩膀“弈玑不错啊还有这种觉悟是不是觉察到自己的住处早就被叶子峰窥视了?”

    弈玑一听左重仁的话立即就明白左重仁早就知道叶子峰的龌龊事了所以这才在一开始就站在了狄九这边。

    “狄道友我想要请求你帮我救一个人。”楚曼荷忽然再次对狄九躬身一礼。

    “救谁?”狄九疑惑的看着楚曼荷还要救谁?如果是在大道渊的话现在叶子峰奈何不了他他根本就不惧任何人。

    楚曼荷赶紧答道“她叫燕霁我在陨落之前看见她被一个女人杀了我都可以借助造化道韵重生她肯定也在这里重生了。”

    燕霁?狄九的目光落在了破虚身上。

    破虚尴尬的笑了笑“之前是我想当然了据我打听到的消息燕霁的确是在造化之门开启的时候被杀。”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