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九零章 你很强
    在黑衣修士元神被狄九绞杀的同时白衣修士凄厉的吼道“他用刀阵杀了费风他也受伤了不能放过他……”

    不用这黑衣修士吼叫其余三人都是疯狂祭出法宝轰向了狄九。

    数枚道丹自动落在狄九口中狄九这次抓出了十数枚阵旗丢了出去。困杀神阵被彻底激发同一时间狄九的虚空山也被祭出。

    在困杀神阵锁住对方三人的瞬息时间虚空山化成一方巨峰砸向了肥胖修士的大锤。狄九很清楚他的困杀神阵了最多只能阻止三人片刻他必须要在这片刻时间再干掉一个他这次的目标是白衣修士。

    轰轰轰!咔嚓!狄九的绞杀神阵和对方的法宝卷在一起神元在虚空炸裂绞杀神阵开始坍塌。同一时间狄九的虚空山已经和肥胖修士的巨锤轰在一起。

    如果说最开始的时候对方几人还没有将狄九看在眼里的话那现在几人都将狄九看成了和他们同档次的人物甚至论起单对单比他们还要强大。

    狄九的天娑刀第二次锁住了白衣修士刀道神通裂则刀。

    白衣修士嘴角露出一丝冷厉双钹化为两道影光劈向狄九这两道影光直接锁住狄九胸口形成了一个十字形状。

    此刻狄九的刀幕撕裂而来白衣修士眼里闪现出一丝疯狂。在狄九斩杀了费风之后他就知道狄九绝对不是寻常修士。

    既然狄九不是寻常修士那他拼着受伤也要让狄九和他一样重伤。以他的肉身就算是硬抗狄九一下也不过是重伤而已。狄九这种年轻强者肉身必定不会太强。一旦被他的双钹神通宇宙十字扫中最好的情况是只剩下元神。

    仅仅只有一个元神的狄九还有什么资格在大道渊活命?况且狄九的刀道神通他已经见过的确离开。但再厉害他拼着受了一击也不会肉身崩溃。

    所以看见狄九的刀幕锁住他后他竟然不躲不避要和狄九硬碰硬以伤换伤以命搏命。

    在他的计划中只要狄九敢阻拦他的双钹那锁住他的刀势必定会溃散这个时候他联合其余两人绝对可以给狄九致命一击。因为狄九的绞杀神阵只是在这短短时间起作用而已狄九放弃了和他硬碰硬就意味着放弃了绞杀神阵在短暂时间构建起来的优势。绞杀神阵不再起作用三人联手对付狄九狄九有天大的本事也要送死。

    若是狄九真的敢和他硬碰硬那就等着送死吧。

    在白衣修士看来只要狄九不是愚蠢的这个时候就会放弃和他以命搏命的打法。

    竟敢以命换命的打发?狄九看见白衣修士敢不躲他的天娑刀神通心里大喜。敢和他硬碰硬那可真是对了他的胃口。

    狄九之前用开天笔锁住黑衣修士后在最短的时间内以伤换了黑衣修士的命。开天笔祭出时间极短加上绞杀神阵和刀阵的作用狄九相信就算是另外三人知道他有一件可以构建一界的宝物也不一定能知道是开天笔。

    这次狄九本来继续用开天笔挥毫泼出一个‘死’字干掉这个白衣修士的。只要他的裂则刀撕裂了对方的神通法则他的死字就可以镇压白衣修士。

    现在对方找死竟然选择和他硬碰硬狄九哪里还会再客气。他根本就没有祭出开天笔天娑刀席卷下去的那一刻刀势瞬息变成了过隙刀。

    “咔嚓!”神通法则碎裂白衣修士睚眦欲裂他知道自己上当了狄九这一刀根本就不是杀他的神通而是裂则神通撕开了他双钹的神通法则。他双钹的神通法则都被撕裂了就算是双钹轰在狄九身上也无法让狄九致命。

    “他有撕裂神通……”白衣修士的话还没说完狄九的过隙刀就横越了一切时空落在了白衣修士的眉心之上。

    白衣修士惊恐的看着刀幕撕开他的眉心心里卷起无尽的后悔。事实上在他的神通法则被撕裂的那一刻他还有一线机会逃走的可在他逃走之前狄九竟然用了时间法则神通。如果他再快一点点只要一点点……

    噗!噗!两道血光炸开哪怕狄九撕裂了白衣修士的宇宙十字神通的法则他的胸口依然是被双钹撕开深入胸骨。

    相比狄九的伤势白衣修士更是露出了绝望的眼神他的眉心已经被狄九的天娑刀撕开元神在狄九的绞杀神阵之下根本就无法逃脱。

    轰轰轰!恐怖的炸裂在绞杀神阵中撕裂虚空山和巨锤轰在一起让更为狂暴的神元从绞杀神阵中爆裂出去。

    一股闷气传来狄九张口又是一道鲜血还没等他松口气自己的虚空山总算是挡住了胖子的巨锤后心就传来一阵撕裂的可怕痛楚。

    随即他的骨骼他的内脏全部开始碎裂甚至脉络都开始碎裂。

    狄九知道他暗算白衣修士的同时也被别人暗算了。暗算他的就是那个之前轰了他一枪的家伙这家伙长的最帅也是最阴险的一个。

    狄九肯定对方第一枪没有出全力正因为对方第一枪没有出全力这一枪他才没有彻底重视起来。

    按照对方第一枪的强度这一枪他最多是撕开他的护阵然后再给他肉色重创而已。可是现在对方这一枪已经可以让他致命了。如果没有宇宙真髓的话狄九现在是有多远逃多远否则他必死无疑。

    狄九之所以一直没有服用宇宙真髓是想着等会还有更强的家伙出来。但现在他已经无法继续坚持下去了。跟着一滴宇宙真髓被狄九咽下伤势迅速康复的时候狄九收起了天娑刀站在了白衣修士的尸体之上冷冷的看着这个站在他眼前看起来很是帅气的男子还有他手中两次伤了他的那一柄长枪。

    “你……竟然接连杀了花昱和费风……”原本一副什么事情都不在乎的肥胖修士此刻盯着狄九就好像看见了鬼一样。

    在四人的围攻下还杀了花昱和费风是什么概念?哪怕狄九借助了隐匿着的绞杀神阵一样可怕。

    狄九淡淡的扫了一眼胖修“你如果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的话就不要给人卖了命最后还要帮人数钱。”

    被狄九的话说的一愣胖修居然一时间没有反驳。

    说完这句话他也懒得理睬那胖修依然是盯着长枪男子说道“你是我见过最阴险的家伙明明第一枪就可以让我重创却偏偏要在这种重要关头留手。若不是你和那黑衣有仇要借我的手杀他就是你算定了这第二枪可以干掉我。”

    帅气男修手中的长枪一抖同样淡声说道“你也不错我刚才那一枪居然没有干掉你。我想除了因为你有宇宙真髓之外更重要的是你的肉身已经超越了圣体。否则的话那一枪我已经干掉你了。只要我枪下想杀的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能活下来的。所以我肯定除了宇宙真髓救了你一次你的肉身必定是超越了圣体。你是我见过第二个超越圣体肉身的修士你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