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八七章 又是这样的一刀
    狄九知道有一战无论这弈玑当初是什么人有多厉害现在他也不惧对方。现在大家都是合道境界虽然弈玑是合道后期他是合道初期那又如何?

    看到破虚道君疑惑的眼光狄九对他点了点头反而走向了交易大殿旁边的一个窗口。

    “你有什么事情?”交易窗口里面是一名女修虽然她没有去参加交易大会却很清楚交易大会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更是清楚狄九的小命最多还有一个时辰。

    “等会我要找一个人去算账我听说这里的洞府都是不可以去的我想要问一下什么办法才可以让我去找那个家伙算账?”狄九的话直截了当他等会干掉弈玑后还要去找闪电。

    他现在是合道了不错可他也不敢在大道渊横冲直撞。

    “一条极品神灵脉可以购买一枚一天访友的玉牌。”窗口里面的女修淡淡说道。

    狄九没有半点犹豫的就抓出了一个储物袋丢了进去“那帮我办理一天访友玉牌。”

    同时狄九心里暗自感叹这个地方果然有些操蛋。看起来大家都很是守规矩可又偏偏还有这种访友玉牌。如果得罪了强者强者心里不爽的话只要一枚访友玉牌就可以搞掉你。

    女修随手收起储物袋丢出了一枚黄色玉牌。

    狄九抓住玉牌又问道“我有一个朋友犯了这里的规矩被锁在了交易大殿广场有什么办法可以救他?”

    女修扫了一眼狄九“他在谁手中犯事你直接让那谁出来认错说没这回事就可以了。否则的话没有办法。”

    狄九哈哈一笑这事情好办。他本来就要去拜访那个冰风道君禹灏有这种规矩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冰风道君敢不认错那他就直接一刀劈了。

    此刻弈玑已经站在了广场中间只是冷冷的盯着狄九。无论狄九耍什么花样今天都走不出这个大道交易广场。正因为知道狄九走不掉他都懒得去阻止狄九问事情。

    心情大好的狄九走到了广场手一张天娑刀出现在手中随后说道“听说你当初被人干掉了没想到你这条狗命还真大又借助造化道韵活了过来。你说你活的好好的不是很好吗?为何又要惹你太爷我?”

    活到弈玑这种年龄对什么骂人的激将法根本就当成空气哪怕狄九说的再难听他依然是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只是淡淡的看着狄九“交出你的一丝灵魂烙印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狄九可没有弈玑散人这种好涵养心里大怒天娑刀化为一道匹练刀幕卷向了弈玑同一时间他的合道领域彻底伸展出去。

    弈玑散人冷笑区区一个刚刚合道道韵还没有稳固的蝼蚁居然敢向他动手简直是不知死活……

    弈玑散人刚刚想到这里脸色突兀变了他竟然感受到狄九的领域压制下他的领域有些承受不住。

    还没有等弈玑散人做出下一步动作弈玑就听到咔嚓一声他的领域竟然碎裂了跟着那匹练一般的刀幕席卷下来。

    此刻的弈玑哪里还会考虑到狄九为何如此强大两片刃芒从他的左右手袖射了出去。

    道韵瞬息激发和狄九的刀幕轰在一起。

    狂暴的神元炸裂开来哪怕是大道渊底的规则此刻都有碎裂的趋势空间出现了一道道的纹路。跟着那狂暴的神元炸裂在两人的中间撕开轰向了广场四周。

    就好像被锁住的顶级风暴突兀被劈开了锁风暴炸裂而出。广场上的禁制根本就挡不住这种可怕的冲击被轰的七零八一般四分五裂的冲了出去。

    在广场周围看热闹的修士纷纷祭出法宝挡住这种冲击同时心里暗自惊骇没想到这个外来的年轻修士如此厉害还能和弈玑散人硬拼一记。

    弈玑散人虽只有合道后期这里就算是寻常的第三步也不敢对他如何。实在是此人的过往太过可怕而且此人的禁术神通可以让任何第三步陨落在这里。

    哪怕现在的弈玑比起当年来差的不是一个档次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弈玑好歹还恢复了自己的肉身岂是百足之虫可以相比?

    狄九感受到自己的天幕刀上狂暴的道韵气势席卷过来眼看就要将天幕刀刀势消掉。但他此刻不惊反喜他根本就连刀都没有收回更为狂暴的刀势融入到天幕刀的神通当中天幕刀化成了风萧刀同时一声长啸长啸声中充满了激情和豪爽。

    狄九的确是爽快他在混元的时候从来不可能和现在这样如意的运转自己的刀道神通。如果是混元境他的天幕刀刀势被挡住后必须要退后护住自己再激发第二道刀势神通。而现在他在的道韵融合一刀被挡住后可以直接幻化为第二刀中间没有半点停滞和神通法则无法转换的情况。

    除了这个外弈玑的实力也让他有了一个底。这家伙的实力配不上他的名头。

    狄九长啸弈玑心里却是惊恐不已。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比起当初同境界的时候简直十不存一了。但他好歹也是修炼的造化功法大道神通依然还在。这个狄九到底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怎么如此可怕?

    弈玑挡住狄九的第一道天幕刀后疯狂后退他知道自己和狄九比起来差的远。

    可让他惊骇不已的是狄九的第二道神通和第一道神通没有半点转圜余地神通法则竟融合在一起去了。这种人他见过当年他就是被那人斩杀甚至眉心被劈了一刀后刀痕道韵永远都消融不掉。

    今天他第二次看见了这种神通刀势。

    “噗!”一道血光炸开两片树皮飞了出去弈玑散人倒飞出数十丈任凭鲜血从眉心流下只是呆滞的看着抓住天娑刀冷冷看着他的狄九。

    眉心虽然没有被劈开那可怕的灰色死气在其中环绕对方的刀势道韵让他想起了当年那一刀。这一刀和当年那一刀的大道道韵完全不同结果却如此相似。

    他此刻不但是手在颤抖就算是全身都在颤栗。哪怕他的毅力再强大道也开始出现裂痕。

    之前的交易大殿中他弈玑为何要拿出两株罗魄仙莲交换一滴宇宙真髓?就是为了圆润自己的大道。如果他的大道没有宇宙真髓去圆润他就是跨入了第三步也只是比寻常的第三步强了一些而已再也不是当初的那个弈玑散人。

    狄九一个小小的蝼蚁敢要他两株罗魄仙莲让他大怒而已。然而现在他后悔了。

    他是第三次后悔了第一次后悔是不应该将金页世界放入宇宙之中想要养一个金页世界真灵。第二件事就是去寻找叶默要金页世界第三件事就是今天去挑衅这个外来的年轻人。眉心的死灰道韵气息传来弈玑知道如果不用宇宙真髓他这一道刀痕将和当年一样只要他活着一天就会伴随着他一天直到他死去。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