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八八零章 用混元道果酿酒的人
    狄九看着坐在山脚的灰衣男子心里暗自震惊还真的有人比他更早一步来到了望山。对方既然先一步来到望山那就说明已是有了明悟。

    “不错啊如此年轻就能明悟望山就在脚下出现在这里将来前途很好。”咦了一声后男子夸赞道。

    这男子一身灰衣坐在灰色的望山脚下如果不注意还真的觉察不到。此刻他说话狄九已经看清楚这家伙应该是合道圆满还没有跨入第三步。

    “晚辈运气比较好罢了前辈是第一个来这里的吗?”后面半句话才是狄九最想要说的。

    灰衣男子呵呵一笑“第一个?我亲眼看见在我前面上山的就有七八个了。若不是你修为只有混元看起来又极为年轻我也懒得和你说话。我叫渡子痕说来你也没有听过……”

    如果换成别的修士就算是再年轻灰衣修士看都懒得看一眼。可是今天他却在狄九身上感受到了一丝熟悉气息甚至还觉得狄九值得一交。这么多年坐在这里也寂寞太久了交个朋友说说话也不错。

    渡子痕狄九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就算是听说过他也没有心情去管这个渡子痕。他想的是到底有多少人上了望山他现在冲上去还能不能到顶?

    这个渡子痕看起来还是很有风度的狄九也是一抱拳说道“晚辈狄九见过前辈.”

    渡子痕哈哈一笑一摆手说道“什么前辈我最讨厌的就是倚老卖老看的起我渡子痕就叫我一声子痕看不起我就直接上山吧我估计你也是担心自己不是第一个到山顶心里有些焦急罢了。”

    狄九尴尬的摸了摸脸自己的脸上表现真的这么明显?

    随即他就想到在自己来这里之前不知道过去多少万年了如果有人上去他就算是再着急也晚了。如果没有人上去他也不在意这一点时间。

    想到这里狄九心态彻底平和下来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急切甚至坐了下来“子痕兄愿意和我这种末学后进结交那是我狄九的荣幸。”

    渡子痕不屑的切了一声“别这么酸唧唧的朋友就朋友又弄什么兄啊弟的?当年我师父就是因为太过看重他的身份结果还不是照样被暗算嗝了。”

    倒是狄九彻底放下的那种心态让他很是赞赏。

    狄九可以感受到渡子痕的道非同一般甚至有一种他修炼的规则道韵在其中也就是说渡子痕修炼的大道和他修炼的规则大道似乎有些交集。

    “子痕我看你的道很不一般啊你师父肯定是更不一般吧?既然如此你师父为何会被人暗算?”狄九有些不解的问道。

    渡子痕哈哈一笑抬手抓出一个酒壶和两个酒杯给狄九倒满了一杯酒后说道“你先喝一口我这酒这件事说来话长。”

    狄九可不是一般人他的神念落在这酒上就知道这酒绝对非同一般那淡淡的香味散逸出来就可以让他感受到自己的灵魂更是清澈了一些。狄九忍不住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种香入骨髓的道酒气息渗透到狄九周身狄九瞬息就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还没等他说话就感受到肉身轰的一声那种磅礴的酒意扩散开来这酒意让狄九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轻松和爽快。

    “好酒!”狄九说了好酒两个字后更是不敢相信的看着渡子痕“你居然用混元道果酿道酒……”

    用混元道果酿道酒这要有多富有的人才能干的出来?

    “哈哈不错不错喝一杯我的酒居然没有肉身崩溃甚至连醉倒都没有可见你的肉身实在还是太强悍了。”渡子痕哈哈一笑竖起大拇指说道。

    他看见狄九一饮而尽也懒得阻止本来等狄九肉身崩溃的时候他帮狄九阻止一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狄九喝了这一杯酒后仅仅是脸上红了一下就恢复了常态这种肉身简直让他震撼。

    “这壶酒就送给你吧我也喝够了。可惜的是我也只是剩下这些否则的话倒是可以多给你一些。”渡子痕将手中的酒壶丢给了狄九。

    “多谢子痕。”狄九也懒得客气他知道渡子痕这种远古强者肯定有大堆的好东西否则的话岂能用混元道果酿酒。

    渡子痕也将自己手中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这才沙哑着说道“若是我师父还在宇宙之中哪里有这么多大战?将整个宇宙打的乱七八糟……”

    狄九可是知道参加造化大战的都是一些什么人他惊讶的看着渡子痕“子痕你说你师父在没有造化大战?”

    渡子痕又是切了一声对狄九的怀疑很是不以为然“我师父叫渡不也许你没有听说过因为你出身的晚。不过我有一个师弟我估计你应该是听说过的他叫渡陌……”

    “你就是宇宙之主渡不的八一?”狄九恍然明白过来。

    “咦你连这些也知道?”渡子痕愈发讶异了不要说狄九事实上现在宇宙中能知道这件事的除了渡陌之外应该不会有几个了才是。至于渡陌肯定不会将这些事情说出来的。

    狄九点点头“我也是听别人说道我听说你师父将八一方。结果因为你师父太过霸道激起了众怒渡陌最后反抗暗算你师父后又联手外人杀暗算了你们几个师兄弟。”

    “果然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还能如此完整的传出来。”渡子痕听到狄九的话后摇了摇头自嘲的说道。

    狄九知道渡不应该不会放过他索性说道“你师父掌控宇宙管的也太霸道了一些惹起众怒并没有什么。只是那渡陌又联合外人将你们几个暗算那倒是有些过分。”

    在狄九看来渡子痕也算是受到了渡不的压迫这才不得不成文渡不弟子的。

    渡子痕冷笑一声“阿九有些事情亲眼看见的都不一定是真的更何况你道听途说。算了这件事和你解释起来太过繁琐将来有空再和你说吧。我已经感受到你身上的气息了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运气倒也不错遇见了一道鸿蒙道则。只是我很奇怪你的修为竟能束缚住鸿蒙气息真是奇怪。”

    狄九正想说话渡子痕一摆手“阿九你不用和我解释。我听的出来你和我师父之间有些不对付有些话你不用和我说。我既然将你当成了朋友就不会再出尔反尔。当年的事情自有当年的人去解决。你的修为太弱我建议你赶紧上山合道去吧。你这种修为被我师父看见那肯定是连半句话都没有直接捏死。

    你上到望山后到处都是造化道韵池不要被这些蒙蔽了神智记住找到属于自己的就好了最高的也许是最好但不一定适合你。你要的是合道任何一个造化道韵池都适合你合道。”

    说到这里渡子痕顿了一下足足迟疑了几息时间才继续说道“一定还要记住一点得到了鸿蒙道则不代表你就是宇宙的主人。当年我也是有鸿蒙道则的人现在一样落在这个地方。鸿蒙道则也只是宇宙开辟后的一道天地道则而已看的太重终究会吃亏的。那渡陌的下场绝不会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