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精灵聊天群 > 第四十一章 尼多兰的嫌弃,蜈蚣王的剧毒
    时间回到方才,尼比市训练家学校2o3舍。

    咚,咚,咚。

    深夜中,格子窗突兀的震动了三下。

    “……”

    侧卧的尼多兰青须一颤,长耳立刻高高竖起,脊背上的尖刺先是变硬,紧接着红瞳微睁。她瞥了一眼旁边熟睡的景明,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尖刺再次软化。

    她慢慢支起身子,视线投向了窗口,一双巨大的镰刀状毒刃轻轻点了点格子窗。

    真大啊。

    尼多兰后爪用力,伸了个懒腰,驱散了下睡意。

    这只叫做‘蜈蚣王’的神奇宝贝体型真的很大。

    这个窝应该有……她红瞳上瞄了一眼,嘴部微张,梯形的大牙在夜晚显得洁白明亮。

    她脑海中浮现出了十只尼多兰一个叠一个,颤颤巍巍的累在一起,嗯,应该就有这么高。

    也就是说,这只蜈蚣王的体型起码要比她大将近十倍,放在野外,明显属于难惹个体。

    因为在野外体型大就代表着食量大,而食量大还能悠闲的活着只能说明生存能力强,也就是实力强大。

    尼多兰看了一眼窗台,蜈蚣王头抬了抬,亮出了两根毒刃中间的木盒,它黑瞳无声的传达着某种信息。

    “呢哆……”

    尼多兰白爪稍微一用力便撑起了身体,她不习惯的用前爪蹭了蹭脸颊。

    每隔七天,她便会克制自己下意识使用精神控制的本能,纯粹靠身体去行动。

    这是在跟会动的人脸岩石打混架后得到的经验教训。

    那个人脸岩石性格太神经质,本身就喜欢装成石头,还非要呆在河边或者通风口,一旦有人靠近,便会立刻暴起乱扔石头块砸人。

    有一次天气转暖的时候,她卧在河边小憩,便遭了殃。

    一只喇叭一样的神奇宝贝跟人脸岩石拳头打了起来。

    几块不规则的岩石块居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消精神控制的力量差点砸到她身上。

    从那时,尼多兰便有所明悟,这个从她出生起便觉醒的力量似乎也有自己的弊端。

    所以从那天起,她便知道不能事事都依靠精神控制的力量。

    有时候身体的力量虽然不强,也很原始,但同样有独特的用处。

    因此,每隔七天,她都会尽量像普通的神奇宝贝一样,依靠身体的力量去运动,这样才不至于精神控制被克制后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尼多兰扒在床头,先看了看下方的褐色地板,又看了看比床还要高出一截的高大书桌,显然,她如果蹦跳下去的话肯定会出声音。

    “……”

    尼多兰红瞳瞥了一眼身边的人,便从被窝中完全钻了出来,她用前爪将被角掖好后便再次运用精神控制的力量飘到了窗台边。

    蜈蚣王的目光先是看了一眼尼多兰,然后便挪到了格子窗插销口处,来回转了两圈后,它便直勾勾的望着尼多兰,含义不言而喻,是让她开窗户。

    尼多兰扑扇了两下红瞳,“兰~”

    她小小的叫了一声,余光后瞄了一眼宿舍床。

    蜈蚣王整个身体都撑在宿舍楼上,稳固庞大的红躯不禁晃动了一下,尼多兰居然不给开窗!

    理由是冷风会吹进去影响她训练家的身体健康。

    而且,开窗会有声响,影响对方睡觉。

    “……”

    蜈蚣王先是浑身一僵,抓着玻璃瓶的小触角差点没使劲儿将玻璃瓶彻底捏碎。

    它夹着的木盒从镰刀状触角上滑落了一瞬,但又被蜈蚣王再次夹住。

    它上瞄的黑瞳无声息的松了口气,然后又注视起了尼多兰。

    “……”

    尼多兰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情不自禁的缩了缩爪子。

    她扑扇了两下红瞳,看吧,外面风多冷,就连蜈蚣王都冻得哆嗦了一下。

    两者对视了片刻,蜈蚣王慢慢闭上了双眼,毒刃坚定而有力的对准格子窗猛然的,

    敲了三下。

    咚咚!咚咚!咚咚!

    它决定无视尼多兰,这小家伙有毒。

    外面冷个鬼,它家的训练家年轻时候为了节省衣费草裙裸奔了一个星期都没感冒。

    至于开窗的声响,你叫声都比开窗声要大!

    呼!

    尼多兰眨了眨眼睛,长耳猛然一抖,宛若一缕青烟快的飞回到了枕头边,她斜视了一眼蜈蚣王后立刻开始假寐,并且决定再也不理这只蜈蚣王。

    对方完全不能交流。

    万一自己的训练家被吵醒后看到她在格子窗那里怎么办?

    情商真低,笨蜈蚣,大笨蜈蚣。

    这只蜈蚣王的训练家真可怜。

    尼多兰心里想着,又钻进了被窝中,下颌枕在自己的双爪上,长耳折叠而起遮住了脸颊,刻意放缓呼吸装作熟睡的样子。

    哼,下次再也不搭理窗外出现的任何东西,任何!

    她青须微颤,小脸颊有些鼓起,幸亏长耳遮着再加上光线昏暗所以看不真切。

    咚咚!咚咚!咚咚!

    景明眉头先是一挑,眼皮动了动后徐徐睁开,他揉了揉眼角看向窗外,希望不是一只十分‘负责任’,‘懂礼貌’的信使鸟!

    有的信使鸟刚被收服的时候对人类很好奇却又有些羞涩,所以会选择在半夜取递信件。

    又因为它们憨厚老实,所以取递信件的时候便会敲打窗户告知主人。

    有些信使鸟可能就是下意识的会扣击一下,但执拗的个体却会一直扣击,直到看见主人点头之后才会离开。

    否则它们宁愿这次不取。

    然而景明目光刚投射过去,便看到了一个狰狞猩红的蜈蚣脑袋,两把镰刀映着月光照射在褐色地板上,透露着一种无声的恐怖。

    幸亏他现在心理素质乎寻常,否则换一个人能吓得心跳加,一身冷汗。

    “蜈蚣王?”

    景明猜测这应该是秋山老师的蜈蚣王,因为整座训练家学校就只有一只挺立起来能接近四米的蜈蚣王。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尼多兰,现她似乎睡得极为香甜,可能是累了。

    景明压着被角起身,他没有穿拖鞋,而是踮着脚尖小心翼翼的走到窗边,“等一下。”

    这只蜈蚣王找他估计是有事,至于绑架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轻轻的拉开窗栓,将格子窗慢慢向外一推,一股冷风徐徐吹进。

    蜈蚣王瞄了一眼床上装睡的尼多兰便直接用毒刃夹着木盒放在书桌上。

    紧接着它将玻璃瓶放在了木盒旁边,毒刃尖探到玻璃瓶口……

    紫色光晕一闪,一滴看似透明却又蕴藏着紫意的液体便滴进了玻璃瓶中。

    做完这些后,蜈蚣王轻点了点木盒,便转身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黑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