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苗疆蛊事2 捉蛊记 苗疆道事 苗疆蛊事 平妖二十年 消失的八门 小说汇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荐读>消失的八门

082、谁都有嫌疑

范仰和叶行是接到消息赶来的。范仰的情绪很激动,而叶行的神色有些惊慌,看向谁的目光都带着狐疑之色。出了这样的事,他们当然也不可能再睡觉。还有些话不好说出口,大家却心知肚明——假如有谁在这个时候不到场,那恐怕就是有问题了。

范仰和叶行昨晚也都接到了尚妮的微信和电话,尚妮问他们知不知道石不全在哪儿?这两人当然都说不知道,回头还打电话到朱山闲这里问是怎么回事。朱山闲告诉他们,尚妮联系不上阿全着急了,丁齐和谭涵川已经去公寓找了。

这两人当时也没当回事,范仰还笑着说阿全可能上哪儿玩去了,故意让尚妮联系不上、以防查岗。可是到了三点多钟,竟有刺客摸进小楼来了,众人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当然又通知了范仰和叶行。

刺客的目的是什么?众人不约而同都想到了同一个答案——会不会是冲着小境湖来的?

方外仙家世界小境湖,是大家共守的秘密,刺客是怎么知道的,难道是谁是有意或无意走漏了消息?冼皓险些遇刺,那么阿全很可能也是遇到了意外。从种种迹象分析,刺客应该非常了解他们这里的情况。

有人知道阿全落单,还掌握了阿全的行踪。假定阿全遇到的意外同一个人或同一伙人所为,那么这个人也应该知道谭涵川与丁齐、庄梦周当时都已经离开了,小楼中只剩下了朱山闲和冼皓,而且只有冼皓一个人在楼下。

能将众人的情况掌握得这么清楚,恐是十有八九出了内鬼!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刺客早不动手晚不动手,为什么偏偏现在动手?

目前应是最佳的时机,尚妮先离开了,石不全已经完成了仿制经卷工作,这是他在外落单的最后一天。更重要的是,丁齐已经总结出了方外秘法,并做了公开的讲授。不论是内鬼还是与之有勾结的外人,如今已用不着再留着他们。

谁得到了方外秘法,自行修炼成功,就可以发现和打开小境湖,而小境湖的位置在哪里已经明确。那天他们在讨论方外秘法时,还有人曾开玩笑说,将来再找不同的人传授,让他别将不同物资带进小境湖去,等一个人反应过来后再找下一个……

也许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假如真的要是这么干,掌握小境湖秘密的人岂不是越来越多?这恐怕不是某些人想看见的。偏偏小境湖的门户就在朱山闲家的后院里,想要占据小境湖,就要先下手除掉这些人,至少也要先瓦解这个团队。

在座的都是人精啊,这些话就算不明说,谁还想不到吗?有人能沉得住气,尚不动声色,而有人的目光便看谁都带着怀疑之色。

谭涵川与丁齐做事说话都很有分寸,也能分得清轻重。在没有搞清楚状况之前,谭涵川并没有在电话里告诉朱山闲可能涉及石不全隐私的情况,但现在出了更加严重的刺杀事件,他们便毫无保留地将夜间的所有发现都说了出来。

范仰的脸色非常难看,握紧拳头扫视了众人一圈道:“我们之间,恐怕是出了内鬼!”

其实谁都想到了,但只有他率先挑破了这个话题。朱山闲眯着眼睛道:“那你说谁的嫌疑最大呢?”

范仰没答话。谭涵川闷闷地说道:“当时不在场的人,恐怕都有嫌疑。”

丁齐追问道:“当时?具体是什么时候?”

谭涵川:“阿全出事的时候,晚上八点到十点之间。”

叶行又弱弱地问道:“在场?怎么样算在场?”

冼皓补充道:“就是在这里!当时我和丁齐、朱师兄、谭师兄都在这里。”

昨天的一起吃晚饭的有五个人,庄梦周吃完饭后就走了,冼皓在房间里工作,朱山闲、谭涵川、丁齐先后都进了小境湖一趟。朱山闲是第一个出来的、丁齐是最后一个。

大约是晚上十点刚过不久,尚妮发现石不全还没有回她的微信,于是就主动给石不全打了电话,却发现联系不上了。假如石不全真出了事,时间就应该在晚上八点到十点之间,朱山闲、谭涵川、冼皓、丁齐这四个人是没有作案时间的,但其他人都可能有嫌疑。

叶行又小声说道:“难道阿全就没有嫌疑吗?听丁老师和谭师兄介绍的情况,我觉得他的行踪就很可疑啊!他不是回去拿了什么东西藏在衣服里吗?会不会就是凶器?冼师妹刚才也说了,凶手拿着一柄匕首……嗯,他可能还拿了蒙面的头罩啥的。”

朱山闲反问道:“阿全干嘛要这么做?”

叶行低下头道:“可能是为了……”说到这里欲言又止道,“我也仅仅只是猜测,没说一定是阿全,只说他也有嫌疑,而且他的举动的确很可疑。”

丁齐看着叶行道:“阿全当初不是你请来的吗?”

叶行的头更低了,声音也越来越弱:“的确是我请来的,但我对他并不知根知底,但他和朱师兄显然更熟……其实我只是有种感觉,他显然有事瞒着我们。” 

冼皓冷冷道:“江湖八门中人,谁没有点自己的隐秘?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谭涵川:“冼皓师妹,刺客虽然蒙着面,但你应该能判断出大概的身材吧?”

冼皓皱眉道:“仅看身材,确实和阿全有点像,但是范总、叶总、丁老师甚至庄先生都差不多。”

这倒是实话,这五个人的身材都差不多,不算太胖也不算太瘦,身高最多相差不到几厘米,说了等于没说。

庄梦周:“如此说来,连我都有嫌疑喽?”

范仰:“庄先生,我可没有怀疑您的意思,您是有名号的前辈高人。”

叶行嘟囔道:“有嫌疑就是有嫌疑,既然不在场的人都有嫌疑,那么庄先生当时也不在场啊!”

庄梦周:“我吃完饭就回酒店了,接到尚妮的电话半夜又过来了,被老朱劝回去先休息、说有消息就通知我,结果这边又出了事,我再赶了过来,折腾了一整夜……我住的酒店号称五星级,有监控,你们可以去查。”

范仰:“其实没必要这样,冼皓师妹不是把刺客刺伤了吗,这才过了两个小时,什么伤口都好不了,大家就都解开衣服查验一下……冼师妹,刺客伤在什么位置?”

冼皓指了指左肋部,范仰第一个把衣服脱了下来。众人无奈,也纷纷脱了上衣以证清白。冼皓一个姑娘家,对着六个光膀子的大男人,感觉非常不自在,只是扫了一眼便摆手道:“你们都不是刺客,快把衣服穿起来吧。”

六人的左肋都没有伤口,不仅是冼皓扫了一眼,他们互相之间也看得很仔细,说明刺客并不是在座的任何一位。叶行套上T恤又嘟囔道:“我说是阿全的嫌疑最大吧!”

庄梦周穿的是盘扣半袖长衫,解衣、穿衣都最费劲,一边系盘扣一边说道:“这也不能说明刺客就是阿全,只能说刺客不在我们中间。但假如真有内鬼,他完全有可能勾结同伙,那个刺客可能就是他的同伙。”

范仰:“庄先生,您这可是把自己又绕进去了。”

庄梦周:“实话实说而已。”

谭涵川突然道:“范总,你的右肩是怎么回事,怎么有块淤青?”

范仰瞪了他一眼道:“在健身房不小心磕着器械了,怎么了,有问题吗?冼师妹,那刺客右肩是不是受伤了,或者磕着什么地方了?”

冼皓:“这倒没有!我可以肯定你不是刺客。”

朱山闲:“冼师妹,你看得清楚吗,真的刺伤了刺客的左肋?”

冼皓:“这绝无问题,我这点手感还是有的。刀尖虽然刺得不深,但绝对已经划破衣服刺进了皮肉。”

丁齐穿好衣服后不禁有点发懵,分析来分析去,反倒成了最先出事的石不全嫌疑最大。这时范仰又说道:“庄先生,假如按照您刚才的说法,其实‘在场’的人也有嫌疑啊,就算自己不动手,也可以勾结同伙。

假设刺客就是阿全……你们别误会,我这只是做个假设而已,你们谁都可能跟阿全勾结啊。”

冼皓反唇相讥道:“那么我也有嫌疑吗,勾结同伙来刺杀自己?”

范仰板着脸道:“问题没有查清楚之前,我们只是在谈假设、分析各种可能性。你有嫌疑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因为只有你看见了刺客。朱师兄是听见动静才下楼的,他并没有看见刺客。那位刺客存不存在还两说呢,也有可能是你故布疑阵。”

朱山闲赶紧道:“我虽然没有看见刺客,但刺客还是留下痕迹了。”

范仰:“江湖飘门中人,其实最擅长潜行、暗杀、藏匿、逃遁,布置一点痕迹算什么?”

冼皓冷笑道:“我为什么要故布疑阵?”

范仰:“就是让我们人人自危、互相猜忌,你勾结的同伙才好找到机会下手……你先别发火,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没说事实一定是这样。”

庄梦周开口道:“既然要分析各种可能,那么还有另一种可能。是消息被谁无意间走漏出去了,得到消息的外人干的。”

范仰:“如果说走漏消息,谁都有可能走漏消息,而且早就有人走漏消息了。”

朱山闲:“你说谁?”

范仰:“就是你呀!最早你直接找来了谭师兄,然后又通知了鲜华,庄先生和尚师妹都是鲜华找来的。知道内情的并非只有我们九个人,外面还有一位,就是那位一直没有露面的鲜华先生,难道不该考虑他吗?”

朱山闲哼了一声:“且不说有没有这种可能,若真是鲜华先生动手,难道还会失手吗?”

范仰:“我哪知道?我又不认识他!或许不是鲜华,也可能鲜华走漏了消息,另外听说消息的人跑来动手。”

情况是越分析越扑朔迷离了,叶行突然抬头道:“这么说的话,尚妮也有嫌疑啊。是她说联系不上阿全了,使了个调虎离山计,然后丁老师和老谭就去找阿全,刺客却趁机摸上了门……”

朱山闲皱眉道:“你越说越没边了,小妮子有这心眼?”

叶行又低下头嘟囔道:“那可说不定,她也不白给,至少比我强多了。假如她和阿全是同伙,弄不好是阿全教她的呢。江湖相识,我们对他们又不知根知底!”

范仰:“对,就是叶总说的‘知根知底’这四个字最重要!你们真的清楚尚妮的底细吗、她真的叫尚妮吗、真是浙江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吗?至少据我所知,浙江大学根本查不到这各学生!”

丁齐又吃了一惊,范仰这话肯定不是随便乱说的,因为很容易查证。“知根知底”这四个字确实很有冲击力,他们九个人当中,谁能算得上知根知底呢?

就像范仰刚才所问,尚妮的真名就叫尚妮吗?谁也没有看过她的身份证,事先也并不认识这个人。其实石不全、冼皓甚至谭涵川的情况都差不多,江湖八门中人互相之间有些隐秘,彼此是不会刻意去问的。

石不全是个话唠,主动说了自己的很多经历,关于他的身世以及学艺过程。可是这些经历并不能说明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甚至并不一定就是真的。

他们九人当中,谁能称得上知根知底的“小透明”?其实只有三个,就是朱山闲、叶行与丁齐。丁齐的情况最简单,他虽然没有介绍过自己的身世与来历,可是谁都能很轻松地查出来。他的一切都不是秘密,而且还曾是“全国名人”。

朱山闲就是土生土长的南沚镇坐地户,而且是雨陵区的区长,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至于叶行其实也挺简单的,他是境湖市当地人,爷爷还在赤山寺做过和尚,本人又是博慈医疗的法人代表,工商注册信息上都能查到姓名和身份证号码。

从这个角度看,范仰也算半个“小透明”。至少他也在境湖市开了一家公司,有正式的工商注册信息可以查询,真名实姓是跑不掉的。

朱山闲闻言板着脸道:“我对老谭知根知底。知道他的工作单位、家庭住址、祖籍何处、师承何人。”

叶行轻轻一拍桌子道:“对,就是知根知底最重要,我们连尚妮的身份证都没看过,也根本不了解她的情况。比如范总刚才说了,浙江大学根本就没这名学生。”

庄梦周不紧不慢地开口道:“也许是你误会了,尚妮可说从没说过她是浙江大学的,只提过一句在读浙江的大学,而浙江的大学可就多了。至于名字嘛,行走江湖换一个名号也很正常。”

范仰看着庄先生道:“庄先生,你是和尚妮是一块儿来的,还曾给她算过命,将她唬得一愣一愣的,那肯定了解她的真实情况吧?”

庄梦周:“怎么,你又怀疑我和尚妮是同伙?”

范仰:“我可没有怀疑您,您是前辈高人!”

庄梦周:“这话你已经说了第二次了,不用再说了,我宁愿你也怀疑我。”

范仰讪讪道:“这话说的,只是在分析各种可能性嘛,连我自己也有嫌疑呢。”

叶行忍不住道:“庄先生,尚妮究竟是什么情况?”

庄梦周白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傻呀?且不说我知不知道,就算我清楚,现在也不可能说出来!”

朱山闲等人刚才已经想开口提醒庄梦周了,见庄梦周如此回答又把话咽了回去。现在有人想对他们不利,大家都有嫌疑的同时,也可能都有危险。且不论真相如何,假如尚妮没有问题,那么落单在外的她就最危险。

凶手找不到尚妮,尚妮就是安全的,怎么可能把她的真实情况说出来呢?

冼皓小声道:“尚妮师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她夜里可是很着急,连期末考虑都不想参加了,就想马上赶过来。”

朱山闲:“她可别过来……再说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庄梦周:“尚妮已经稳住了,暂时不会过来,也不会被某些人查到,她待的地方是安全的。”

冼皓纳闷道:“庄先生是怎么把小妮子稳住的?”

庄梦周:“还是心理学家有办法,是丁老师出的主意把她稳住的。”


上一章:081、扑朔迷离

下一章: 083、裂痕

本章链接:http://www.miaojiang8.com/xsdbm/151763079635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