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苗疆蛊事2 捉蛊记 苗疆道事 苗疆蛊事 平妖二十年 消失的八门 小说汇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荐读>消失的八门

066、丁老师发福利

这番话还真是点中了关键,石不全说完之后丁齐沉默了好半天,在心中默默地思索。下午的时候,他就试图尽量清晰地向众人描述自己所领悟的观身境。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他还可以勉强形容出一个大概。

  但是怎样达到那种状态,比如让一个像叶行那样的普通人,不借助别的方式,只凭自己的锻炼或训练,或者干脆直接说修炼,也能掌握呢?丁齐尚没有清晰的思路。

  他很清楚自己的经历,充满了太多的偶然。一个人不可能完全复制另一个人的经历,那么想学会观身境,在丁齐曾经的经历中,有哪些过程是充分且必要的,或者换一种方式效果可能会更好甚至达到最佳?

  第一步训练从哪里开始,每个步骤都应该怎样修炼,达到什么程度、符合什么检验标准便可以进入下一个步骤,直至掌握所谓的观身境。这就是石不全刚才的问题,或者是石不全希望丁齐去思考总结的东西。

  见丁齐良久不语,石不全又开口道:“丁老师,我知道这很不容易,但你已经做到最关键的第一步,想必也能做到第二步。此事也着急不得,我今天找你,不是让你立刻就总结出来,而是想给你一点参考。”

  丁齐抬头道:“什么参考?”

  石不全:“入微术,我和师父学的入微术!我可以从头告诉你,师父是怎么教我的,每一个步骤可以怎么练,有不同的方法可以采用,但都是要达到一个标准,然后进入下一步修炼。得到了入微术的传承,丁老师可能就会明白重点要总结什么了。”

  丁齐惊讶道:“入微术!这不是你们江湖册门的秘传吗?”

  石不全叹了口气道:“都什么年代了,还谈什么秘传不秘传?你以为我师父当年是不想传授给别人吗,只是找不到合适的传人而已,所以才把我留在了身边、从小开始教。

  而且所谓秘传,可不像给你个账号和登陆密码,告诉你就能用了。就算我把所有的修炼法诀都说了出来,该不会的还是照样不会,有人是不可能下那个功夫去练,还有人是练也练不成……”

  丁齐万没想到,石不全今天敲门进来,是为了传授他册门入微术。石不全也没管丁齐反对不反对,一开口便没有再停下,接下来便讲述了如何修炼入微术。他本就是个话唠,但思路很清晰,讲得非常详细,唯恐丁齐有听不懂的地方。

  说实话,丁齐有一种感觉,无论册门秘传的入微术有多么神秘复杂,但想将它的诀窍讲出来,用最精炼的语言,可能半个小时就够了,更何况阿全讲了足足有两个小时。用两个小时说出来的东西,但真正想将它掌握,石不全可是下了十几年的修炼功夫。

  这就像六祖惠能的那句诗:“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谁都会念,随便哪位后人都可以引用一下以示禅心佛性。但实际上呢,把六祖的诗念出来便成了六祖了吗,这完全是两码事!

  修炼入微术,具体有三个步骤,第一便是心手通感。丁齐身为一名心理学者,对此倒是不难理解。阿全从小蒙眼睛玩华容道、拆装孔明锁,其实都是在进行这方面的锻炼。他也可以用别的办法,但总之目的是一样的。

  第二个步骤是心物通感。说起来有点玄,就是把手中的东西都当成是活的,能感受到它们的各种微妙状态,但这种感受又是实实在在的体验。到最后,就像入手的东西真的活过来一般,仿佛能以某种方式诉说它们自己的故事。

  第三个步骤是随动入微。它不仅需要感知,还需要精微的掌控,身体和意识高度的协调,这一步是最难练的。所以师父教阿全练抟云手,这是一种辅助入门的方式,目的当然不是为了玩鸟。

  就阿全本人的经历而言,抟云手练成之后,达到随动入微的状态就是水到渠成。他最后说道:“师父曾经告诉我,假如直接就能达到随动入微的状态,前面那些锻炼都可以省,便能掌握入微术。但如果没有那些锻炼,又怎么可能掌握随动入微?

  但是后来我明白了,我的导师周小玄绝对也有随动入微的水平,他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入微术的传承。所以说丁老师如果用另一种方式,也能掌握随动入微,就没必要像我那样去练抟云手了。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能帮到你总结修炼观身境的诀窍。”

  丁齐起身躹了一躬道:“阿全,我很感激,真的非常感谢你!”

  石不全也起身相扶道:“你先别着急谢我,我还有件事情想向你请教呢。”

  丁齐:“您说!”

  石不全:“丁老师曾经提了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能不能瞬间就看到小境湖?请问你领悟了观身境之后,是不是做到了?”

  丁齐实话实说道:“我的确是做到了。这并不是说我比你们更高明,可能只是办法更对路。”

  石不全叹了口气道:“你已经做到了,至于其他人的情况,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我自己却很难做到。这不是功夫修炼得不到家,而是入微术本身如此。”

  丁齐:“哦,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石不全:“我已经对你讲了修炼入微术的所有诀窍,再解释起来就不难了。无论是入门时随动入微还是后来的感应入微,施展秘术的对象都是东西,一件本就存在的东西。

  可小境湖本是不存在的,我不可能一开始就进入状态,无论如何先要感应到它,然后才能看见它。所以无论怎么做,都达不到你的要求,这是从原理上就决定的。”

  石不全说完之后,就诧异地发现丁齐正在用一种不太正常的样子看着他。只见丁齐坐得很端正,但是并不拘紧,令人感觉很放松极具亲和力,神情很认真,并没有笑,却感觉仿佛随时都会微笑,目光中带着询问与鼓励的意思。

  “丁老师,你怎么了?我的话哪里不对劲吗……”

  丁齐露出了笑容:“不好意思,我只是进入状态了。阿全啊,像你这种问题,我遇到过不少,我们或许可以想个办法解决它。”

  石不全更惊讶了:“什么,你遇到过很多我这种情况?”

  丁齐:“不是你这种情况,而是类似的问题,有问题我们就想办法去解决问题。我们可以先定……算了,就不谈小目标了。明天你陪我回公寓一趟,我正好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你,顺便领你认认地方。”

  石不全莫名有些发毛:“丁老师,你现在给我感觉怎么和庄先生一样,搞得神神秘秘的?”

  丁齐笑着摇头道:“不神秘,一点也不神秘,就是很正常的办法。我可以给你制定一个方案,但还需要你自己去努力。”

  石不全:“你有办法让我瞬间就看见小境湖?”

  丁齐一脸真诚道:“可以试试,主要还在你自己。”

  石不全有些激动地上前一步:“什么办法?”

  丁齐:“明天你就知道了。”

  丁齐刚才究竟进入了什么状态?就是他这些年来最习惯的工作状态。两个人关上门,坐在房间里谈了两个多小时,基本上都是阿全在诉说,他的经历、他的想法、他遇到的问题,而丁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倾听与思考,偶尔插话讨论。

  这不就是心理咨询室或者心理诊室中的场景嘛,这种状态不需要找,丁齐已经习惯了,坐好了就有。所以阿全说出最后那番话时,丁齐并没有将眼前的他当成一位江湖册门高手,而就是遇到问题需要解决的求助者。

  使用入微术无法瞬间发现小境湖的情况,他在心理诊室中当然从未遇到过,但类似的困扰见的就多了。无论能不能解决,丁齐都会先设法制定一个尝试性方案,听完了阿全的问题,再结合自己看见小境湖的感悟,他的脑海中便有了想法。

  至少吊人胃口的套路,丁齐不用跟哪位江湖八大门传人去学,他自己就精通得很。原本石不全说不用丁齐送,告诉个地址就行,但第二天石不全还是乖乖地跟着丁齐走了。

  丁齐已经挺长时间没回公寓了,先打开窗户通通风,收拾浮尘打扫了一下卫生,阿全顺手帮他一起整理了屋子。丁齐道:“你在图书馆仿制经卷,如果时间晚了不方便回去就可以在这里过夜,白天也可以在这里休息,总之在近处有个落脚的地方。”

  石不全:“倒不用天天住这儿,反正都在境湖市,过了晚高峰车也不堵,回朱师兄那儿不算麻烦,偶尔歇个脚倒是可以的。谢谢丁老师,你昨天说的事……”

  丁齐打开书桌抽屉,取出一块手心大小的石头道:“这块魔法石你先拿着,它很神奇,你只要每日用心祭炼、与它沟通,凭借它就可以瞬间看见小境湖。”

  石不全眼神有些发直,接过石头道:“丁老师,您这唱的是哪一出啊?这石头还挺漂亮,含铁量较高,纹路是网状分布的,所以断面的花纹很特别……嗯,是随着水流从山体上冲刷出来的石头,开采位置应该在河流的上游。”

  丁齐:“我刚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这叫景文石,采于我的家乡宛陵市青阳河的上游。去年暑假我带朋友一起去玩,顺便拣了一些。”

  石不全的眼神好,刚才已经看见抽屉里还有不少,笑道:“丁老师真是高人啊,攒了这么多魔法石。你说每日用心祭炼,又是什么魔法呀,是不是要来段现场教学?”

  丁齐招呼石不全先坐好,带着笑容但语气很认真地说道:“这都是在小说里看来的词,昨天你和我谈修炼,今天我就和你拽魔法……其实道理很简单,石头就是老谭,老谭就是石头。”

  石不全:“这和老谭有什么关系?虽说他这个人的确怪憨的,有时候像块石头。”

  丁齐:“借用昨天庄先生的话,我说顺嘴了。跟老谭没关系,应该说石头就是小境湖、,小境湖就是石头……”

  丁齐的办法并不复杂,就是送给阿全一块景文石,所谓的用心祭炼,就是让他以入微术平日都和这块石头保持“沟通”。并不是偶尔来那么一次,而是在没事的时候都要用入微术感应这块石头,保持感应入微的状态,甚至有事的时候最好也拿着这块石头,无意识中去感应它,直至形成一种习惯,再由习惯过度到一种状态。

  为什么要用这块石头呢?其实从理论上讲,任何一件东西都可以,只要是适合用来随时施展入微术的。但这块石头的大小正好合适,也便于随身携带,更重要的是,既然是丁齐制定的“咨询方案”,那肯定是用丁齐最擅长、最喜欢的方法。

  景文石他也曾送给涂至一枚,当成催眠道具,魔法石的玩笑就是这么来的。在各种影视作品中最有代表的、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催眠道具可能就是带着链子的怀表了。而丁齐也试过其他很多种催眠道具,但他发现景文石的效果是最好的,先不谈原因,他要的就是效果。

  丁齐当然不是把阿全催眠了,因为阿全不是叶行,他本来就可以看见小境湖。可是施展入微术首先要有一个具体存在的对象,小境湖相对于这个现实世界来说原本是不存在的,所以阿全想找状态,总需要先有一个感应的过程。

  丁齐给石不全的提示就是,根据他的观察和实际体验,发现小境湖的关键,并不是对小境湖施展入微术,而是进入那种特殊的通感状态,类似他所悟的观身境。那么这块石头就是个引子,相当于阿全提前施展了入微术,已处于这种状态中。

  究竟能不能成功,还需要石不全自己去印证。石不全收起那块景文石道:“丁老师,你原来也是个搞研究的学者啊,我算是被你一言点醒。确实早就该这么做了,而不是每天都傻乎乎地跑到门口去看风景。”

  丁齐:“你们一直叫我老师,而我原先就是大学里的老师啊!”

  石不全:“也可以让他们都试试,你那些石头,可不可以给他们每人发一块?”

  丁齐:“当然可以,都是河滩上拣的,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石不全:“你们那里的河滩上都是这种石头吗?”

  丁齐:“那倒不是,也得找,大块的大多让人挖走做成工艺品了。我挑的都是能随身带的, 翻了一下午呢,就找到了十块满意的。对了,你一拿到石头,好像就知道这块石头的来历,这就是入微术的本事吗?”

  石不全:“那当然了,有时候就像一种直觉、经验性的直觉,但有时候又像一种感觉,你能沟通它的信息,仿佛在了解它的身世、它的经历。”

  丁齐追问道:“假如这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座山,就是一个世界,一片天地山河,那你的感觉不就相当于心盘术中的运转心盘吗?”

  石不全愣了愣:“这得有多么庞大的念力!”

  丁齐:“我再从小说中借个词,就说法力吧。尚妮的法力应该不如你,可她能运转心盘,其中应当另有巧妙。”

  石不全眨着眼睛想了半天,最后才缓缓点头道:“丁老师说的有道理,您真是心无成见,观察得很仔细。入微术和心盘术是不一样的,侧重不同,使用的场合也不同,既是宏观与微观的区别,但也绝不仅这么简单。

  但其中这种状态却是相通的,正是我们要找的……假如我用这种办法能够成功,那么尚妮师妹用这种办法,我想一样也能成功。我们今天就把石头都带回去,每人发一块,就当丁老师发福利了!”

  丁齐:“我明天再把它们带回去,今天先住这儿。”

  今天是周日,丁齐带石不全来回取东西,顺便认个门。图书馆那边当然还没有联系好,石不全也不用今天就住这里,但丁齐没有打算立刻回去。既然回到公寓了,那么就先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去一趟小赤山公园,那里就是他感悟观身境的过程中最有感觉的地方。

  石不全昨天找丁齐、对他说了那番话,并主动讲解了入微术秘传,原想假如丁齐总结出了观身境的修炼方法,然后再教给大家。以众人原先的根基应该不难学会,大家都可以在瞬间看见小境湖了。

  假如是那样,观身境也成了一门秘传,所以石不全不惜先传授入微术,一方面是供丁齐参考,另一方面也是提前的交换。可是丁齐想要做到,不知道还要用多久,可能非常快,也可能一辈子都不行。不料丁齐却另有简便的手段,给了石不全另一个建议。

  石不全当天中午就带着他那块石头回去了。丁齐留在了公寓里,第二天一大早,他又去了小赤山公园。先是沿着江岸漫步,与天地共情体悟观身境。昨天看见小境湖,只是观身境的施用,此刻才是其真正的日常修炼。

  行走在天地间,这个世界不需要他来催眠,他也不可能将之催眠,丁齐需要体会与保持自己的状态。这已不适合用自我催眠来形容,而是如何凝炼与展示一个清晰的世界,借助身处的天地是最好的修炼方式。行走中的现实世界,就是他此刻的精神世界。

  漫步之后,他又去了那座小山包半腰的灌木丛中静坐,但他的状态和平常不同,并没有放空心神而是在思考问题,而身心又仿佛融于天地,只有思维还在运转:另一个人要掌握观身境,究竟应该怎么修炼?

上一章:065、你就是神龙

下一章: 067、你是第二个

本章链接:http://www.miaojiang8.com/xsdbm/15160714113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