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苗疆蛊事2 捉蛊记 苗疆道事 苗疆蛊事 平妖二十年 消失的八门 小说汇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荐读>消失的八门

055、镜湖小夜曲

就在此时,范仰跑到厅门处大声招呼道:“庄先生,丁老师,你们怎么聊了这么长时间?大家都等着呢,都饿了,该吃晚饭了!”

  庄梦周起身道:“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一屋子人都坐着呢,就你跑出来要饭吃!”

  丁齐和庄梦周回到厅中,朱山闲道:“今天没做晚饭,我们出去吃吧。庄先生想吃点什么?我请客!”

  庄梦周:“境湖的大排档很不错。我上大学的时候,就特意跑到境湖请女同学吃过大排档,记忆非常深刻呀!”

  叶行皱眉道:“大排档,那种露天的大排档吗?”

  庄梦周点头:“当然,那才是境湖特色,要吃就吃特色,现在的天气也正好。”

  叶行:“既然是朱区长请客,大排档也太没档次了吧?”其实他心里真正想的是露天大排档人流嘈杂,说什么话都很不方便。而如今江湖八门高人齐聚,商量的可是很隐秘的事情。

  尚妮却反驳道:“就因为有朱区长在,所以我们才要吃大排档啊!朱区长可是清官,现在八项纪律抓得很严,假如搞一个高档场所,让人看见了可不好解释……大排档好啊,一定要是境湖特色的大排档,我喜欢,今天我请客吧!”

  石不全打趣道:“哎哟,师妹这番话说得好有见识!”

  朱山闲则连连摇手道:“这里是我的地方,怎么能让师妹请客呢?”

  境湖市的大排档很有名,早些年遍布大街小巷,有居民区的地方就有大排档,只要天气不冷不下雨,太阳落山后便在街边支几张桌子,既随意又热闹。可是近几年,随着申请国家卫生城市,整顿市容市貌的要求很严格,很多地方的大排档都被取缔了,只保留了几条特色小吃街,价钱也比以前贵了不少。

  如今最有名的大排档,在市中心境湖公园附近的一条步行街上,最终一行九人便浩浩荡荡杀向那里。共有三辆车,分别是朱山闲、范仰和丁齐开来的。丁齐上车前主动招呼了冼皓一声,冼皓则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石不全叫上尚妮也钻了后座。

  叶行本来也想上这辆车呢,结果不好意思再往上挤了。还有另外两辆车都很空,这一辆车挤满五个人是什么意思?叶行只好上了范仰的车。而谭涵川和庄梦周自然是坐朱山闲的车,谭涵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丁齐以前也经常来那条大排档一条街,和朋友、同学或同事一起,他知道有一家挺不错的。到了地方,老板娘居然还认识丁齐,虽不知道名字,但应该有印象,冲他点头道:“又来了呀,自己挑地方坐!”

  九个人拼了两张方桌围着坐下,座位在不经意间也有了微妙的变化。长方形的桌面,庄梦周把头独占一边,很自然地就取代了朱山闲原先的“领导”位置。没有任何人推让座位,大家很自觉地就把那张座位空给他了,这也算是对江湖前辈的尊敬吧。

  庄梦周左手边横坐的是朱山闲,右手边横坐的是谭涵川,这两人面对面。从朱山闲这边数,接下来依次是范仰和叶行;从谭涵川这边数,依次是石不全和尚妮。另一侧把头与庄梦周对面的位置,是丁齐与冼皓并肩而坐。

  丁齐的旁边横坐的是叶行。冼皓旁边横坐的是尚妮,这两位姑娘当然挨在了一起,却没有并排坐。因为是丁齐先坐下的,冼皓则主动坐到了他的身边,尚妮就只能坐另一个位置了,而石不全也是主动凑过去的。

  朱山闲拿过菜单,请庄梦周先点。庄梦周只点了一道腌白菜炖香卤肥肠锅,然后就让每人都点。倒是尚妮点的最多,石不全看着菜单和尚妮一起讨论哪道菜好吃,而冼皓根本就没点菜,丁齐则根据自己的记忆推荐了几道。

  有菜怎能无酒,庄梦周叫了一箱当地的简装啤酒。范仰推说要开车所以没喝。朱山闲这位“地主”却不能不喝,便对谭涵川道:“老谭,待会儿你开车,我陪大家喝几杯。”

  丁齐也开车,但是没说话,其实真要喝酒如今叫代驾也很方便,所以他主动给自己倒上了。步行街上人来人往很热闹,几杯酒下肚,桌上的气氛也变得很热烈,大家都聊开了。没有什么江湖隐秘,聊的都是风月八卦、各地的风土见闻,这些人各有各的见识,令丁齐感觉大有收获。

  酒桌上的气氛很好,杯子也不算大,谁要是敬谁酒,就自己干了而对方随意。庄梦周和朱山闲被敬的次数最多,而这两人是来者不拒,虽说被敬者可以不干但也都干了。敬酒最多的是尚妮,她连着敬了庄梦周好几杯,喝出气氛之后,很有些想找人斗酒的意思。

  倒是旁边的石不全有些拉着尚妮,没让这姑娘多喝,估计她也肯定喝不过庄梦周。桌上没人灌酒,尚妮后来却拉着石不全喝开了。

  丁齐能看出来,尚妮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好像对庄梦周也最不客气,甚至在他进屋的时候还说了一句“你个大忽悠”,但在这一桌人当中,她心里是最怕庄梦周的,潜意识中其实很尊敬,只是没有直接表现出来。

  至于石不全,真是个自来熟,这不已经带上塑料手套主动为尚妮剥小龙虾了。而尚妮和他之间感觉也没什么隔阂、很融洽,也许有些人之间天生就没有太远的心理距离。

  叶行喝得不多,只是隔着丁齐向冼皓敬了好几杯酒,而冼皓只是淡淡地举杯抿了抿,并没有和他干。

  这条街可能是境湖市晚间最热闹的地方,吃的菜也可以不是一家的,各家大排档之间可以串菜。尚妮觉得旁边另一桌客人吃的菜挺有特色,结果那是另一家店的桌子,石不全就跑到那家店也买了那道菜端过来。

  丁齐也跑了出去,买了两盘刚出锅的锅贴,沾着陈醋和当地特色辣椒酱吃,既是下酒菜也可以做主食。味道很好,众人纷纷称赞。

  步行街上还有卖唱的,背着乐器一边演奏一边唱歌,手里拿着几张塑封的歌单,沿街各桌游走。有一位卖唱的姑娘来到这桌,站到了丁齐和冼皓旁边道:“帅哥、美女,点首歌助助酒兴吧,十块钱一首!”

  丁齐刚想说到那头请领导先点,冼皓就已经开口道:“我们就点几首歌吧,照顾照顾生意。”

  庄梦周隔桌挥手道:“好呀,这里还能唱歌,真的太好了!……小姑娘,能不能我们自己唱?你伴奏就行,还是一首给你十块钱。”

  一桌人都笑了,朱山闲打趣道:“庄先生啊,您这可就吃亏了。她唱一首歌,您得给她十块钱;现在您唱一首歌,您还得给她十块钱!”

  庄梦周笑眯眯道:“人家得唱一晚上呢,先让她歇歇嗓子,我们自己过过瘾。来来来,大家点歌!”

  丁齐有种感觉,自从庄梦周来了之后,这个团队的气氛就变了,好像变得很有意思。众人纷纷点歌,让领导先唱,朱山闲唱了首老歌,庄梦周连唱了两首,然后是叶行献唱新歌,这酒喝得越来越有趣了。

  总共唱了十首歌,恰好一百块,朱山闲掏的钱,简直把这大排档当成卡拉ok了。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喝了一箱酒,但看上去谁都没多。叫结账的时候老板娘过来道:“一共六百四十八,都是老顾客了,给六百就行。”

  本来说是朱山闲请客,不料尚妮却坚决要求结账,她喝得有些兴奋了,抢单的理由还很充分:“今天石不全帮我省了三百,庄先生又还回来三百,加起来六百块,正好可以请大家。”

  仔细一算还真是这个账。尚妮叫三轮车先给了一百,下车时司机却要六百,石不全拿了两百将人打发走了,尚妮回头当然又把这钱给了石不全,算是省了三百。庄梦周来了之后,又把昨天收的三百“卦金”还给了尚妮。

  最后还是庄梦周摆手道:“朱领导,这顿就让她请吧。账算得不错,这样能记得更牢。”

  吃完饭往外走的时候,庄梦周又突然说道:“刚才唱得挺开心,感觉还不过瘾,我们再去卡拉ok唱歌吧?”

  尚妮拍手道:“好啊好啊,我也想去!”

  冼皓小声道:“不早了,还去吗?”

  尚妮拉住冼皓手道:“姐姐,我们一起去唱歌呗!”

  冼皓不适应和人有身体接触,本能地就想把手抽出来。可是尚妮喝得有点兴奋了,就是抓住不放,还在那儿晃,可能是觉得假如就自己一个小姑娘,陪一群男人唱歌不太好,所以坚决要拉着冼皓一起。

  冼皓只得无奈地点头道:“好吧。”

  已经掏出手机准备叫代驾的丁齐也改了主意,决定和他们一起去唱歌。叶行也随声附和。今天本该做东的朱山闲一见这个场面,便对谭涵川道:“我陪他们去唱歌,你去不去?”

  谭涵川摇头道:“我就不凑热闹了,先回家。”

  范仰也说道:“我也不唱了,先回朱区长那里。正好趁着你们不在,我得空好好研究研究那道门。”

  谭涵川和范仰分别开车走了,另外七人就在附近找了一家ktv,要了间大包开始唱歌。庄梦周是个麦霸,连着唱了好几首,调都跑出花样了。后来麦被石不全抢了过去递给了尚妮,尚妮和石不全也是两个麦霸。到最后叶行酒也喝兴奋了,也开始抢起麦来,庄梦周倒坐下不怎么唱了。

  至于朱山闲,就是陪着丁齐和冼皓坐着,没怎么唱歌,但也没有耽误和大家喝酒。他们一直唱到了半夜,最后当然是朱山闲结的账。假如不是庄梦周说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朱区长明天还要上班呢!”估计另外那三位麦霸还得唱一阵子。

  叶行自己打车回家,朱山闲叫了辆专车,带着石不全、尚妮、冼皓一起回去。而丁齐则叫了个代驾,先送庄梦周回酒店。

  庄梦周坐在车上还问:“小丁啊,你看我喝多了吗?”

  丁齐很专业地答道:“界乎多与不多之间。根据我的研究,喝酒分三个阶段,清醒阶段、精神兴奋阶段、神经麻痹阶段。酒量因人而异,但规律是相同的,如果到达第三个阶段,就是进入了醉酒状态。我观察您的反应,差不多正处于精神兴奋与神经麻痹之间的临界点。”

  庄梦周呵呵直乐:“我随口一问,丁老师就答出了这么一套研究成果,看来也是没少喝呀。你们搞心理学的,难道也研究喝酒?”

  丁齐:“我学的是精神卫生专业,饮酒和醉酒也伴随着精神与神经现象,还有心理状态的变化,当然是研究领域之一。我刚才说的三个阶段,对于有些人来说,体现得并不明显,比如有人酒精过敏,可能直接就进入第三阶段了,但在庄先生身上体现得很明显。”

  庄梦周:“观察得这么仔细,你累不累啊?”

  丁齐笑道:“您这话说的!其实我自己根本没感觉,只是平时养成的习惯而已,并不是故意要观察谁,就是对各种事物的印象比较清晰,有直觉式的判断。”

  庄梦周:“丁老师是天才啊!我再请教一个问题,有谁喝到什么程度,你能看出来,可是喝酒的人自己,比如说我,又怎么能知道呢?”

  丁齐想了想道:“很多人自己其实是意识不到的,在精神兴奋的时候,临界状态很快就会过去。如果非要说办法,倒是有一个,那就是体会自己的呼吸。什么时候觉得呼吸变粗重了,也就是说好像感觉比平常气闷、需要更急促的呼吸,那就是进入神经麻痹状态了。”

  庄梦周:“这可不太好掌握。”

  丁齐:“本来就很难掌握。”

  两人说了一路酒话,或者说讨论喝酒的话,丁齐本有心想请教一些江湖门中的秘事,但当着代驾的面又不太好开口,车很快就到地方了。

  到了第二天就是周四,丁齐在医院有挂号预约,没和大家一起吃午饭,晚上下班是和叶行一起过来的,到院门口的时候恰好碰见了范仰,三人一起进屋。庄梦周中午的时候已经过来了。朱山闲又过了半个多小时才下班,他回来得最晚。

  吃晚饭的时候变成了九个人,还是在二楼的露台上,一点四米长、零点七米宽的餐桌就显得挤了,但将座位向后撤一点,倒还勉强能坐下。谁也不想被这个小团队排斥出去,那就大家一起挤挤吧。

  尚妮显得有些沮丧,同时也有些疲惫,因为整个上午和下午,她都在后院门口坐着,依秘术运转心盘,分明有所感应,可是感觉总是差那么一点,依然没有看见小境湖。

  石不全一直在小声安慰她,谭涵川则劝道:“你先歇几天吧,不要再这样持续运转心盘了,消耗很大的。你这算是身体很棒了,假如换一个人,说不定下午就晕过去了。”

  朱山闲也和声细气道:“尚妮师妹,不要着急,小境湖自古就在那里,谁也偷不走。我们都已经发现了,好好休息休息,再找找状态,你迟早也会发现的。”

  庄梦周轻轻点了点头道:“有些事的确急不得。我今天听谭老师又讲了一遍,就是朱师兄的祖师陈眠竹的故事。陈眠竹进入了小境湖,可是他的弟子却没有找到。那时候梁云观还在,后院门就在这里,我想他有可能也看见了小境湖,但是没能进得去。”

  一听这话,众人都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朱山闲摆手道:“庄先生,您就别叫我师兄了。”

  庄梦周一笑:“跟着大家叫顺嘴了。”

  谭涵川却神色凝重道:“庄先生,您方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庄梦周:“我就是劝大家不要着急的意思。既然有人进去过,就说明是能进去的。阿全的想法也许不错,但是需要时间。现在虽然尚不清楚想打开小境湖需要多长时间,但是回头想想,你们发现小境湖用了多长时间?”

  范仰答道:“自从听叶行讲起他爷爷的故事,到现在,我不多不少用了一年。”

  叶行:“那我也是用了一年。”

  石不全插话道:“你不算发现了。”

  叶行反驳道:“我从头到尾都参与了,和大家一起发现的。我虽然没有亲眼看见小镜湖,但是通过你们的观察,我也确认了它的存在,这就是发现!”

  丁齐点头道:“叶总的话,从逻辑上是没错的!假如按照这个逻辑,从我给田琦催眠开始,去年十月到今年五月,我用了大半年。”

  朱山闲:“话要是这么说,从我师父临终时讲述了祖师代代相传之事,那我岂不是用了十几年?”

  石不全嘀咕道:“十几年恐怕还不止,别忘了我们是凭借传承秘术才发现的小境湖。从我自小学艺时起,用了二十年都有了吧?”

  冼皓总结道:“你们出来两种算法了。如果从学艺时起,那么我也等于用了十几年。但从听说消息时算,我和庄先生倒是最短的,发现小境湖差不多只用了三天。”

  丁齐:“假如按照另一种算法,我怎么算?”

  冼皓又说道:“其实我是借了大家的光,你们都费了这么长时间的心力,方外秘境也是你们发现的。假如真能进得去,无论有什么收获,也都是你们先得。”

  尚妮道:“我也是。”

  庄梦周不得不表态道:“我当然不会和大家争什么收获,而且谈这些言之尚早。刚才的意思就是说,大家发现小境湖是因为具备了很多条件,这么多人也用了这么长时间,所以从发现小境湖到打开小境湖,恐怕同样急不得。我想问问在座的诸位,你们愿意花多长时间,又能在这里待多长时间?”

上一章:054、天若有情天亦老

下一章: 056、少做了一件事

本章链接:http://www.miaojiang8.com/xsdbm/15152957433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