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苗疆蛊事2 捉蛊记 苗疆道事 苗疆蛊事 平妖二十年 消失的八门 小说汇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荐读>消失的八门

054、天若有情天亦老

尚妮是前天出门的,昨天还逛了另一个风景区,在风景区遇到了一位算命先生,现在她知道了,那人就是庄梦周,可当时完全就是一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身为风门传人,第一次出来行走江湖,尚妮也忍不住想显弄本事,她可是什么套路都懂的。

  尚妮多少也存了点恶作剧的心思,见到一个坑蒙拐骗的算命先生,就想戏弄戏弄对方、拆穿对方那套骗人的把戏。她主动跑过去搭讪,结果那位算命先生一开口,便把她唬得一愣一愣的,素不相识却料事如神,说什么都准!

  尚妮差点以为自己遇到了神仙啊,乖乖地掏了钱,但毕竟还有点不服气,便对那算命先生说:“你算的都是以前的、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能不能预测将来的事情?如果将来的事情也能算准了,那才叫本事!”

  结果那算命先生笑眯眯地又起了一卦,预测他们有缘,很快还会再见面,并笑着说见面时会把卦金还给她,结果还真是应验如神啊!

  尚妮也不傻,今天一见面知道来者是庄梦周,而且庄梦周也是鲜华请来的,立刻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鲜华既然对庄梦周特意提到过尚妮,肯定也介绍了她的不少情况,说不定庄梦周还特意打听了,算不准才怪了!

  众人听完都笑了。庄梦周已经把那三百块钱拿出来了,尚妮却不收,眨着眼睛道:“你说现见面会把卦金还给我,但是我不要,那你还是没有完全算准!”

  石不全一把将钱拿过来,塞回尚妮手中道:“师妹啊,你又被套路了。你故意让他算不准,损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人家又没什么损失!和前辈有什么好赌气的?”

  尚妮还嘴硬:“就算交学费了吧。”

  朱山闲呵呵笑道:“这一堂江湖课,三百块学费可不够,庄先生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呢。”

  石不全已经把钱塞进她手里了,尚妮好歹还是把那三百块收了起来。

  丁齐在一旁也笑出了声,同时想起了社会学中的一条原理。优秀的心理学者也必须要研究社会学,丁齐就当过社会心理学的老师,而他的导师刘丰更是一位出色的社会学家。社会学关于陌生人之间的关系,有一则最多只需三次传递的原理。

  简而言之,就是在一个开放的、有人际交往的群族中,不论这个族群的规模有多大,两个完全陌生的人之间,想要发生联系,最多不超过三次中间传递。具体的表述方式,书上是以数学术语来说明的。

  比如张三,他所认识的人就是数学上的一个集,称之为a。所谓认识,指的并不是单方面的听说过,而是实实在在地互相认识、能打上交道的熟人。a就代表张三的熟人,b则代表李四的熟人,而李四和张三是完全陌生的。

  那么a和b之间必然会有一个交集c,同时是a的熟人也是b的熟人。也就是说张三和李四之间的关系传递,最多不超过三次。用数学术语表述,反倒不容易听得懂,可以举个最极端的例子,偏远山区的一位普通农民,和国家主席之间想搭上关系,中间需要经过几个人?

  理论上最多就是三个人!

  不说特例,就说最普通的情况。这位农民不认识国家领导,但肯定会认识某些乡村领导,比如他们本村的村主任。

  他所认识的乡村领导a中,肯定有人认识县市领导c,这是第一次传递。

  而县市领导c中,肯定有人认识省部领导b,这是第二次传递。

  而省部领导b中,肯定有人和国家领导打过交道,这是第三次传递。

  以上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而在大多数情况下,陌生人的关系传递根本不需要三次,通常一到两次就够了。比如在今天之前,丁齐根本不认识庄梦周,但经过朱山闲、鲜华这么两次传递,便到了庄梦周这里。

  以前上课时丁齐讲到这些,他这位老师自己体会得还不够深刻,现在真是体会到这条原理以及它的厉害之处了。有时候,你所认为的陌生人,看似素昧平生,实则对你根本就不陌生。江湖惊门神算,很多时候利用的便是这种套路。

  又比如当初的丁齐根本就不认识范仰,但不能说范仰不了解丁齐。假如在一个意外的场合碰到,范仰也扮成一位算命先生,估计也能把丁齐唬得一愣一愣的。尤其在如今网络资讯如此发达的大数据时代,陌生人之间是不是真的陌生,有时就看对方是否有心。

  叶行给他推荐的那本书中可没有介绍这种惊门套路,是丁齐自己想明白的。他正在这里琢磨呢,冷不丁就听庄梦周说道:“丁老师,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又来了,每个人几乎都是这一套!丁齐知道免不了,很干脆地站起来道:“庄先生,我们去哪儿聊?”

  庄梦周:“就去后院聊吧,搬两张椅子,一边聊一边看风景。”

  他们一人拎着一把椅子去了后院,把院门打开,就坐在那里聊天。庄梦周问的,当然是他们发现小境湖的经过,而丁齐是最好的介绍人。又一次从头说起,当初丁齐分别让田琦、涂至、卢芳进入深度催眠状态,结果三个人的精神世界都呈现了同样的场景……

  可庄梦周不仅在听丁齐的介绍,偶尔还会插问,而且问的都是要害。在介绍性谈话中插入关键提问,本是心理医生最常做的,此刻的情况却好像反了过来。

  比如在介绍田琦时,庄梦周就插话道:“网上关于境湖市安康医院事件的报道,我也看过。假如那个田琦不死,你的导师是否始终会受到生命威胁?”

  丁齐还能说什么呢,只得点头。庄梦周又问道:“从你的专业角度,田琦其实应该是自杀的,对吗?”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你不仅是救了导师,而且有可能也救了田相龙夫妇,是这样的吗?”

  丁齐这回是真的吃惊了,他描述的,都是与发现小境湖有关的经历,并不是涉及这些私密的细节。比如他只说了田琦在深度催眠状态下到过那样一个地方,既没有明说自己的特殊天赋,更不可能讲田琦的死因。

  有些事情,他只和导师刘丰讨论过,还有些话,他从未对任何人讲过或者说解释过。现在都让庄梦周给点出来了,尤其是庄梦周又补充的那句话,让丁齐很是感慨与感激,难得有这种很理解他的陌生人

  两人谈话的时候,周梦庄的目光也不时望向门外,应是在眺望南沚山森林公园,但给人的感觉,有时又像在看那本不存在的风景,也不知他看见了什么或者说看见了没有。

  等丁齐介绍完寻找与发现小境湖的经过,周梦庄有些突兀地又问道:“心理学中有个术语,叫共情。具体有什么讲究,我这个外行人能不能请教丁老师?”

  丁齐笑道:“庄先生,您可不像个外行人。”

  庄梦周也笑了:“惊门的门槛,首先就是一个惊字,让人感到吃惊,和天下三百六十行打交道,可能给人的感觉都像内行。但实际上怎么可能,这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丁齐:“共情,不仅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技术,心理医生都必须掌握。简单的解释,就是不从自身的感受出发,而是从对方的感受出发去体会事物,与对方感同身受。”

  庄梦周:“如果就是这么简单的解释,我倒用不着请教您这位专家了。从对方的感受出发去体会事物,人如何知道对方的感受,又如何让对方的感受变成自己的感受?既然是一种技术,也是要经过训练的,训练就有具体的步骤,这才是重点!”

  丁齐:“对,您问的都是重点。听您刚才说的话,心理咨询师的教材肯定也看过,但是那些教材上都只讲了共情的原理和原则,并没有介绍共情训练的要求与步骤。这往往都是在实践中锻炼出来的,掌握得程度因人而异。

  首先的要求,就是不能带入自己的情绪,否则你听到对方诉说什么事情,加入自己的价值判断之后,情绪立刻就起来了,那样就很难体会到对方。其次的要求,是把自己忘记,把对方就当成自己,人的精神活动有共同的规律,共同的经历有共同的感受。

  当然,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比如男人和女人的情绪差异就很大,这要建立在尽量了解对方情绪反应的基础上,需要观察。所以既要忘掉自我,但又不能真的放弃自我……”

  丁齐讲的,其实都是刘丰当年在课堂上教授的内容,此刻再向他人转述,他本人已经有了非常清晰的理解和体会。这位庄先生挺有意思,竟然和丁齐探讨起专业问题,而且他这种“学术研究”,好像和谭涵川以及石不全又不太一样。

  丁齐的介绍告一段落,庄梦周若有所思道:“听你讲了,不难理解,但绝大多数人还是不会呀。”

  丁齐忍不住又笑了:“能理解就行,哪有听完就会的?这需要在实践中训练和掌握,它是一种实用技术,并不能仅仅理解为一种工作态度。”

  庄梦周也笑道:“照丁老师这么说,居委会大妈也应该掌握共情技术喽?”

  丁齐:“也不是所有的居委会大妈,您指的应该是社区调解员。我曾经受学校心理健康中心的委托,给境湖市的社区调解员学习班做过培训,讲过共情技术的原则和原理。

  首先是千万不能把自己的情绪带进去,但也不能被对方的情绪感染而失去判断。社区调解员的工作与心理医生有类似的地方,但也有明显的区别,他们需要随时带入社会价值判断……”

  庄梦周摸了摸下巴道:“丁老师很专业,真的很专业!江湖上有句俗话,叫神仙一开口、便知有没有。其实无论是什么人,无论他自称是做什么的,开口问他几个问题,往往心里就清楚了。

  咱还是接着讨论居委会大妈吧,不能被对方的情绪感染而失去判断。既然有共情这种现象,那么就应该有被共情,这种情况是不是属于被共情呢?”

  丁齐:“您的这种说法不专业。共情从操作技术上来说,有共情者与共情对象之分。但共情本身就是被共情,你感受到了对方的体会,但还保持着清醒的自我。至于你说的那种现象,恰恰是因为共情技术没掌握好。”

  庄梦周突然话锋一转道:“丁老师的技术,几乎是突破了共情的极致吧?你曾经让三个不同的人进入深度催眠状态,发现他们都到了同一个地方。但你能那么肯定,那是一个现实中存在却尚未被发现的世界,说明你自己也应该进去了。

  这不是简单的共情体会,也不是心理学上一般的通感现象,我借用另一种术语,你其实是‘入境’了。你不是通过对方在深度催眠下的描述想象出来的,而是一段真正的经历,你就去了他们当时所在的地方!”

  丁齐又被惊着了。此前他只在对冼皓的描述中,提到了自己通过专业训练掌握了一种特殊的天赋,但刚才可没对庄梦周说这些,结果却让庄梦周指出来了。

  丁齐感慨道:“庄先生,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怎么有种被您看透了的感觉?”

  庄梦周拍了拍丁齐的肩膀道:“我就是为这件事来的,当然要尽量问清楚些。丁老师也别惊讶,我刚才说的只是江湖神仙话。”

  丁齐一愣:“江湖神仙话?”

  庄梦周:“对丁老师来说,原理也很简单。把心中的猜测,当成肯定的判断说出来,说错了也不要紧,只是普通的聊天嘛,如果说对了,给人的感觉就是料事如神了,甚至能把人一眼看穿。

  我看过境湖市安康医院事件的各种报道,又听小华转述了你们发现方外世界的经过,没来之前就有很多猜测,包括对你的猜测。方才直接说出来,对于你这位当事人来说,感觉就会很不一样。”

  丁齐哭笑不得道:“原来如此!庄先生,您这么做,其实也在拆门槛啊。”

  庄梦周惊讶道:“丁老师也懂这个?”

  庄梦周拆的是什么门槛?表面上是在拆他自己的门槛,先演示了一番惊门套路,让丁齐不断感到惊讶,然后自己又都说穿了,再让丁齐感觉恍然大悟。把自己的门道给拆穿了,实际上也是在拆丁齐的门槛——心理上的门槛。

  对于第一天认识的江湖高人,而且还是传说中最神秘的惊门高手,丁齐的心态肯定是既好奇但也有所防备。这样的交流方式,在不知不觉中就会拉近心理距离,一点点解除丁齐的戒备心理,信任感越来越强,会不自觉地说出很多原先并没有打算说出来的事情。

  丁齐如今也不完全算菜鸟了,更何况他本就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所以干脆指了出来,又笑着问道:“博慈医疗的叶总推荐我看了一本书,是本网络小说,里面有对江湖八大门的介绍。

  有意思的是,我还在书中看到了一位名叫周逍弦的文物鉴定专家,江湖人称鬼手。石不全的导师就叫周小玄,也是文物鉴定专家,也有这个外号,而且名字还是周逍弦的谐音。您说这是怎么回事?”

  庄梦周笑道:“艺术来源于生活嘛!肯定是有人听过周小玄的事迹,以他为人物原型,在书里也写了那么一个人。”

  丁齐:“可是书里还有一个人名叫周梦庄,和您的名字太像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庄梦周哈哈大笑道:“原来我也这么有名望吗?肯定是听说了我在江湖上的事迹,所以才塑造了那么一个人物!……丁老弟呀,不扯这些了,他们看见小境湖后画的那些画,你身上一定带着,能不能先给我看一眼?”

  丁齐:“庄先生刚才没有看见小镜湖吗?”

  庄梦周:“说实话,真没看清楚。江湖惊门秘传的灵犀术,需要以有缘之物为引。这就像所谓的惊门神算,从来不是凭空开口。”

  这番话有些高深莫测,丁齐也不知是真是假。描绘小境湖的那些图,丁齐还真随身带着一张,就是石不全所画,他将那幅折起来的画掏出来递给了庄梦周。但是庄梦周后面那句话,丁齐倒是深有感触。

  所谓惊门神算,当然不是凭空开口。比如庄梦周昨天就将尚妮唬得一愣一愣的,其实是早就了解她的情况。又比如庄梦周刚才所说的江湖神仙话,那也不是乱猜,而是在了解了相关背景信息后,做出的有依据的合理判断。

  但惊门秘传的灵犀术,需要以有缘之物为引,这又是什么意思?丁齐有点搞不明白。谭涵川先前搞双盲测试,就是要尽量避免这种影响,从而排除心理暗示的可能。而庄梦周倒好,直接要借别人的画一用。

  庄梦周接过画打开,只看了一眼。丁齐观察得很仔细,他真的只看了一眼,然后便扭头望向了门外,露出恍然的神色。这种细微而自然的表情反应,是很难伪装的,庄梦周好像也没必要在丁齐面前伪装什么,就丁齐的感觉而言,他是真的看见了小境湖。

  庄梦周又把那幅画折好还给丁齐道:“丁老师,谢谢你!……我还想再问你一个问题,刚才所讨论的共情,是与他人共情,那么能否与天地山川共情呢?”

  丁齐下意识地反问道:“天地山川有情吗?古人有句诗,天若有情天亦老。”

  庄梦周笑眯眯地也反问道:“谁说天不老?汉语中还有‘天荒地老’这个成语呢,否则风门秘传的心盘术怎么施展?”

  丁齐这回是真的被震惊了,因为这正是他最近以来一直在琢磨的问题。天地是否有情?这里所谓的情,可能并不是指人类那样的感情,而是更接近佛家的说法。对于丁齐而言就是世界有没有意识,如果有,那又是怎样一种意识?

  与天地共情,不就是他最近的体悟吗?总结得这么准确,丁齐自己此前还没想到呢!

上一章:053、鹤发童颜

下一章: 055、镜湖小夜曲

本章链接:http://www.miaojiang8.com/xsdbm/151505390234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