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网 - 中国湘江门户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湘江网

  • 财优优理财节第四季,财优优蓄力双十一!
  • 黑岩《犬牙狱》小说推荐

     《山海经》异兽史载记, 又东三百七十里南阳之山,阳多赤金,阴多白金。有兽焉,状如牛犊而似犬,如狼赤尾,其牙晶透如明,佩之祸斗后裔。

      后有民间流传无常索命,有犬随行,阴秽者为鬼,邪魅者为魇。自古有异兽,名曰阴灵犬,穿梭于阴阳两界,协助阴司鬼差缉拿生魂而存。

    第8章 七命潭

    作者:自卑的四眼|发布时间:47分钟前|字数:2886

    由此可见,关文武并不像是个傻子,反而给人更增添一种神秘感,他究竟抱着什么样目的找到自己。

    他得了一笔横财,并没有到处吃喝玩乐到处挥霍消遣,带着我在市里一处偏僻角落找到一家老字号的纹身店,要求老师傅给他后背纹上一个关公刺青图。

    老师傅一听,本来迎宾微笑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说:“年轻人,纹身讲究的是根据你的五行来选择相生相克来纹,最不好纹的就是关公和邪龙,这两个东西比较邪气,一般人的命是扛不起的,也就是扛不起的人纹了这两个东西,不但不会带来好运,反而会霉运连连。严重的会有大灾难,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很多事情连这么发达的科技也解释不清楚。”

    我看了一眼关文武,他眼神放空,似乎在犹豫什么。

    老师傅继续说:“对,要考虑清楚。关公历来就有镇邪驱祸的说法,不是谁都能纹,它讲究的是一个扛和背,真想纹就纹在胸口,忌讳纹在后背肩膀和其他地方。如果纹了关公还能扛得住背得起,那是命硬,此人多是道上大佬或者领导,不过纹关公也只能纹闭眼关公,因为睁开眼的关二爷是要见人命、见血的。”

    关文武掏出一沓人民币,对着老师傅说:“别再废话,纹,而且还是纹睁眼的关公,老子背得起!”他的语气态度坚定无比,老师傅叹气迟疑了半会,才收钱立即开工。

    纹身是份慢工细活,可关文武一直不让自己离开。

    我半躺在椅子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十点多,整整睡了十四个小时,狼青不知是不是在长身体,同样嗜睡如命。

    老师傅也恰恰此时完工,那关公刺青图简直堪称巧夺天工之作,栩栩如生。关文武背对着一块镜子打量着,十分满意的转了几个圈。

    出来后,我要赶着回去上班,关文武拦住我说:“上什么班,那份破工作能赚几个钱?我可以让你发财,干不干?”

    “你能让我发财?要干什么?”我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笑话。

    “抓鬼!”

    我当时听了脑袋里只有一片空白,不知该如何接下去的时候,关文武掏出一千块钱放在我手里,说:“别老问为什么为什么的,事成之后再给你两千,只需要一个晚上。”

    一个晚上就能拿到三千?这简直是在做梦,在发呆之际,关文武把我塞进一辆出租车里,来到郊外挺远的一个村。

    进村后,关文武敲开了一户人家的门,半天才有一对中年夫妇神情警惕在门口外面东张西望,问我们有什么事?

    关文武说:“我们来驱鬼的。”

    妇女面带诧异,说话不带婉转:“咦,你是怎么知道这里闹鬼?你这是骗人的吧?能驱鬼?”

    “这事你再重新说一遍给我们听听,要是解决不了,我们赔钱。”

    她老伴听了点点头赞同:“这个要得,要得。”妇女把我们请进屋子里坐下来,把整件事重演了一遍。

    昨天在她们村的三岔路口处有一个半大不小的深水潭,许多年都从未发生过有人溺死的事故。那天村里一个老头喝多了自行车掉水潭里,他想到了个办法回家拿磁铁打算捞上来,却捞到了一年多前失踪蒋闺女骑的自行车,越想越不对劲,赶紧报了警。

    结果警察从水潭里总共捞上了七具骸骨,而且每具的死亡时间都相隔甚远。

    这骇人的消息让村里乡外的人都闻风赶来,争先恐后的围着水潭边的七具骸骨看热闹。警察一边维护现场秩序,一边把两个村近十年的失踪人口档案查了个遍,发现只有前一年多以前失踪的蒋闺女外,其他六具无名尸却没有任何线索,也无人认领。

    夜晚的水潭边只剩蒋闺女的亲属和请来的喃嚤道士做法事,所有骸骨被警察全部带回局里检验,虽然还未下通知是否蒋闺女的骸骨,可她的父母怎么会忘记少了小半截脚尾趾的亲生骨肉?

    妇女说:“那晚大家发现静得出奇?往常那些田鸡蟋蟀叫得欢啊。我以为我聋了,刚好老伴放了个响屁,又安心继续睡。到了下半夜,我和老伴莫名其妙饿得不行,起来下面吃,当时还看了钟,两点多。老伴打着手电筒开门出去拔点葱花,你们猜他看到什么?七个黑糊糊的人影从院子外面走过,走路不带声音的,他晃着手电筒照过去想看是哪个熟人半夜回家啥的。”

    “七个?看清楚是谁吗?”我好奇问了一句。

    “唉,照过去哪里看得到脸,还听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像纸发出的声音,当时老伴吓坏了,扔了手电筒就跑回屋了。”妇女说完,神情还显得一阵后怕,也不怕我们取笑。她觉得一定是从水潭捞起来的冤魂出来作祟,我算是听明白了,看来和张家屯发生的那件事差不多一样。

    关文武在一旁插话:“这事哪有这么简单,七尸出潭,必有血灾,今晚我让徒弟先去村里走一趟了解下情况,然后麻烦你请蒋闺女家能做主的人来这里再具体详聊。”

    妇女一听,赶紧去打电话。

    我有些纳闷,什么时候成了他徒弟?

    他嘱咐我暂时将狼青留下,当晚夜里12点过后,我是看在钱的份上才只身一人在村里闲逛,那时候村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走了一段路发现又凉又黑,嘀咕着三伏天怎么那么快就过去。

    圆月挂在夜空,稀疏点缀着数颗星星,银色的月光洒满整个地平面。即使不开手机电筒照明,也能清晰可见,只不过这色调在眼里看来显得有些阴森诡异。

    脑里一旦往那方面涉及,就情不自禁的刹不住,每经过一栋房子都忍不住往那黑漆漆的窗口里瞟一眼,总感觉窗户里头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自己。

    心里又鄙视自己怎么这般没用,若是让关文武这厮看到岂不是笑掉大牙。

    双脚不由自主加速转换着,竟然小跑了起来。

    灯!

    橘黄色的灯光!

    我看到前面不远有一栋房子大门里透射出来的灯光,心里所有恐惧杂念一下抛得干干净净。心想总算还有人在半夜忙活,经过这家大门往里瞧的那一刻,后悔了,只见大门里面正中央摆放着一副棺材,棺材上方放着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里是一个浓眉眼大的姑娘,扎着马尾,发际线颇高,露出整大块饱满的额头。配上一个蒜头鼻,估计也不会有人再有兴趣看第二眼。呼吸停滞的只看了那么两三秒,就已经把那五官的容貌深深刻在自己脑海里挥之不去,这村除了昨天捞上来的蒋闺女之外,还会有谁?

    大厅里却一个人也没有,心里一阵害怕,我再也顾不了什么矜持面子,撒腿就往前跑,一边跑,后脑勺一边发麻,总觉得蒋闺女正在微笑着目送自己。

    跑到一半,不远处的水潭让自己硬生生停在了原地,欲前又止。

    那是捞起七具骸骨的水潭,看着水潭上圆月倒影,没有一丝的涟漪,可是身上总感觉到有一阵阵阴风袭来。此时多希望有人开车从镇上回来经过,等了那么一会,觉得希望不大。然后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子,甩手就往那水潭里扔去。

    “噗通!”

    观察了一会,似乎没什么动静,然后用手猛搓自己额头,清了清嗓子:“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声音虽不够洪亮,但有气势,确实让自己的胆子大了不少。

    目不斜视,一路高歌向前走,为什么不直接跑过去更有效率些?我觉得如果真有那些脏东西,就和狗一样的道理,人一跑,就代表你怕了它,铁定追死你。

    视线虽然目视前方,眼角余光却一直注意着右边水潭的风吹草动。歌声越来越小,我不敢拼命眨眼睛,因为依稀从眼角余光看了有什么东西一直跟在自己右侧,好想转过脸去看个究竟,可是又不敢,但仿佛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东西。

    鬼?

    这世上真特么的有鬼!

    我浑然忘记了唱歌,双腿哆嗦着往前挪,每个人都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好奇心。缓缓的转过头,水潭边的一排柳树下,七个黑乎乎的影子并排站在一起,不过相距几米左右,似乎学着自己在走路。

    即使月光充足,看到的还是一团团黑色人影子,完全看不到有活人的气息。

    啊……

    我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真正的恐惧,尖叫一声拔腿就回跑,同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阵狗叫声,一声比一声凄厉。


    作者:犬牙狱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