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修行大祸害 > 第7章 血路
    江昊大步踏出浮云阁,旁边那座茶楼里的司马红云一行立刻就象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这小子出预期啊,他们正思考着一个难题:为收拾一个小角色,等待几天才不郁闷。没想到只需要等几个时辰,难题就解开了。

    很好,这小子相当省事。

    司马红云慢慢站起,手一抬,分配任务,七个人同时鞠躬听令。

    目标出现,就已经是他们网中的鱼。

    杀人抢美女既然毫无悬念,那就存在一个时机与地点的选择了。

    如果只是杀人,司马红云更愿意在大街上干,但涉及到抢美女的问题,还是隐蔽些好些——这是他母亲扯着他的耳朵叮嘱无数遍的事情,母亲的原话是:男人嘛,爱这个母亲也理解,但你好歹总得隐蔽些,这事儿不光彩。

    小环跟着江昊踏过茶楼,心里的紧张已到极限,她都不敢抬头看,很奇怪的是,他们走过了茶楼,前面居然没有挡道的,到了前面转角处,小环悄悄回头,突然一惊,坐在三楼的八个人全都不见了。

    “公子,他们……他们不见了,会不会追追追下来了。”

    江昊淡淡地说:“不是!他们是围追堵截!”

    听到前面两个字,小环松了口气,听到后面七个字,小环都快吓昏了。

    “公子你快跑,小环留下来。”

    虽然她怕得要命,但还是分得清主次的,自己虽然只有一点点功力修为,但留下来拼命,也可以为少爷争取一点逃生的时间。

    “别怕,不会有事!”

    在小环的眼里,公子一定是疯了,他不跑,甚至都不急,一路逛街,就象根本不知道这集市上已经危机四伏。

    终于,江昊带着小环离开了集市,踏上了回江氏的那条路,前面的那个小树林里,那个身经百战的五重天高手舔了舔嘴唇,眼中射出兴奋的凶光。

    就在此时,江昊突然踏上了另一条路。

    这是一条荒凉的路,一直通向妖川。

    还想绕道回家?在八个高手全程监视之下,还跑得掉?司马红云心中甚至生出了窃喜,妖川之侧,最是荒凉,最适合干些杀人越货、强掳施暴的勾当,这小子太可爱了。

    他打个手势,后面围上的六人收拢包围圈,而前面小树林风声轻轻一响,五重天高手从树林里消失,片刻间穿过山坡,也朝妖川方向而去,他始终保证两点,一是江昊在他身后,二是小环休想跳江。

    妖川慢慢近了,集市也慢慢离得远了,江昊停了下来:“司马红云,出来吧!”

    “哈哈!”司马红云大笑现身:“江废物,现在看还有谁能救你。”

    前面的五重天高手也凭空出现在江畔,脸上全是阴狠和残忍:“这妖川边,很适合杀人抛尸啊。”

    众人全都大笑。

    江昊冷冷道:“非常正确,杀人抛尸,这里最是适合!来吧!”

    “这是挑战吗?我没看错吧?”

    “一个废物,挑什么战?谁去踩死他?”

    一个年轻人脚下一旋,烟尘四起,陡然来到江昊面前,巴掌猛地抬起:“哈哈,江废材,杀你的人是……”

    一只拳头突然迎面而来,轰地一声击在少年的脑袋上,鲜血与脑浆齐飞,年轻人嚣张的叫声戛然而止。

    江畔陡然鸦雀无声。

    司马红云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功力已是三重天巅峰的司马大路居然被这个废材一拳打爆了脑袋?哪个王八蛋传出假消息?说他丹田被废的?

    司马红云一声怒吼:“好阴险的小子,居然没废?那我亲手帮你废!”

    他脚下一动,似乎幻影无穷,这是司马家族有名的身法“鬼影步法”,以他四重天巅峰修为施展出来,绝非司马大路可比,人一过,脚下的石头都飞起,诡异地旋转,而他的人,挟着狂风突然出现在江昊的前方,一只巨大的拳头猛地放大,直指江昊的脑袋。

    “好!鬼影步!”

    “无双拳!”四周传来兴奋的大叫。

    这一拳如果击中江昊,江昊将和司马大路的下场一般无二,不,会比司马大路更加惨烈,他的脑袋固然会碎,上半身都保不住。

    眼看这可怕的拳头就要击中目标,江昊的右手陡然抬起,也是一拳击出,一拳出,空中似乎传来一声猛虎咆哮。

    轰地一声,双拳相交,司马红云猛地飞起,他一条手臂经脉全部震断,血管破裂,鲜血透皮而出。

    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又一声虎啸响起,江昊和身扑来,左拳在他眼中快放大,依然直击他的脑袋。

    一瞬间,司马红云完全懵了,不可能的,自己是四重天巅峰,对方就算不废充其量也是三重天巅峰,隔着一重天,怎么可能功力比自己深这么多?

    恐惧,悔恨,不甘,不懂,刹那间在他心头流过,他没办法改变这个结局。

    就在江昊即将轰爆司马红云的瞬间,一股极度的阴寒突然横空而至,是一把黑色的长刀,刀刃离他的拳头只有三寸,刀上是斩灭一切的凄厉杀机。

    江昊拳头一缩,上半身陡然后仰,右脚踢出,这一脚正好踢在司马红云的胸口,他借这一踢之力,倒退而回,唰地一声落在江畔,落在小环身边,小环此时还张着小嘴,满脸都是不敢置信。

    那个五重天黑衣杀手左手托在司马红云的后背上,右手黑色长刀直指江昊,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而司马红云,脸色惨白到了极点,不停地吐血。

    哪怕江昊遭到高手拦截,临时变招的一脚,还是重创了司马红云,如果司马红云修为稍差,这一脚就可以让他的心脏四分五裂。

    “有意思!江氏废材居然是天才!”黑衣五重天舔舔嘴唇:“如果没有我,今天还真的会阴沟里翻船。”

    江昊冷冷地盯着他:“有你,也不一定就不能翻船。”

    “狂妄!我是五重天巅峰,我会让你知道,两重天之差,让人绝望!”

    他手中刀慢慢抬起,这把刀非常诡异,在阳光下半分光芒都不显,随着他真气的注入,似乎越来越暗,他四周的光线似乎也被黑刀吞噬,慢慢变得阴暗。

    这是杀手之刀,不以气势取胜,但他杀千万人而形成的杀机,夺人心魄,哪怕是司马一族的人,此刻也都心神为之夺,不敢靠近。

    江昊脚下一点,一把长剑从地上飞起,落在他的手中,这是司马大路的剑。

    对面的黑衣杀手双目一凝,掌中刀突然成一缕黑光,带着撕裂一切的气机,直指江昊的咽喉。

    江昊手一圈,掌中剑突然化成一圈水波,这是江氏剑技《水脉剑法》。水脉剑乃是黄级下阶剑法,是这一世江昊主修的剑法,这剑法不以犀利著称,取水之流转,圆转如意之意,是极具防守之功的剑法。

    这一世江昊限于资质,只能将这剑法练至小成境,但此刻江昊融合前世记忆,一式“流水千寻”,剑出现水波,循环如意,却已是大成境界。

    长剑准确地挡住了刺来的黑色长刀,但那股巨大力量还是将江昊震出十步,杀手长刀一震,又是一刀,这一刀更是诡异,划过一道奇异的轨迹,莫名其妙地从左侧刺来,江昊一式“千重浪”挡住,再退十步,步法已微乱。

    还没等他站稳,黑衣杀手身形突然消失,四道刀影同时出现,形成了一个包围,江昊精神力运用到极致,险而又险地捕捉到真实的刀影,刀剑再度相交,他胸口一热,已是受了点暗伤。

    对方是五重天巅峰,论元气未必比他强多少,但他的刀法显然远自己的剑法(这套刀法最低也是黄级中阶),对兵器的运用也远比自己更熟悉,力量的附加、变招的快捷、实战经验都不是他比得上的。

    江昊的前世,可是精神力至尊,精神力至尊,怎么可能跟人拼招式?他都没有这样打斗过,对于武技,他是半点都没研究过。

    江昊只有一样东西在对方之上,就是见识更高、精神力更强,能够找到对方刀法中的破绽,才能在凶险无比的状态下不死。

    任何刀法都有破绽,看得出破绽是一回事,破解却是另一回事,他纵然看得出对手每一招破绽,却也无法有效破解,因为他对剑根本不熟悉,剑也达不到破解的要求,等他出招之时,对方的破绽已经过去。

    唯有一个办法,就是借对手来磨炼自己,让自己的剑法更上一层。

    在激烈战斗中磨练剑法,是凶险异常的,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