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 > 第974章 霍湛北的声音
    时清欢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满腔的心事,又怎么睡得着?

    她索性坐了起来,抬手摸到了放在一旁的导盲杖。

    浴室里水声响着,是陈真真在里面洗澡。

    时清欢想了想,算了,不用叫她,反正,她就是去找霍湛北,霍湛北的房间就在隔壁而已。她现在,不至于连到隔壁这点路,都要人扶。

    时清欢抻着导盲杖,慢慢挪到门口,再走向霍湛北的房间。

    原本还想着,要摁门铃的。

    那么巧,客房服务来送霍湛北的西服。

    “小姐,是你啊。”客房服务记得她,毕竟像她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并不常见。

    “这是霍先生的衣服,我正要给送进去。”

    时清欢扬唇,微微笑着,朝着客房服务抬起手。

    “给您吗?”

    嗯,时清欢点点头。

    “那好,您拿好了啊。”客房服务小心把衣服递到她手上,“那就谢谢您了,不打扰二位休息。”

    之前客房服务已经摁了门铃,这会儿门从里面开了。

    “小姐,那我走了。”

    嗯,时清欢笑着点头,推开房门往里走。

    时清欢摸索着往里走,听到一个声音。

    “就放在沙发上就可以了。”

    嗯?

    时清欢浑身一震,这个声音……怎么回事?是她听错了吗?还是出现了幻觉?

    心跳,嘭嘭……

    时清欢攥紧导盲杖,不敢相信,这不是……霍湛北的声音吗?虽然,他们很久没见了,可是,他们曾经交往过,她不可能连他的声音都认不出来。

    但,这里不是霍想的房间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

    时清欢站在那里,脑子乱成一团,太阳穴突突直跳。

    霍湛北人从浴室里走出来,桌上手机响了,他径直走过去,接起。“喂,是我,霍湛北……”

    ?

    这一次,时清欢听得真切,真的是霍湛北!天!他……他怎么会在这里?是她走错了房间,还是,他根本就是霍想?时清欢努力保持着冷静。

    她刚才出门,是往左拐的,所以,这里是霍想的房间没错。

    时清欢下意识的直吞口水,想着以前几次怀疑时的蛛丝马迹。

    霍想,姓霍……

    霍想,和霍湛北一样,近乎执念的照顾着她。

    霍想的口袋里,装着绘图笔!

    所以,霍想就是霍湛北!

    时清欢朝着霍湛北的方向,猛地抬起头,为什么?他竟然一直就在她身边?可是,不对啊,他的声音……怎么会不一样?时清欢觉得头疼,他是怎么做到的?

    还有,如果霍想就是霍湛北,那么,从一开始,什么她出了意外,被他救了……这是不是就是谎言?

    那么,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她是怎么到了他身边?

    时清欢不敢想,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缘故。

    可是,她想……这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否则,霍湛北救了她,为什么要装作另外一个人呢?他甚至还改变了声音!他,到底想做什么?

    越想,时清欢就越觉得事情不简单,甚至,她越想越害怕……

    猛然间,时清欢身子一凛,想起了楮墨曾经跟她说过的话。

    “清欢,离你的师父远一点……他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

    时清欢攥着手心,身子开始发抖。当时楮墨跟她说这话时,她还并不在意,觉得她以后跟霍湛北应该也没有太多的机会接近了。但是,眼下……这算什么?

    她竟然在霍湛北身边,生活了这么长时间!

    而她,竟然一无所知。

    此刻,时清欢听着霍湛北在打电话,想着,她得离开这里吧?

    对,先走再说!

    时清欢屏住呼吸,拄着导盲杖,乘着霍湛北打电话的工夫,匆匆忙忙出了房间。

    回到自己房里,时清欢还没缓过来,抬手捂着心口,心跳的太厉害了!

    “小姐?”

    陈真真从浴室出来,见她这样,不由诧异,“你怎么了?你怎么没躺着啊。”

    “……”

    时清欢怔怔的摇摇头,比划:“哦,睡不着就起来了。”

    “那也行的。”

    陈真真笑着,“一会儿霍先生就该来了。”

    听了这话,时清欢禁不住一个瑟缩,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怎么了?”

    陈真真不明所以,“小姐,你冷吗?”

    这要怎么回答?

    时清欢怔怔的点头,陈真真忙走向衣帽间,“晚上是挺冷的,我去给你拿件外套。”

    时清欢眉头深锁,她的冷,哪里是穿衣服能够有用的?让她觉得冷的,是那个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人啊。

    “小姐……”陈真真拿了外套走出来,“这件可以吗?”

    “真真。”

    时清欢拉着陈真真,比划,“我能问你点事情吗?”

    “可以啊。”陈真真失笑,“你怎么了啊?”

    “那个……”

    时清欢皱着眉,有太多问题,一时间千头万绪。

    她比划着:“我到底是怎么被霍想救的?”

    “啊?”陈真真怔愣,茫然的摇头,“这个我不知道啊,我来的时候……你就已经在了啊。”

    对。

    时清欢揉了揉太阳穴,她怎么糊涂了?所以,从陈真真这里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小姐,你想知道,可以直接问先生啊……”

    “不可以!”

    时清欢匆忙拽住陈真真,急切的摇头比划:“真真,这件事……我跟你打听的事,千万不能告诉霍想,拜托了。”

    “啊?哦。”

    陈真真愣愣的点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门铃响了,陈真真忙站了起来,“霍先生来了。”

    门开开,霍湛北走了进来。

    “清欢。”

    一听这个声音,时清欢下意识的又是一个瑟缩……这不是霍湛北的声音,这是霍想的声音了!

    霍湛北款步走了过来,握住时清欢的手,“休息好了吗?我们走吧。”

    嗯,时清欢点点头,突然扣住霍湛北的手。

    “嗯?”霍湛北不解,“怎么了?”

    时清欢心底还有最后一丝希冀,可是,当她摸到霍湛北右手中指的薄茧时,心沉到了谷底。没错,这是霍湛北!长期拿着笔,画图的手,就是有这样的特征。

    时清欢扬唇,笑笑,比划:“没事,走吧。”

    她必须保持冷静,必须要比霍湛北更加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