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末世的方舟 > 第十四章 单挑2
    这甲虫的骨刀,竟然比精钢还要坚韧。

    江子涯借着反作用力,身形猛的向后退去,只见那绿色甲虫的钳嘴上,只有淡淡的两道白印,估计也就破了点皮。

    “啾”

    很奇怪的声音,也不知道是这甲虫嘴巴里喊出来的还是甲壳内的翅膀振动摩擦,总之那声音听起来刺耳瘆人。

    有着夸父之靴,江子涯的移动度堪比武侠小说里面的轻功。

    甲虫度虽然快,但是也堪堪与之比平。

    江子涯火后退,绿色甲虫紧追不舍。

    眼看身后不远就是几米高的断壁残垣,江子涯后路被阻,虽然他有被击中要害而不死的经历,也很自信自己的身体修复能力,但是也正因为了解,他很清楚,要是被这东西嚼碎了吞进肚子,那么自己再好的修复能力也是白搭,只能变粪。

    “嗨!”

    江子涯后脚跟触碰到墙壁的边缘,双腿紧接着弯曲,后背弓起如弹簧,随后身体展开,在巨大的爆力下,身形猛的迎着绿色甲虫冲过去。

    “嗖!”

    他化作一道黑色的影子,顺着绿色甲虫两排腿间的空隙钻过去。

    虽然是一闪而过,但是江子涯依旧很清晰的看到,这东西的肚子上,也都被甲壳包裹个严实。

    身影掠过绿色甲虫的尾部时,江子涯一抖手,一杆长枪自空间护腕内取出,几乎不需要回头看,直接一个回马枪,正捅进绿色甲虫的粪门。

    触手感觉弹性十足,阻力很强,但是江子涯仗着多年的形意拳力练习,靠着瞬间的爆力,愣是把长枪扎进去一米有余。

    “啾!”

    那甲虫再次出一声吼叫,只是这一次的叫声更尖锐也更刺耳。

    甲虫巨大的身躯使劲一转身,手里兀自握着长枪杆的江子涯躲闪不及,直接被一股巨大的离心力甩将出去。

    “嘭”的一声闷响,江子涯直接被甩到了一堆建筑的残骸上,砸起了几块碎砖断瓦,激起了一阵尘土飞扬。

    江子涯就觉得胸口闷,嗓子有点甜,有一股温热顺着嘴角往外流淌。

    他顺手一抹,就看到手背上一片殷红,那是自己的血。

    这一撞,愣是直接把他撞到内伤。

    但是江子涯却处在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当中。

    那就是,他现自己竟然能够很清晰的感触到自己到底何处受伤,然后意识所到之处,受伤破损的脏器上,新陈代谢开始加,那些裂痕开始快的收敛,血液不再渗出。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那一点内伤竟然已经接近痊愈。

    也是江子涯幸运,那甲虫屁股上扎着长枪,体内痛的难忍,此时此刻,就好像找自己尾巴玩的小狗,原地转着圈圈。

    可惜甲虫没有柔软的腰肢,注定无法靠着自己把长枪取出来。

    这东西有着一定的判断力,而且看起来还挺果断。

    在确定自己无法取出长枪的同时,立马转头瞄准江子涯,一股弄绿色的烟雾喷射而出。

    江子涯这个时候胸口内的一口气刚好顺过来,眼见那钳嘴一张一合,哪还不知道这东西要干嘛,当下在地上一个打滚,躲出去几米远,然后足狂奔,飞檐走壁逃去。

    那绿色甲虫被爆了粪门,竟似乎怒不可支,也不管体内疼痛,了疯一般向着江子涯追过去。

    一个身体灵巧,行走如飞,一个如6地坦克,遇墙墙倒,遇房房塌。

    一前一后,度竟然不相上下。

    “哒哒哒!”

    江子涯一边飞奔,一边在空间护腕内取出一把乌兹,对着身后下方的绿色甲虫一顿扫射,子弹倾泻而出,然而那带着漫圆的甲壳竟是坚硬如斯,一颗颗子弹撞到圆面上,斜着飞出去,在甲虫的四周传来连续的撞击声。

    “槽!”

    江子涯暗骂一声,一抖手甩出一个圆形的金属桶,嘴里骂道:“这个我看你怎么抗!”

    话音未落,随着一声枪响,就听到沉闷的爆炸声响,一股热浪携带者偏偏碎铁皮四射飞出,在江子涯的身上留下了七八个伤口,而那只绿色甲虫,则全身着起了大火。

    那是江子涯准备留作打井机使用的柴油,现在浪费了一桶在这绿色甲虫的身上。

    “啾啾”之声在滚动的火球内传出来,刺耳肉麻。

    滚烫的火焰遮蔽了甲虫的感知和视线,让它和没头苍蝇一般,在地上撞来撞去,江子涯左躲右闪,在一个墙头上休息。

    顺手把身上的铁皮在皮肉内拔出来。

    “疼!”

    江子涯龇牙咧嘴,把足足八个大小不一的铁片拽出来,其中最重的伤口在腹部,那铁片彻底没入肚皮内,江子涯不得不拨开伤口,用手把铁片拽出来,那感觉叫一个酸爽。

    说来也是神奇,那些伤口在江子涯拔出铁片后,几乎都是肉眼可见的开始止血,伤口边缘收敛,虽然离愈合还需要一些时间,但是却已经没有什么大碍。

    “和音啊!你给我的不死药到底是什么,竟是如此神奇!”

    江子涯心里想着,眼睛可一刻也不曾离开那被火焰包围的绿色甲虫。

    木可生火,这甲虫本属木性,可助火势。

    也是江子涯撞大运,碰巧用对了方法,眼看着大火越烧越旺,甚至已经有焦肉的味道传进鼻子,想来这甲虫的甲壳已经被烧破,波及到里面的嫩肉。

    就在这时候,四周传来阵阵踏踏踏的脚步声,江子涯的量子护腕打开着呢,这次是一红一黑两个光点在向着自己的方向靠拢。

    那应该是红色和黑色的甲虫,想来是被这肉香吸引而来。

    这只甲虫现在就算是灭了火,估计也没有任何价值了,因为甲壳已经损毁,所以江子涯果断放弃,手里的乌兹连着把一下弹夹子弹打没。

    左护手射出一段透明的天蚕丝,对着甲虫的尾巴处而去,江子涯同时转身就走,因为另外两只甲虫已经极为接近。

    “嗖”

    一个通红的东西被天蚕丝卷着飞到了江子涯的左手上。

    正是那个扎枪头。

    这枪头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江子涯却舍不得遗弃,因为这是他父亲当年亲手打造的,他要好好保存。

    滚烫的铁嘎达,没能对黑色的护手造成任何伤害,甚至江子涯的左手都没感觉到烫。

    同时,他也确定,那只火中的绿色甲虫应该是死翘翘了,回头望时,一黑一红两只甲虫已经到了火球跟前,但是那绿色甲虫变成的火球,却已经一动不动。

    江子涯启动最快的度,来到一处残楼之内,坐在阴暗处的墙角喘息,同时惊奇的现,自己的胸腔内,多了几点碎光点。

    他很清楚,那种能量点就是由这些碎光组成,只要积攒够一定的量,这些碎光就会集中在一起,变成一个光球。

    这是战斗带来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