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重生燃情年代 > 第321章 钱和技术都要留下来
    12月31号跨年夜的那天晚上岚韵湖热闹非凡。

    一般来说外国人喜欢在节庆时候一大群人聚在一起开party而中国人越是重大的节日越是不会出门参加朋友聚会而是和亲人在一起所以娱乐场所在年节期间一般都是比较冷清的。

    但凡事都不绝对十个人有九个人回家过节那还有一个人在外面游荡呢滨海市几百万人口不要说十个有一个不回家就算一千个有一个不回家那就是个不小的数字。

    哪些人不回家呢?

    一批新崛起的年轻老板虽然赚的钱暂时还不能和顶级老板相比但这些人大多从事的行业比老一代更加有前景年纪更轻和很多老一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发了纯粹沾国家发展的光不同这帮人很多是有一定眼光和不错的商业能力的组成了滨海市的第二梯队后起之秀。

    这些人有朝气、洋派、喜欢玩过节喜欢在一起聚会不光是元旦之前的圣诞岚韵湖这边就很热闹。

    其中还有不少都是像温玉春这样的外地人春节是要回家的元旦却是不必。

    温玉春隐隐约约就是这帮人中的代表人物‘老大哥’一样的存在。

    这次他倒是找准了定位和梁一飞这个层级相比温玉春还差了点和那帮后起之秀相比温玉春又是高出一截来正好可以充当双方之间的沟通的桥梁年轻一代乐意跟着温玉春后面混即有实惠也能开拓眼界梁一飞也愿意从温玉春那边认识一些有前途的年轻人了解一下这一代的年轻企业家是怎么想的。

    除了这些人还有不少在滨海的外国人滨海市企业多在企业改革大潮下不仅仅是淘汰一批拖后腿的僵尸企业同时也下了大力气扶持一些有前途的企业用聘请外国工程师、和外资合作等等方式为这些企业注入新的活力学习技术提高管理走向现代化。

    滨海市的外国人不少。

    圣诞、春节中外不同但是元旦跨年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和想象中满场金发碧眼不同目前国内最多的外国人大多来自日本。

    中日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不是一两句话能讲得清的如果可以选择可能大多数的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希望对方的国家忽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可事实上这不可能于是只能在磕磕绊绊中以利益为连接或者是朋友或者是敌人。

    虽然西方主要国家都已经和中国建交但是由于文化地域和政治等等原因对于中国始终存在着技术封锁相反倒是同为亚洲的日本自从重新建交后和中国之间的交流往来十分频繁。

    目前全国主要发展的是工业而在这方面日本的确是一个值得中国乃至全世界学习的大师大量的彩电、冰箱、录像机等等电器生产线都是从日本引进的一大批日本工程师随之来到了日本。

    开放的是市场在给予外国企业极大优惠外国工程师高于国人几十倍的同时大陆也在飞快的学习外国的技术以市场换技术的思路一直延续多年也颇见成效。

    就连岚韵湖歌舞厅有不少服务模式都是跟着日本歌舞伎厅学过来的还有餐饮部的刺身基本都是每天上午去机场提的日本新鲜货成本高到一塌糊涂然而也是全省少数几家日本菜里最正宗的一家。

    当然日本那点菜说到底包括刺身在内的大半也是唐朝流过去的。

    梁一飞是典型的商人思维最早发现日本人比较多之后还特意在演出中加入了少量的日本传统歌舞:就是那种脸涂抹的十分白的传统戏。

    这东西第一次看挺吓人的觉得咿咿呀呀矫揉造作没什么意思可是看久了不得不承认它的确有它的韵味所在演员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的精准到位仪式感十足别看就拿着个小扇子原地动几下可是体力消耗十分大。

    有次听省通信公司的一个日本工程师聊天说日本地域狭小资源贫乏古时候大多数农民是吃不饱饭的所以日本传统戏曲和日本的食物一样小而精致讲究在细小处见功夫用有限的资源、场地把结果做到最好。

    生产制造也是同样的道理每一处都求极致每一关都最严格。

    当时一起吃饭的还有通信公司的一个副总那位大腹便便的领导同志显然没把这番话当一回事眼睛就黏在了台上的女演员身上问梁一飞日本和服是不是不穿内衣?

    梁一飞当时真想一酒瓶砸他那张胖脸上以人民的名义。

    31号晚上梁一飞在歌舞厅里应酬又看到了那位日本工程师笑着打了个招呼说:“高杉桑明天餐饮部会有你最喜欢的河豚你可要乘早来哦。”

    通讯公司的质检工程师高杉城源正和一般子日本工友喝酒这帮子日本人白天工作一本正经到了晚上出来喝酒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群魔乱舞的看到梁一飞来了高杉城源豁然一下站起来好悬没站稳一手扶住了卡座沙发靠背一手整理了一下松散的领带冲梁一飞鞠了一个躬满口酒气但是一脸认真的说:“梁先生您还记得鄙人的小小爱好实在太不好意思了哦远离家乡最大的愿望就是尝到家乡的味道!真怀念冬天已经怀孕准备产子的河豚啊那是从寒冬到春天的味道那是渡过死亡迎来新生的味道!”

    梁一飞就烦这帮日本人这样屁大点事都要搞得好有哲理感慨人生的样子好像都要哭了。

    高杉城源转头用日语跟其他几个日本工程师叽里呱啦得说了几句什么了然后一群人‘喔’的一下就哄了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好像中了彩票似的。

    “梁先生他们也十分喜欢你这里的日本菜明天我们会一起来的!”高杉城源很认真的笑着说。

    “欢迎那我们可说好了我告诉餐饮部专门给你们留着你们可要准时到啊。”梁一飞哈哈一笑。

    “多谢关照一定准时到!”

    “好你们玩。”

    梁一飞绕过了这桌背后吴三手小声嘀咕说:“哥你是不是对这帮日本鬼子太好了啊?我看他们就烦唱戏做作也就罢了你瞧瞧他们过日子活得怎么都这么扭曲变扭呢?”

    “你知道高杉一个月多少钱收入?”梁一飞回头扫了吴三手一眼调笑说:“他一个月加上各种津贴能有一万到一万五之间顶得上我们三四十个普通中国工人工资其他那几个日本人也差不到哪里去。在中国赚的钱咱们得让他们在中国花出去懂不懂?”

    “哦我明白了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哥你是爱国企业家啊!”吴三手一脸谄媚的说。

    “那当然了!”梁一飞心里暗想早晚有一天我不仅要你们把赚的钱花在中国还要把技术也留下来。

    有这么一天的一定有这么一天的。

    左边角落里市局的赵大军一个人坐那喝酒梁一飞过去聊了两句才知道老赵老丈母娘身体不行了在老家住院老婆带孩子回去见老人最后一面老赵职责所在实在走不开那么长时间大过节的一个人在家也没啥吃吃喝喝于是就跑岚韵湖来坐坐。

    这地方虽然闹但却并不那么俗气老赵这样有身份的中年人也可以接受看看表演喝喝啤酒一晚上也就打发过去了。

    赵大军如今也不是处长了升了副局和当年那个派出所所长有天渊之别不过看到梁一飞还是老样子拉着他喝了几杯说起原来一起炒股的事梁一飞被砸联华科技股灾都恍若隔世双方哈哈大笑。

    股市那帮人就在不远王自卫和滨海营业部的一把手带了营业部几个业务骨干在拼酒已经现场直播了两个搞得梁一飞眉头直皱准备让吴三手过去打个招呼实在不行给他们开个包厢爱怎么闹怎么闹。

    “梁哥!”路过角落一个卡座的时候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他回头一看只见是任鹏陪着一个风韵犹存姿色尚好的中年妇女裘娜也在边上跟这个中年妇女说些什么。

    梁一飞下意识回头看了吴三手一眼不是说最近不要主动邀请何云飞一系的人嘛。

    吴三手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不是他叫来的。

    “你来了正好认识一下。”裘娜上前挽着梁一飞胳膊把他拽过来坐下笑吟吟的说:“你啊跟云飞认识了这么久还没见过嫂子吧?”

    不是没见过嫂子而是没见过正宫嫂子只见过那个外房裘娜的姐妹。

    没想到裘娜居然和这位正宫娘娘的关系也十分亲密的样子。

    介绍了一番何云飞的原配妻子叫丁静静。

    本以为何云飞的原配是个泼辣强势的女人没想到聊了几句却发现人很本分和老实虽然能看得出来是见过世面的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家庭妇女但却没太多的心机。

    “云飞上次因为莫一山的事跟你闹了点不愉快梁老板你别忘心里去云飞他有他的不得已。你也知道他做到今天只能朝前不能退。退一步搞不好就要出大事你是大男人心胸开阔能装世界要是有啥不妥的嫂子这里跟你道个歉。”丁静静说。

    梁一飞赶紧说:“嫂子这话说重了没啥不愉快的我理解。”说着问任鹏说;“大过节的你不去矿上帮忙跑这来潇洒啦?”

    任鹏嗨了一声说:“这是云飞哥给我交代的任务他最近事太多让我给嫂子当司机逛逛街出来玩玩我哪懂女人都喜欢啥啊又把娜姐给叫上了娜姐耽误你时间了啊。”

    说着敬了裘娜一杯酒。

    “少来我陪我姐跟你有半毛钱关系。”裘娜笑脸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