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丞相保重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赤诚之心
    武宁郡郡城,沮城。

    天气寒冷,瓦片凝冰,肉眼可见的寒气从屋外吹来,却难抵武宁郡守心中的燥热。

    “怎么样了?”

    郡尉匆匆地从外面小跑了进来,气还没有喘几口,便被郡守问住了。

    “我去看了,哨兵说得没错,的确有两、三万人朝着我们这里来了。我们要不要管?”

    “管?怎么管?”武宁郡守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武宁郡尉,“当年的恩怨你不是不知道。这些人可都是范庆的旧部,听调不听宣,强横得连侯爷都管不了。虽然将他们打发到山沟里这么多年,可是我知道,这些年来他们一直是侯爷的一块心病。我们要管,就凭郡里的那千号郡兵?”

    被武宁郡守呛了一顿,郡尉拉长着脸,面色难看:“那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被侯爷知道了我们任由这两、三万人就这么通过郡城,丢官是小,掉脑袋是大。”

    “侯爷,主公的使者从郢都来了。”

    门外一声通禀,郡守和郡尉面面相觑,心道侯爷的动作这么快的么?

    两人在偏厅见了那名使者。当那使者脱了外罩的黑袍,露出真容的时候,两人却是大惊,立马跪了下来。

    “少主,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蔡通的儿子蔡允,他连忙将两人搀扶了起来,“两位不必客气,我此次来,是奉了主公之令,暂时接管沮城上下。”

    说着,蔡允拿出了蔡通的兵符和令谕,交由两人查看。等到两人验察无误,蔡允才开口。

    “范庆的旧部辜负主公的恩典,勾连杨羡,想要叛楚投蜀。主公将亲率一万精锐前来,我此次是为了准备粮草军备之事。”

    “杨羡?”武宁郡守轻咦了一声,“难道主公要与蜀军开战了么?”

    偏厅中的两人很是不安。此刻楚国什么状况他们不是不知道,北有梁军咄咄逼人,现在若是与蜀国开战,他们将受到第一波冲击。

    毕竟,从楚国往西的道路上,根本无险可守,平陵那里有六千杨氏的兵马,牢牢地把守着蜀军入楚的大门。

    这些年来的的明争暗夺,他们就没有占到过便宜。

    蔡允看出了两人的忧虑,说道:“范庆旧部是范庆旧部,杨羡是杨羡。这里是我楚国的地盘,我就不相信杨羡敢公然与我楚国为难。”

    听了蔡允的话,两人暂且放了心。看来,蔡通还没有与蜀国彻底撕破脸的打算。

    “派人前去盯住那些人。根据主公推算,那些叛逆想要前往益州,最快的路是要从曲阳前往平陵。他们扶老携幼,肯定走不快,我楚国的大军将会在黑虎山拦截他们。事不宜迟,有劳两位立刻准备粮草,以供主公大军用度。”

    “是!”

    曲阳。

    佟鼓带着范庆的旧部,扶老携幼,想要上山的时候,却见那山道之上,早有人在等待着。

    “主公!”

    杨羡正坐在四轮车中,手握羽扇,正在树下乘凉。

    佟鼓见到杨羡大喜,带着身边几个哥们就要前去拜见。

    临到近前,佟鼓拱手一礼,想要拉着身边的几个哥们行礼。谁料,他们却是一脸别扭。

    这些人年老的都六、七十了,最年轻的也都有五十多了。眼见杨羡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满心都是轻视。

    这些人都是当年范庆的旧部,一生都是横惯了。除了范庆,他们从来没有服过谁。

    这也是三十年来,蔡通对他们这些人且用且弃,便是因为他们本事大,脾气也大。要杀吧!这些人这些年立的功劳也不小,难免落人口实,获个凉薄之名。可要是放在身边重用,也实在是窝心。

    最后,整得蔡通实在没有办法,干脆寻了个错处将他们贬谪为民,发配到了清水郡的山沟里,再每年送上一笔丰厚的抚恤。这样一来,谁都说不出什么。

    佟鼓打着圆场,“主公,这山野之人不懂规矩,还请主公见谅。”

    “无妨!”

    杨羡一笑,也不在意,慢悠悠地挥舞着扇子,就这么和这些人耗着。

    范庆的旧部哪里耗得起,他们现在是一分一秒地赶时间。最终,崔老二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场面。

    “丞相!我们从佟鼓那里听说了你的事情。虽然老佟将你夸得花一样,可是我们还是信自己的眼睛。说实话,若不是蔡通那老家伙太不地道,我们也不愿意背井离乡的,还要担一个背主之名。”

    打心眼里,这帮范庆的旧部就看不上蔡通。可无奈蔡通从朝廷那里得到了楚侯的封号,乃是荆州之主。他们名义上,都是受蔡管辖的。

    “诸位义士以赤诚之心待羡,羡自然也以赤诚之心待诸位。”

    “不见得吧!”

    这个时候,有人酸道。杨羡面前的几个老家伙都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一个个都精明得很。

    崔老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

    “我们动静那么大,蔡通那老家伙得了信,一定会追过来。我们清楚荆州军的实力,这一路来,我们速度虽快,可蔡通的速度也不慢。万一事情不对,蔡通自然不会将丞相怎么样,可我们的下场必然凄惨。”

    这帮人知道此时他们的处境,可就算这样,他们依旧没有一点低眉顺眼要求人的模样。

    “我崔老二就在这里替这两万七千六百三十二人问一句,丞相敢不敢担这干系?”

    “有何不敢!”

    杨羡连一丝犹豫也没有,轻挥羽扇。众人只见不远处,杨羡的大纛树立起来,飘扬醒目。

    这里是楚国的国境,杨羡将自己的大纛摆在这里,就意味着他公然插手了这件事情。这无异于在打蔡通的脸。

    “蔡通算什么,不过冢中枯骨尔!当年范庆郡守何等仁义!可惜被这老贼所害,羡实痛之。各位义士多年来明珠蒙尘,着实可惜。羡若不为诸位义士伸张正义,天理何在?”

    来自范庆旧部的正面情绪+666

    杨羡越骂蔡通,这帮人心中越爽。

    “主公,我估摸着楚国都城的军队快赶来了,我们怎么办?”

    “若是我们过了黑虎山,前方百里将无险可守。蔡通若是从后追杀,这近三万人只有死路一条。如此,不如拒守黑虎山,以待援兵。”

    一众人看了看,拱手而道:“但凭丞相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