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镇恶 > 0101 三个问题
    xJ县城之中,明教仙君分舵数百人先后赶到,以舵主铁豹子石中奇和两个武艺出众的香主为主力,围着柯武狠斗。

    按明教规制,凡县城所设分舵,皆设四位香主,协助舵主分管四方。先前被柯武杀死的老婆子和使锤的大汉便是分管东南两方的香主,而后续赶到的两位香主,一使双刀,一使短矛,都是三十余岁的精壮汉子,斗得十余招,双刀客被柯武一剑斩断左腿,趁着人多连滚带爬的逃了性命,短矛客却被一剑枭,死在当场。

    那石中奇见几个心腹干将死的一干二净,不由怒如狂,大呼狂攻,但一则断了一臂,二则兵器亦不顺手,三则别无强援,身上连连中剑,血流满身,却兀自死战不退。

    斗到这个地步,其实稍微聪明点的人都知道,柯武虽然至今未踏进仙居分舵一步,但其实分舵已然名存实亡,以石中奇伤势之重,便是柯武立刻住手,他也难以活到明天。待明教再派下高手来重整旗鼓,却又哪里分得清谁曾出力死战,谁有耍滑惜命?反正,真正敢战之辈早已死伤狼藉,剩下的人皆面如土色,能干嚎两嗓子的,已算好汉。甚至不乏有人偷偷溜走,至于高高在上的明尊能不能在冥冥中窥见自己的怯战行为,早已顾不得了。

    柯武身边人群渐渐寥落,到了最后,只余下石中奇一个人,双目赤红,口中出嗬嗬之声,毫无章法的挥动着手中铜锏。

    见此人勇悍至此,柯武心中亦有一丝佩服。见对方一锏歪歪斜斜劈来,本来顺势一剑就能取了对方性命的,他却忽然探出左手,抓住了对方的锏梢,抬腿一脚,将石中奇踹翻在地。

    石中奇几度挣扎不起,身上血流如注,汇集入地面无数污血中去。

    柯武仗剑独立,举目四顾,视线所及,人群纷纷退避。这时长江上布满尸体,一眼荡去竟不下百余,柯武忽觉双脚微潮,低头看去,却见血流已没脚面。

    柯武吸一口气,长声道:“嘉兴柯武,只手单剑,灭明教仙居分舵于今日!可有不服的吗?”这句话连说三遍,皆以内力远远送出,声震半城,而四周鸦雀无声。

    语毕,柯武傲视八方,众人皆远远低下了头,无一人敢与其对视。

    至此,被明教欺压追杀所积蓄所日的一口闷气,终于被柯武长长吐出。

    当啷……一声响动,却是柯武顺手将铜锏抛在地上,出悠久而漫长的颤音。

    柯武保健归鞘,转身缓缓走向一路骑来的那匹黑马,途中捡起了自己的铁棍,扛在肩头,翻身上了马背,忽然策马冲向左边的人群。

    众人惊呼乱叫,扔下手中兵器四下奔逃,其中一个四十余岁的汉子逃得略慢,被柯武单手持着铁棍在其胯下一挑,将其高高挑起,凌空伸手抓住,横放在马背上。

    那汉子骇极而呼,柯武轻轻在他后脑抽了一下:“住嘴,我有话问你。”

    那汉子浑身一抖,拼命压抑住恐惧,用几乎变了调的嗓子道:“小……小剑神但有所问,在下知无不言。”

    “小剑神?”柯武楞了一下,忽然苦笑一声:却是冤枉了那石中奇,想来那厮说的也不是什么小贱人,而是这小剑神。

    柯武咂了咂嘴:这个外号,不怎么霸气呀。剑神就已经很烂大街了,偏偏还要加个小字,俗的简直透顶。不过……所谓潘驴邓小闲,倒也是要讲究个小字的……

    柯武摇摇头,甩掉了这些胡思乱想,对自己擒住那人道:“问你三件事,答完放你走。第一件事,这城里,哪里有鞋子卖?”

    那人听得一呆,随即反应过来,伸手指着:“那边,祥云记老店,祖传六代的织履手艺,就是贵了点……不过,不过小人有钱。”努力的扭过头,求生欲十足的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要不是一嘴牙齿黑黑黄黄,倒也称得上灿烂了。

    柯武道:“扭过去,自己长啥样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这几辈子没刷牙了?”

    那人连忙扭过头,不忘答道:“小人今天回去就开始刷,每天都刷。”

    柯武瞪眼道:“就你这牙,每天至少刷三次才行,记下了?”

    “记下了记下了。”那人连忙答道,心里喜不自胜:“以后每天都要刷三次牙,这肯定是不会杀我了,不然一个死人骷髅头每天刷牙,很有趣吗?”

    柯武自昨夜至今,杀人不下二百。之前只觉酣畅,此刻平静下来,却觉得每一次呼吸都有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隐隐有些恶心,只能借与此人耍嘴皮子的功夫,慢慢平息缓解。

    不多久到了那祥云记所在,却见大门紧闭,再一细看,整条街上没一家门面开门,一阵小旋风贴着地面吹过,除了柯武二人一马,别无半点生机。

    柯武一皱眉:“这就是你说的繁华所在?”

    那汉子大惊,慌里慌张爬下马来,四下一打量,对柯武道:“小剑神千万莫急,待小人唤他开门。”快步走到那祥云记门前,奋力一脚踹去,生生将门板踹了个大洞。

    柯武喝彩道:“看不出来,你这一脚倒是力量不小。”

    那人只觉腿疼欲裂,嘴上却道:“献丑献丑,小人武艺低微,只是心急小剑神鞋子不舒服,这才爆出了吃奶之力。”

    柯武心道你这般不顾廉耻的讨好,真不怕回头明教给你三刀六洞吗?再一想多半在这厮看来,如不讨得自己高兴,怕是连三刀六洞的机会都没了……这般识时务,倒是个妙人。

    那人见柯武面色和蔼,哪里还顾得及疼痛?一连七八脚,生生将门板踹散。一瘸一拐的走回马前,伸手丈量了柯武的脚长,又拐着进了店,细心寻了几双最好的鞋子,拿出来献给柯武。

    柯武哈哈一笑,随便捡了双顺眼的,就马上换了鞋,怀里摸出快小银子,挥手扔进店内,高声道:“卖鞋的,银子扔进去了,鞋前、门板钱,都在其中.”

    语毕,顺手提起那汉子,照旧横在马上,打马望城外而去。

    口中道:“第二件事问你——绍兴一战之后,合义镖局的人后来下场如何?”

    那汉子道:“哟,您还不知道呐?这江湖上都传遍了。绍兴一战,合义总镖头、副总镖头等寥寥数人远蹿不知所踪,后来郭法王又带人回到临安,将合义镖局的一应房产尽数收入囊中。又收罗了一批原来的镖师、趟子手,照旧做起镖行买卖,只是将镖旗改了一字——如今唤作明义镖局。”

    柯武听罢点点头,不知所踪——其实某种程度上,应该不是件坏事。

    暂时放下心事,柯武又道:“第三件事,你可知明教有什么法王啊使者啊军魁啊的所在?”

    那汉子扭着脑袋四下看了看,这才低声道:“本教四军的军营,向来是大秘密。山字军所在,应该是离本县不远,但究竟在何处,却极少有人知晓——要是石舵主和几位香主不死,大约应该知道。至于光明使、护教法王等大人物的事……我不过是个小喽啰,哪里能够得知。”

    柯武见他说话有些吞吐,故意冷笑道:“我说你答了三个问题放你走路,可这第三个问题你一无所知,就算是没答上吧……”

    那汉子顿时急了,满脸挣扎声色,忽然一咬牙,低声疾道:“小剑神!你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杀我如杀一狗,却不是脏了自己的手?那四军所在,小人委实不知……不过,我曾听人说起,本教有位武艺惊人的大人物,在雁荡山南麓有个门派,平日就住在那里教习弟子武艺……”

    雁荡山?倒是不远!柯武点点头,口中道:“你连是谁都不知道,我安知你是否骗我?呵呵,问题答不上来,你且留下吧!”

    那汉子只道柯武要下杀手,闭了眼拼命嘶叫:“你这人怎地言而无信!便是杀了我,我也是不知道啊!”只觉脑袋中如一滩浆糊一般,胡乱挣扎起来。

    忽然有人将他一推:“老韩,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

    那叫老韩的汉子听得不对,慢慢睁开眼来——却见自己不知何时,已被柯武丢在了城门之旁,身边围满了明教的兄弟。

    “我……我……”那老韩正在心虚,另个人大力将他一拍:“老韩,以前你说自己胆大包天,我们都道你是吹牛,如今却是信了!那般一个杀人狂魔,那般逼迫于你,你却宁死不屈,‘便是杀了我,我也是不知道!”当真是掷地有声!没说的,兄弟服你了。”

    原来这伙明教教徒远远蹑在马后,见柯武带着老韩一路走向城门,将及门口时,老韩忽然连连吼道:”杀了我我也不知道!”随后被柯武顺手扔下了马,都以为他坚贞不屈,而柯武懒得杀他,这才顺手扔下,都大声夸赞起来。

    没一会儿功夫,老韩已经飘飘然,刚才的恐惧尽数随冷汗出了,慢慢开始指手画脚的吹起牛来……他这么一吹嘘,自是一句实话也无,明教也阴差阳错的无一人得知,柯武单人匹马,已朝雁荡山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