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剑之王冠 > 第一百一十六章红光(第二更,求推荐)
    “咔擦——”船舱的空房间内,一个修长的身影如同鬼影一般,动作轻盈而极具美感的轻轻一扭,一位骑士的脖子瞬间截断,大好的头颅咕噜噜地冒着鲜血,在地上滚动着。

    “怎么了?我的公爵阁下!”一位同样轻盈的身影飘到那人身边,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语气淡淡的,浑身披着紧身的斗篷。

    “没什么,只是感觉不太对劲。”年轻的弗洛朗公爵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对于那具尸体,倒是不闻不问,心中却是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切太顺利了。

    “是的,这船里的人太少了!”男人同样心中泛起了疑惑,猩红的眼眸闪烁着,这与原本想象中的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大相径庭。

    “有古怪啊!”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阻挡不过是最后的垂死挣扎罢了!”

    突然又有一名斗篷男人闯入进来,面对俩人的疑惑,他冷笑一声,随即脚步一迈,向前而去。

    “只要那颗心脏还在这艘船上,那么其他的,不过都是无用功!”

    鼻子嗅了嗅,脸上露出一丝陶醉的笑容,大踏步地向前而去,毫不犹豫。

    也对,只要确定心脏在这,凭借着三人强大的实力,又能耐他们如何,这可是三个血族公爵,一个国家都没几个。

    剩下的两人犹豫了片刻,随即脚步跟随而去。

    这艘船容纳过五百人,吨位在一千吨左右,在商船里面,也算是很不错,也只有教会才能雇佣到。

    三人化作蝙蝠,悄无声息地贴着顶部,在船舱中快的穿行着,直朝心脏的位置而去。

    “嗷呜——”一声低吼,随即,三人前方木板突然地碎裂,一个身躯残破的瘦小身影直接倒在走廊,艰难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眸,止不住地咳嗽着,鲜血不可抑制地喷出来。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瘦弱的巫师了,只知道释放那恶心的法术,从来不肯近身对战!”一个浑身肌肉的金男人走了出来,胡须茂盛,绿色的眼眸中散着浓重的怨气。

    他一步一步地从房间里走出来,脚步沉重,湿寒的夜间,他毫无顾忌地赤.裸着上半身,强壮到夸张的胸肌,尤其是那密密麻麻的胸毛,令人咋舌。

    “高加索狼人!”三人紧贴着木板,心中陡然一惊,什么时候,连远在俄罗斯的高加索狼人都来了。

    远在俄罗斯的高加索狼人,体毛茂盛,更可怕的是,他们在没有变身的时刻,依旧拥有狼人时的三分之一力量。

    有人做了个实验,高地狼人、阿尔卑斯狼人、高加索狼人一对一对战,高加索狼人稳居上风,尤其是其更容易狂暴,更是威力不凡。

    不过,高加索狼人与俄罗斯一直关系不错,作为雇佣兵补充军队,作为其扩张先锋。

    一看到这副明显的东欧模样和斯拉夫语言,三人心中立马就确定了其信息。

    “别斯洛夫,这里是船上,我们是要夺取心脏的!不要那么放肆!”房间内又走出了一位狼人,他也是一头金色的长,同样的赤.裸上身,不过却没有那么粗鲁。

    “哼,别提这个,我们1高加索人只信奉实力,实力不够,抢到心脏也不可能,你说是不是,观战的三位小蝙蝠。”

    别斯洛夫冷眼一笑,抬起头,对着三个紧贴着木板的公爵阁下,吼叫道,声音让木板都颤了颤,不住地掉着灰尘。

    “没想到,竟然连高加索的狼人竟然也来到了地中海,真是太精彩了!”

    三人对视了一眼,随即往下一坠,一阵淡薄的烟雾后,化为人形。

    “哼,三只小蝙蝠,你们也想夺取心脏吗?”狼人毫不客气地直接问道。

    “当然,这颗心脏属于我们血族,自然归属于我们,奉劝阁下尽快回去,地中海不属于高加索人。”

    弗洛朗公爵脸上阴沉的说道,对于这群野蛮的东欧狼人分外的讨厌,与斯拉夫人简直就是一丘之貉,令人恶心。

    “哼,到时候再说吧!心脏绝对属于沙皇陛下。”别斯洛夫闻言,毫不畏惧,反而大声的喧哗着,令三人不喜。

    要不是顾忌着接下来的心脏争夺战,他们早就动手消灭这群高加索人。

    这次碰面不欢而散,但两方都很克制,并没有爆冲突。

    这只是船舱的一处缩影,进入的势力难以计数,结果大家都现防守似乎很松懈,这点迟疑并没有存在多长时间,随即就开始了一场混战。

    收获前减少竞争者,这是人类固有的劣根,哪怕查理并没有做过多的干预,但其依旧不可阻挡的生了。

    大家并没有现,商船的动力已经暂停,只有惯性的风儿吹动着,缓缓而行。

    “殿下,船舱和甲板上已经生众多冲突,初步估计,进入本船的人已经过两百,被抛下船的人数过二十人。”

    一艘仅仅容纳十来人的舢板上停靠在商船不远处,一位骑士正拿着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商船表面,不时地回头汇报着。

    查理正一本正经地坐在小舢板上,微微闭着眼睛,听到如此多的人数,他心中瞬间一乐。

    “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想要得到心脏,看来这场戏有的看了!”

    骑士心中顿生疑惑,对于王子殿下的话非常疑惑,大人物总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另外两条船有什么情况吗?”

    “目前没有,两艘船虽然吃水重了一些,但闯入的人不断,也并未出现什么乱子,您提前规定的火把并没有出现!”木船上,另有数名骑士观察着海面,视觉好就是有作用,包括渐行渐远地两艘商船,里面满载物资。

    为了减少伤亡,查理说服马赛尔大主教留下心脏在那艘最大的商船上,作为诱饵,大部分人集中在另外两艘船上,而他自己,则稳重钓鱼台。

    “这就好,趁着那些人都上船了,通知大家动手吧!”查理淡定地吩咐着。

    随即,小船上燃起了三根火把,在大海中犹如小红点一般,引人注目。

    而这,就是个信号,不到一分钟,整个海面突然爆出数十堆燃烧的火船,仿佛海面的温度都上升了好几度,一束束红光映射在海面上,不远处,那艘商船的轮廓渐渐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