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二六七章 惹大麻烦了
    耿戟没有多少心机,却一样是一个久经战斗的家伙。当初还是刚刚跨入修炼的蝼蚁之时,就跟着狄九到处去挑衅戚家商楼,经历的战斗不知道有多少,而且每次都是以弱对强。

    此刻被人突然偷袭,他根本就没有半点惊惧,直接抓出一柄巨斧就是一斧劈了出去。

    拜武芳看见耿戟敢用巨斧和他的落雨鞭硬抗,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区区一个刚刚跨入辟海境的修士,修为都不知道有没有稳固下来,就敢和他这个辟海境三层的硬抗,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庶子又如何了?等他得到这条药王脉,他拜武芳要让截星域的那些嫡系看看,他就是一个庶子,也一样可以做到最强。

    “轰!”巨斧和落雨鞭轰在一起,狂暴的真元席卷而来,拜武芳就感觉到自己的丹田不再属于他一般,一口精血直接喷出。

    这绝对不可能,一个刚刚跨入辟海境的蝼蚁和他这个辟海境三层的修士硬拼一记后,对方啥事都没有,他反而吐了一口鲜血。要知道他修炼的可是拜家功法,就是在真域也是一等一的功法。

    耿戟可不在乎拜武芳怎么想,巨斧再次化成一片斧影卷向拜武芳,同时张手就是劈出了数道雷剑。

    “轰轰轰!”落雨鞭再一次挡住了耿戟的斧影,拜武芳心里已经明确自己的实力比不上耿戟。耿戟的真元浑厚的似乎比一般的辟海境后期还要强大,这条药王灵脉他需要用其余的办法……

    拜武芳刚刚想到这,数道雷剑已然落下,其中一道雷剑直接穿过了他的肩膀,让他退走的想法变空。

    雷系修士?拜武芳惊惧叫道,“住手,我是真域截星域主之子拜武芳……”

    拜武芳一句话还没有说出来,耿戟的巨斧就再次拦腰横扫而至。

    “噗!”血雾炸开,耿戟的斧头直接将拜武芳劈为两半,跟着一团火焰落在了拜武芳的元神上。

    “你住手……我父已知道是你毁了我的肉身,如果你还敢烧去我……”拜武芳的话戛然而止,耿戟的火焰完全裹住了他的元神,此刻他没有任何逃生机会。

    什么真域截星域主之子?九哥说过,只要是想要杀自己的人,必须以秋风扫落叶般的姿态干掉,绝对不能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对敌人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当初九哥就是这样带着他干掉戚家商楼的,现在那拜武芳都要杀他了,他岂能住手?而且九哥还说过,好东西绝对不能泄露给别人知道。药王灵脉珍贵无比,岂能让拜武芳活命?

    杀了拜武芳后,耿戟赶紧收拾了一下现场,抽走了这条药王灵脉又捡起了拜武芳的戒指迅速离开。

    尽管耿戟想着狄九的话及时干掉了拜武芳,他心里依然有些不安。那拜武芳的话似乎并不是完全瞎说,在他干掉拜武芳的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窥视了他一下。

    现在他必须要去寻找九哥,只有找到九哥才有好的办法。

    耿戟一路走一路不断给狄九发讯息,小中央星天然禁制太多,发出的讯息只要超出一定的范围,就无法接受到。耿戟采用的办法只能说是笨办法,这种办法还需要一定的运气。

    小中央星没有什么妖兽,在灵草全部被修士卷走后,大多数修士都是在闭关,耿戟一路走来,也没有遇见什么强敌。

    ......

    狄九跨入劫生境三层,已经是他闭关的半年后了。进入劫生境后,狄九越发感觉到自己修炼变得艰难起来。

    在灵石矿山上,还有几条极品灵脉堆积在周围,加上他不时的还吞服一两枚丹药,就是这样的资源下,他从劫生境二层跨入劫生境三层,也用了半年时间。

    按照这个推算,他跨入劫生境四层,恐怕需要将近一年左右。这还是他的资质不错,若是资质不行的话,晋级更加困难。

    狄九叹息了一声很是无奈,但也只能继续闭关修炼。他刚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准备继续修炼的时候,手腕上的通讯珠忽地闪了一下.

    是耿戟?狄九惊喜的冲出法阵,落在了还在往前急遁的耿戟身前。

    “九哥。”看见狄九,耿戟比狄九更是兴奋激动。他都寻找了将近半年时间,总算是找到了狄九。

    “先和我一起进来再说。”狄九看出来了耿戟似乎有些心事,他摆了摆手,先将耿戟带到了灵石矿山上。

    “矿山?极品灵脉?”耿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他不是没有见识过世面。当初就因为得到了一个灵髓池,这才迅速的跨入元魂境。

    现在他面前的是几条极品灵脉,还有一个灵矿山。

    随即耿戟就想到了自己的那条药王灵脉,他赶紧将药王灵脉抓出来丢在了地上,“九哥,这是我得到的药王灵脉,你看看。”

    浓郁的灵药气息散发出来,狄九立即就感受到了药王灵脉对他的好处。尽管这是一条上品药王灵脉,狄九知道这条药王灵脉价值根本就无法估量。

    “好东西,你运气还真好,连药王灵脉都可以得到。”狄九赞叹说道。

    只要有这条药王灵脉,他修炼的进度会再次增强。

    “九哥,我估计惹到麻烦了。”耿戟指了指脚下的药王灵脉说道,“当初我刚刚渡劫晋级到辟海境,然后就发现了这条药王灵脉,这个时候有一个叫拜武芳的家伙也看见了这条灵脉,他想要杀我抢我的灵脉,我就杀了他。后来我听那家伙自己说了,他似乎来历不一般,我……”

    狄九一拍耿戟,“杀的好,管他是什么来历,人家都要杀你了,你还在乎个屁啊。说吧,那家伙是什么来历?”

    “他说来自真域的截星域,好像是截星域主的儿子……”

    听耿戟说到这里,狄九倒吸了一口冷气。截星域主有多厉害他不知道,可是他见识过天金域主。天金域主是随便一巴掌就可以将一个化真六层拍飞的存在,那截星域主再次,也不会比天金域主弱多少吧?

    耿戟是真的惹上大麻烦了,耿戟惹到的麻烦比他惹的麻烦还要大。

    “九哥,我应该怎么办?”见狄九皱着眉头,耿戟也想到事情可能不简单。

    狄九哈哈一笑,“怕个鸟啊,当初我们才练气期的时候,不照样干戚家商楼。现在我们就算是和截星域主相差再大,也不会比当初的差距更大了吧?离开小中央星还有将近七年时间,你和我就留在这里修炼。我就不相信一个截星域主能将我们怎么样。”

    狄九本来就觉得危机四伏,现在耿戟又带来一个更加可怕的危机,他愈发迫切的要提升自己的修为。耿戟资质并不比他差,现在也是辟海境一层,等修炼个几年,说不定耿戟一样可以跨入劫生境。

    “九哥,我不能在这里修炼。我找到一个好地方,那里更适合我修炼。”耿戟连忙说道。

    “什么地方?”狄九疑惑的看着耿戟,还有地方比他这个地方好的?这里又是极品灵脉又是灵石矿山,现在还多了一条药王脉。什么地方比这里修炼更好,狄九还真不相信。

    耿戟说道,“是一个雷谷,当初我就是在那雷谷中修炼到了虚神境圆满,可惜的是我没有破神丹,否则的话我会继续在里面修炼的。”

    狄九略一犹豫就说道,“那我们一起过去修炼,在这之前,我传授你几样保命的功法。一个是神念遁,还有一个是神念锻。对了,还有大坤炼体诀。”

    在这灵石矿山修炼,灵气固然是非常浓郁,不过狄九却感觉在这里修炼太过平淡,仅仅是为了提升修为而提升修为。

    他现在也可以吸收雷源,加上身上有大量的灵脉,去雷谷修炼可以更加激发他的潜力。

    “九哥,我这里有一样东西,从雷谷得到的,你看看。”耿戟拿出了一柄八角铜锤。

    狄九的神念渗透不进这八角铜锤中,他就知道这是好东西了。随即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八角铜锤的表面,在这铜锤的表明刻满了文字……

    “这是太古文…...”狄九的见识可比耿戟要高出太多了,他一看就上面的文字就知道这是太古文,和世界书上对太古文的介绍是一摸一样。

    “九哥,什么是太古文?我只是按照这上面真元在经脉中的流动方向修炼,却能凝练出雷剑。当初我就是依靠雷剑干掉了那个拜武芳。”耿戟有些不解的说道。

    这太古文狄九认识,的确是一门修炼功法,不知道是神通还是法技。现在狄九听耿戟说按照这上面真元在经脉中的流动方向修炼,还能修炼出雷剑,他顿时有些傻眼了。这上面明明是一篇雷系法技的阐述文字,怎么变成了修炼图谱?

    狄九将脑海中的太古文字信息抛弃,强行让自己将这看成是图谱,果然很快他就感受到了真元流动的指引。

    “耿戟,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狄九肯定这八角铜锤不简单。

    “就是那个雷谷中。”耿戟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