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零五章 你想太多了
    梅志云这种天才进入恶兽谷被杀,没有人会想是和恶兽谷的妖兽有关系。以梅八扇的势力,将梅志云送入恶兽谷,那就必定不会让梅志云被其中的妖兽干掉。

    不仅仅是梅志云,事实上有史以来恶兽谷的斗法,被妖兽干掉的天才,极少有真正大势力的天才,那些大势力的天才都有防御和逃跑手段。

    既然梅志云九成都不是被妖兽干掉的,那自然是比他更强的修士干掉的。在恶兽谷中得分,那是凭借真本事,没有半点可以作假。

    真本事比梅志云更强的,恐怕只有一个狄九。别看胡不让比梅志云多两分,这种相差算是偶然性的,和实力无关。

    悬楼上的人可以想到,广场上的观战者一样可以猜到。冼则在广场上,他自然也猜到是狄九干的。

    一想到是狄九干的,冼则身上就是一冷,他心里突兀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他决定先离开广场再说。只是他梅八扇速度太快,几乎是在知道梅志云被狄九杀掉的同时,梅八扇就冲出了悬楼,抬手就抓住了冼则,他手一张,冼则被他丢了出去,然后四道阵旗钉在冼则的四肢上,硬生生将冼则钉在了那巨大的分数阵法屏上。

    广场上鸦雀无声,梅八扇最近是没有做过什么嚣张的事情,可是当初梅八扇灭掉坤一域,杀人如麻的事情,在真域谁不知道?当时整个坤一域被梅八扇杀的血肉成河,尸横遍野啊。

    狄九杀了梅志云,梅八扇杀狄九身边的朋友,那太正常了,若是不杀,那才是不正常。只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梅八扇会在广场就动手,这有些离谱了。

    “我现在不杀你,等那狄九小儿出来后,我再来杀你。”梅八扇盯着被他钉在巨大阵法屏上的冼则,声音有些阴惨惨的。

    “梅域主,你太过了吧。这位道友只是在广场上看比赛而已,不要说梅志云还不能确定是不是他杀的,就算是梅志云确定了是他杀的,那也是在比赛当中,这样迁怒一个无关之人,是不是太过分了。”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时候还有人站出来说公正话。

    梅八扇缓缓转过头,身上的杀气犹如实质,他盯着站起来说话的人冷冷说道,“安灵舟,莫非以为我杀不掉你?”

    安灵舟长相清秀,看起来一副儒士模样,他丝毫不惧的看着梅八扇说道,“梅域主,就算是你杀的掉我,我安灵舟也是这个话。真域能存在到现在,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是某一个势力一手遮天来的。今天你这样做,将来真域还有何公平而言?至于真域大比,又有什么意义?大家凭借实力好了,实力强的占了所有的名额岂不是更简单。”

    “哈哈哈哈……”梅八扇哈哈一笑,“安灵舟,今天我就要杀你,你又能如何?”

    安灵舟气的脸色发青,若不是他实力不如梅八扇,他早就将冼则解救下来了。现在他还没有解救冼则,梅八扇居然要杀他。他安灵舟好歹也是真域的一个域主吧。

    眼看梅八扇就要祭出法宝,让所有人都不解的是,落冰山庄主寒无水忽然站了起来,他对梅八扇一抱拳说道,“梅域主,安域主刚才没有考虑到梅域主丧子之痛,说话有些冲。现在真域天才大比期间,还请梅域主看在大家同属真域一脉上,不要计较安域主这次鲁莽行径。一切的事情,等真域天才大比结束后再说,岂不是更好。”

    所有的人都惊异的看着寒无水,寒无水这话显然是帮安灵舟。否则以梅八扇的脾性,很有可能真的马上就会斩杀安灵舟。

    寒无水敢在这个时候出言救安灵舟,哪怕说的再委婉也等于得罪梅八扇,这让其余人有些想不通。

    梅八扇的脸色愈发阴沉起来,安灵舟说是域境六层,实际上安灵舟半步跨入了域境后期,而寒无水更是域境五层的强者。事实上要说整个真域他最忌惮哪一个域主,那必定是安灵舟。安灵舟现在比他差,迟早有一天可以追杀他。

    他杀安灵舟绝对不可能秒杀,要是他和安灵舟动手的时候,寒无水也动手,他恐怕还要吃亏。

    更重要的是,他想要弄清楚,寒无水这种狡诈的家伙,凭什么冒着得罪他梅八扇的情况下,为安灵舟说话?

    就在梅八扇还在想着寒无水动机的时候,又有一人站了起来,他哈哈一笑,“梅域主,安域主,大家都是真域域主,又值真域天才大比之际,有什么事情自然是要协商才是。两位域主,还请悬楼就坐吧。”

    悬楼的气氛更是古怪了,因为站起来说话的人是天金域主幻长竺。幻长竺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家伙,他站出来为安灵舟说话,这更是让大家心里不解。

    梅八扇心里咯噔一下,很快他就哈哈一笑,一步跨到悬楼坐下,“好,好,既然如此,我就等这次大比之后再说。不过谁敢放开此人,别怪我梅八扇不讲情面。”

    他停止了动手的想法,是因为安灵舟接近域境七层,而幻长竺更是老牌域境七层强者,再加上一个域境五层的寒无水,他再也没有半点胜算。退一步说,就是他赢了,他也会重创。真域那些强者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只要他重创,那他真的危险了。

    梅八扇没有继续动手,心里的杀机反而更深了。无论是安灵舟还是寒无水或者是幻长竺,等真域大比之后,他总是要灭掉一个。他梅八扇长久不杀人,恐怕真域很多人都忘记他了。

    ……

    狄九杀了梅志云可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倒不是他不担心冼则,就是梅八扇要杀冼则,也必须要等到比赛结束,确认了是他杀了梅志云才可以。更何况,这是真域天才大比,升仙广场有十数万真域的修士。梅八扇好歹也是一个域主,稍微有些节操,就不会在没有任何依据的时候杀无关之人。

    狄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梅八扇会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在不知道梅志云是他杀的情况下,就对冼则动手,而且还无视了整个升仙广场的观战修士。

    这个时候恶兽谷中的妖兽愈发难寻找了,狄九只能加快速度往里面急遁。第七天的时候,他总算是又杀了七八只妖兽。

    此刻的恶兽谷,别的修士都是躲避在暗处去偷袭,只有狄九在光明正大的追杀妖兽。

    第九天的时候,狄九刚刚追杀了一头玛豹,一个倒飞的身影突兀出现在他的神念之中。那名修士显然是被人偷袭,从他神念之外被轰到了他的神念之中跌落在地。

    狄九没有在意,他收起玛豹的妖丹正想过去问一下,又是一道人影冲了过来,落在了那倒飞跌坐在地的修士之前。

    跌坐在地的修士爬了起来,这是一名女修,她身上到处都是血迹,看样子伤的不轻。那追杀过来的是一名年轻男修,化真二层实力,而那女修才劫生境八层。

    这让狄九很是鄙视,一个化真二层的家伙,追杀一个劫生境八层的女修,关键是还没杀掉。

    “拜少象,你是域主之子,我父亲也是五大域主之一,你敢在恶兽谷杀我,难道不怕真域两大域大战吗?”女修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声音有些没底气。

    拜少象?域主的儿子?狄九立即就想到了被耿戟杀掉的拜武芳。原来这家伙是截星域域主的儿子,当初截星域域主还派了一个化真修士去杀耿戟,结果被他轰走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他没有去找这姓拜的,这家伙主动送上门来了。

    “哈哈,安晓琪,你真是太天真了。我保证我杀了你后,你父亲得到的消息是狄九杀的你。”拜少象哈哈一笑。

    叫安晓琪的女修一怔,随即下意识的说道,“这和狄九有什么关系?”

    换成之前,她并不知道狄九是谁,但第一轮狄九获得满分,这个分数恐怕就是她父亲也不一定能得到。

    “因为……”

    拜少象刚刚说了两个字,就听到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因为什么?”

    拜少象惊的赶紧后退了数步,下意识的抬头看着不知道何时站在他面前的狄九,“你是怎么来的?”

    “我走来的,你还没说刚才是因为什么啊。”狄九笑吟吟的说道。

    拜少象很清楚他不是狄九的对手,别人不知道狄九的实力,他偏偏知道。因为他截星域有一个化真中期长老就输在了狄九手中,而他才化真初期,还是强行提升的。

    “狄九,既然你来了,那这件事就此作罢,告辞。”拜少象身形急退。

    “你走的了吗?”拜少象刚刚退出十数步,狄九又站在了他的面前。

    拜少象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一阵阵发凉,“狄九,你不能动我,我父亲是截星域域主,你只要动了我,从这里出去后,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狄九冷笑:“本少连梅八扇的儿子梅志云都宰了,还怕你截星域的拜泓?你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