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天下第九 > 第三零一章 悲哀的人
    狗伤叹了口气,“梅八扇不仅摈弃了自己对镜月桃的一切感官,还封闭了自己的六识,只留下一丝在外神念依靠记忆动手。”

    好厉害,狄九修炼了暗叹。其实只要摈弃了对镜月桃的感官就可以了,这梅八扇为了不出任何意外,还封闭了六识,这家伙是早就有了谋划,还非常小心。

    “至于我……”狗伤眼里再次露出自嘲和讥讽,“我叫决展,我父亲就是坤一域的域主决越韶。”

    “你能躲到今天不被梅八扇发现,也是本事。”狄九心里也是有些可怜这个决展了。

    决展呵呵一笑,眼里的讥讽更甚,“我成为梅八扇狗的那一刻,梅八扇就知道我是决越韶的儿子。”

    狄九惊讶的看着决展,知道是决越韶的儿子,梅八扇还不杀?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梅八扇要找一条打手狗,什么地方找不到,偏偏要找决越韶的儿子?狄九相信梅八扇不会这么喜欢恶趣味。

    不过这个决展到现在还苟延残喘,也是一个没有骨气的。既然报不了仇,这种日子活着干什么?

    “你一定怀疑梅八扇为什么不杀我,我为什么还有勇气活着吧?”决展就好像看出来了狄九心里的想法一般。

    狄九呵呵笑了笑,“的确是的,既然报不了仇,你这种活法实在是太……太艰难了。”

    狄九总算是找到了一个不伤人的说法。

    决展那空洞的眼睛看着远处一个方位,语气平静的说道,“坤一域就在那里,当年我父亲和坤一域众多长老被梅八扇杀的时候,我正和她在一片湖中采集菱花。后来梅八扇来了,他在杀我之前,看见了她。梅八扇带走了她,在她的请求下,梅八扇没有杀我,只是在我体内下了禁制,让我做他的一条狗。

    我活着的唯一动力,是偶尔能看看她。只希望她能过的更好,我就是做一条狗又有何妨。”

    狄九有些无语了,这决展还真是没有办法说。杀父之仇和灭族之恨无所谓,苟延残喘的活着,只是为了能偶尔看一眼被仇人霸占的女人,这要有多大的抵抗能力啊?

    说实话,这种活法,在狄九看来恐怕连一条狗都不如。人家勾践卧薪尝胆,至少还有一个目标。这决展苟延残喘,是半点目标都没。不对,他也有目标,目标是偶尔看一下跟了仇人的那个女人。

    许久之后,决展终于缓过神来,他低下了头,声音低沉的说道,“她叫水恬婉,梅志云就是她的儿子。”

    “梅志云是你和水恬婉的?”狄九有些惊讶。

    决展摇了摇头,“我尊重婉儿,和她一起的时候,从未侵犯过她。梅志云是她跟了梅八扇后生的。”

    “那你上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狄九感觉决展是不是有些一厢情愿的喜欢那个水恬婉,而水恬婉根本就没有将决展放在心上。一个将心爱的人放在心上的女人,会为仇人去生一个小孩,这种事情狄九是不大相信的。

    决展抬头茫然的看着狄九,“上次见到婉儿……是在一百九十八年八十四天前,那次见到她的一年后,梅八扇大摆筵席庆祝梅志云的出生,整个真域的强者都去祝贺……”

    狄九看着决展,也是叹了口气说道,“决展,若是那个水恬婉想要见你,会在将近两百年时间没有机会吗?她不过不想见你罢了。”

    “也许,她已经忘记我了……”决展语气茫然起来,一下失去了所有的目标。

    狄九盯着决展,“若是你还这样为了一个女人,忘记了杀父和家族被灭的仇恨,那我马上就走,你的下场和我无关。我不会找你这种懦夫合作,这种合作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是丢我的脸。”

    “我不是懦夫。”决展厉声说道,他自认不是懦夫,若是懦夫绝对坚持不了这么长时间,只是为了见婉儿一面。

    狄九冷笑,“你为了一个变心的女人,忘记杀父之仇,毁域之恨。你的父母兄弟,你坤一域所有的人被梅八扇杀的血流成河,他们的冤魂都不屑和你相认。因为你忘恩负义,刻薄寡恩。你忘记了自己是谁养大的,仇人杀了你父母,你还愿意做仇人的一条狗。你这种无家无父、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我看也别当狗了,那是侮辱了狗。我也不应该说你是懦夫,你也侮辱了懦夫这个词,你根本就不配为人。”

    决展听到狄九的话,额头青筋直冒,周身杀气环绕。

    狄九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决展敢动手,他不介意杀了决展。本来他是打算请决展帮忙,只要决展帮他暗算一下梅八扇,他就有十足的把握干掉梅八扇。但是决展这个人实在是和他的姓毫不搭界,决心和决展毫无关系,为了一个女人没有了底线,这种垃圾和他合作只会坏了他的事情。

    “扑通!”在狄九走出数步之后,决展忽然跪倒在地,“红缨少爷,请你帮我去禁制,无论我的禁制是否成功,我都愿意帮你对付梅八扇。”

    狄九停了下来,看着决展,“怎么,想通了?”

    决展眼里平和下来,似乎再次恢复了最初的模样,“我的确还是想看看婉儿,但是你骂的对,我无父无家,不是你提醒,我这么多年居然没有想过为坤一域报仇,为我家人报仇,我的确是连一条狗都不如。”

    他内心深处知道,他不是没有想过报仇,而是梅八扇在他面前是一座他永远也看不到顶的高山。随着梅八扇的修为日渐提高,他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报仇的事情,每次想起报仇,他都会痛苦的想要立即死去。可他是真的舍不得婉儿,这才越来越不敢想报仇。

    狄九点点头,“总算是有点域主之子的气势了,我来帮你解除禁锢禁制。”

    “若是我死后,将来红缨少爷能看见水恬婉,问她一句,是不是真的忘记我了。”决展知道狄九的神念肯定非常强大,但梅八扇的禁制他依然是不大相信狄九可以解去。一旦失败,他立即就会灰飞烟灭。

    狄九没有说话,这个决展实在是太痴情了点,他倒是真想看看那个水恬婉长的是什么样的祸水级别,能让决展忘记如此深仇大恨都要惦挂着。

    “啪!”狄九一巴掌拍在了决展头顶,同时喝道,“敞开心神,不要抵抗。”

    决展对生死看的淡了,毫不犹豫的听了狄九的话,敞开了心神。

    梅八扇的禁制很高明,不过对狄九来说,并不稀奇。他的刀阵比这复杂多了,加上他自己还拥有十一级神念。

    仅仅半柱香时间,狄九就轻松的破开了决展的禁制,松开了手,“好了。”

    “这就解开了?”决展真元行了一个周天,疑惑的看着狄九,“可是禁制还在啊。”

    随即他就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是一阵轻松,那禁制似乎再也无法影响到他的生命。

    狄九嘿嘿一笑,“你体内的禁锢禁制被我破了,那个你看到还在的禁制不过是一个空壳而已。等你真元一卷,就会消失不见。你现在不要动,你动了后,梅八扇会发现。等我干掉梅八扇后,你再自己去掉。”

    “真的解了……”决展心里忽然澎湃起来,在得知禁制被解的这瞬间,他心头忽然涌起一个强烈的念头,那就是报仇,一定要去报仇!

    狄九的神念可以感受到决展的心态变化,他说道,“看样子你毫无报仇的念头,应该也和你体内的禁制有些关系。”

    “红缨少爷,无论你如何吩咐,哪怕我决展只是去吸引梅八扇砍一刀,我也愿意去吸引,只要能杀掉梅八扇。”禁制被去后,决展斗志一下昂扬起来。

    狄九摆摆手,“你还是和之前一样,唯唯诺诺的才对。我需要你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说着,狄九拿出一柄匕首递给决展,“我和梅八扇动手的时候,你只要站在梅八扇的背后。我会一脚将梅八扇踹飞,梅八扇飞往的方向必定是你所在的位置。到时候你用这个匕首刺入梅八扇的背后,一切就成了。”

    决展惊异不定的接过匕首,好一会才说道,“红缨少爷,不是我不相信你。你的修为应该远胜于我,可想要一脚将梅八扇踹飞,恐怕不大可能,这是其一。其二梅八扇身穿顶级护甲,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用这一柄匕首刺入梅八扇的身体,一样不大可能。”

    狄九哈哈一笑,“你放心,第一没有去仙界之前,还没有谁能挡住我这一脚踹的。我一脚应该踹不死梅八扇,绝对可以将梅八扇踹飞,然后让他重创。第二就算是在仙界,也没有人能挡住我这柄匕首,你只管用这匕首刺梅八扇后心,甚至炼化都不用,你刺过一匕首后,其余的都交给我。”

    这柄匕首可是狄九用离地焰光旗幻化的,不要说梅八扇,就是真正的仙人,怕也挡不住这一匕首。

    之所以将这离地焰光旗交给决展,是因为狄九肯定梅八扇这个人非常小心,从他摈弃了对镜月桃的感官后,还封闭六识就看的出来。这种小心的人也必定怕死,用离地焰光旗才是绝杀。